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午后一场突来的暴雨袭后,让酷热的天气凉爽了许多,却也将东宫中的树木花草饱受摧残,一群小黄门和宫女在雨停后便忙着打扫四处散落的残枝败叶,清理积水。

    “阁长,那大胡子是什么人啊?陛下与其说了半天话怎么还不见出来。”一个正在清扫的小宫女问刘灵道。

    “宫中的规矩不懂吗?不该问的不要问,那样才能活的长久。”刘灵扫了一眼这些刚人宫不久的宫女恶狠狠地说道。

    “阁长,那么凶做什么,我只是好奇罢了!”那个宫女并不服气,停下手直起腰半是不满的娇嗔道。

    “哼,好奇?宫里好奇的人多了,可没有一个能活到现在。记住宫中之事不准瞎打听,听到的也要烂到肚子里,否则……”刘灵冷笑一声道。他面上装出一副恶人像,可心中却不住埋怨小皇帝,这些宫女都是从官奴中新选入宫充当杂役,但陛下却言要善待他们,不可动辄施以体罚,他也只能‘危言恐吓’了。

    “吓唬谁啊……”那宫女听了并不怕,嘟囔着还想争辩。

    “素馨,不要再说,小心祸从口出!”边上的一个年纪稍长的宫女急忙拉了下其衣襟说道。

    “苏岚姐姐,我看那小皇帝很和气啊,反倒是他凶巴巴的。”素馨瞥了刘灵一眼轻声道。

    “唉,你却不知,府里被攻陷的那日你是未见,官家亲手将府中二老爷的骨头一根根都打断了,想起来……”她们都是出自蒲府,苏岚那日被关在中堂的偏厅中,虽未亲见,却亲耳听到了拷打师斯时其凄厉的喊叫声,现在想起仍心有余悸,腿脚发软。

    “啊?!那不知他会怎么对待我们?”素馨惊讶万分,若不是被苏岚及时捂住嘴,定会叫出声来,好一会儿喃喃道,不过脸色也是煞白。

    “唉,这宫中虽然规矩多些,却也好过在瓦栏卖笑,切记不要再顶撞阁长了,免得被驱出宫去,还是熬着吧。”苏岚惨然一笑道。

    “哦,我知道了。”素馨使劲点点头道,她知道若不是被选入宫中就要成为官妓,那就不仅仅是卖笑那么简单了,想想自己还算是幸运的,没有去那暗无天日的地方,在这里熬上几年岁数大了还有出宫之日的。

    “怎么把人都派到这里来了,官家那边连个倒水的人都没有啦!”

    “大官!”正当两人说话间,突然有人过来嚷嚷道,她们抬头一看正是大总管王德,苏岚拉拉素馨赶紧施礼道。

    “都知,小的见官家正在议事,也用不着这许多人,而这院子又被风雨打的乱七八糟,所以……”刘灵见了也赶紧小跑过来施礼解释道。

    “少说废话,官家刚刚让人上茶,却无一人候着,若非洒家正好路过,岂不让官家渴着了。”王德并不想听其解释一摆手训斥道。

    “是、是,都是小的错!”刘灵伸手在自己脸上拍了两下陪着笑请罪,然后又转身指着苏岚和素馨厉声道,“你们都是死人啊,还不快去伺候着!”

    “是,遵命!”苏岚两人赶忙施礼道。

    “换了衣裙,洗净手!”刘灵又追着嘱咐两句道。

    “这俩人模样还好,只是可靠吗?不是搬弄是非之人吧!”王德背着手看着两人背影又问道。

    “嘻嘻,都知的眼力还会差吗?”刘灵知道这些女子全是王德亲选入宫的,当然不敢说不好,而他刚才也是仓促之间就近指认的两人,自然也不能打自己的脸,“小的观察两人多时了,那苏岚不仅模样俊俏,做事还算沉稳,不是多事的人,官家会喜欢的。”

    “嗯,官家身边的几个老人放出宫去了,正缺人手,就先让她们两人侍奉吧!”王德听了点点头算是认可了……

    苏岚赶紧回到住处换上干净的衣裙,净面洗手和素馨到淡泊阁应侍。她知道宫中阶级森严,宫女身份不尽相同,也要分三六九等,既有在宫中管理君王日常生活事务的人,也有在宫中服劳役而被役使的侍婢、织婢。相较之下,当然是侍奉君王的地位较高,不仅可以升为女官,若是能得陛下看中还有可能一步登天。

    两人来到阁前,周围值守的侍卫都退到十丈之外,在被盘问和验过腰牌之后才放她们进去。到了堂内只见陛下和那大胡子席地而坐正在说话,苏岚不敢打扰施礼后便退到一边,低头顺耳肃立在旁听候吩咐。她明白自己是被罚没的官奴,而宫女入宫却是要经过严格的挑选,除了年龄、身体、品行诸条件外,还必须掌握女工等技艺,且必须色艺出众,可供帝王享乐和应酬之需。

    “咦,你们来了,快些倒些茶水,朕口干了。”

    “是,陛下!”好一会儿,陛下端起杯子喝水发现早已见底了,左右扫看才似看到他们,指指杯子吩咐倒水。苏岚两人赶紧走到茶几前,跪坐下才发现炉火将熄,壶中的水已经快烧干了。急忙加炭扇火,舀水烧水,清洗茶具。

    “看样子这是大姑娘上轿才扎耳朵眼儿,咱们还要等上一会儿才能喝上水,还是接着说吧!”

    “陛下就是心好,太过骄纵他们了,不过却也是属下们的福气。”

    “呵呵,若是都如你般懂事却好了。”

    “陛下,那些俚人若再不识趣,属下便遣人将他们做了,免得陛下烦心。”……

    能够选入宫已是侥幸,苏岚从未想过会有机会到皇帝身边侍候,因而不免激动,可想想其当日的暴虐,又不免害怕,身体尚不由自主的微微战栗。而小皇帝似是没有见到她们一般,反倒是大胡子扫视了一眼,虽没有正眼相看,可也让苏岚觉的浑身发冷,把头垂的更低。

    “当啷!”听着陛下两人谈笑间便决定人的生死,想想自己的‘怠慢’苏岚不免更加紧张。而素馨更不堪慌乱间手中的杯子掉在桌上,发出一声脆响,吓的她连忙伸手去拿,却又碰翻了水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