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转眼进入了六月,天气已经是越来越热,但众臣却觉的有些心寒。陛下东征归来已经半月有余,除了每日的朝议外,还不断召见宰执入宫议事,可对于如何处理俚乱仍然没有拿出个定议,想想数万大军整日枕戈待旦、风餐露宿驻守在外,他们却不着急不着慌,坐视俚乱越演越烈,也不知在商议什么。

    不过今日的望日朝会后,大家终于明白了点儿什么。朝会上宣读了陛下的懿旨,改参知政事通治省事为分治省事。以刘黻治左司,掌治尚书省吏房、户房、礼房、奏钞房、班薄房;以应节严掌右司,治兵、刑、工、案钞房,掌纠察御史台及刑部刑狱。两司通治开拆房、制敕房、御史房、催驱房、封椿房、知杂房、印房。

    同时除去文天祥枢密司副使之职,令其以右相身份兼任御史中丞,监察百官;礼部侍郎邓光荐转任左谏大夫,主持御史台的日常工作。众臣听了都是一惊,老油子们从中已经嗅出了点儿不寻常的味道,陛下这是要整肃朝纲,终于要拿他们开刀了。

    大家谁都明白文天祥是个狠角色,杀伐果断。而那邓光荐虽然出仕时间不长,但身为帝师身份特殊,且其在初到琼州时便负责纠察军政违法之事,传言也不是善茬,在皇帝的支持下将那些军中粗汉都整治的服服帖帖,畏之如虎。现在由这两个人主管御史台,大家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以后都要夹着尾巴做官了。

    紧接着又宣布调琼州知府江璆为兵部尚书,原尚书王道夫改任枢密司佥事。同时将枢密司所属军政之权划归兵部,如此一来选用武官及兵籍、军械、军令、民兵和有关军事的驾部、车部、库部、都作院等曹监皆归兵部所辖。这等于从枢密司嘴里抢食吃,可大家偷眼看看枢密使张世杰,奇怪的是其并无不悦之色,令众臣十分奇怪。

    紧接着又宣布一系列任命,将原琼州转运副使陈则翁调任户部左侍郎,原琼州提点刑狱高应松为吏部左侍郎,刘师勇为枢密院同知,赵与珞复任琼州知府,苏刘义为殿前侍卫亲军都虞侯,吕师文为水军都虞侯。其后又给万州知府蒋科加封礼部侍郎衔主持平俚事务,以琼州招讨使马发为副使共同平定俚乱。

    懿旨宣布完毕,众臣上前谢恩,太后勉励几句后便不再吭声,转而由小皇帝下诏安排诸事。他令各部新任官员在三日内完成交接尽快赴任,各部事务调整的也要平稳过渡转移,不得设置障碍。同时着令礼部要迅速理清朝中大小官员、数目,各部缺额,尽快完成遴选,为各部复建做好前期工作。然后宣布散朝,有事去找主管官员……

    散朝之后,大家有相互道贺的,有欣喜不已的,当然也有愁眉苦脸的。但大家都有一个感觉,天这回真的要变了,谁都明白旨意虽然是以垂帘听政的太后名义发的,但是都看得出这完全是小皇帝的意思,经过这场人事变动,小皇帝实际上已经成了朝廷真正的掌舵人。

    明眼人也看出,这次变动说不上改制,却胜似改制。过去朝廷是以宰相和枢密使分掌军政,枢密使却是由文官担任,且由宰相兼任副使,武人只能间为副使。宁宗之后枢密使一职更是由宰相兼任并渐成定制,因此实际上却是士人掌兵权,武人是配搭,没有什么发言权。

    不过这次却是形势大变,宰相不再例兼枢密使不说,连个副使都没摸到,只由领尚书衔的王道夫当个佥事。可以说整个枢密院已经由武人把持,大家也才明白为何枢密院的诸多权力分给了兵部,张世杰却毫不在意,而几个宰执都没有反对的缘由恐怕也是在此。

    另一方面大家还发现小皇帝似乎对俚乱并没有看的太重,或是局势没有传说的那样严重,所以将此事作为一件地方上的冲突来处理,否则也不会只将此事交由地方处理,军队交由地方防御使指挥。因而许多人松了口气,毕竟动乱对于初定的琼州不是好事。

    可也有人看穿了其中的奥妙,俚乱愈演愈烈其实与左相陆秀夫处置失当有脱不开的关系,但皇帝并没有处置其,甚至申饬都没有一句。反而交由地方处置就是想将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把陆秀夫从俚乱的事情中撇干净,这样一来即维护了他,也防止俚乱的影响继续扩大。

    但是令人不解的是既然小皇帝要保陆秀夫,却又实施分治省事,一改过去参知政事通盘协助宰相处理各方面政务的方式,由参知政事有了具体分工,各自负责一方面的政务。如此一来从表面上看其职务未变,仍然是百官之首,但暗中却等于分了宰相的权力,变相削弱了宰相的地位。

    众臣惊叹小皇帝兵不血刃便控制了朝廷的手段同时,也以为以其小小年纪是无法想出这么绝妙的主意的,其身后定有高人出谋划策,而嫌疑最大的便是三位帝师,因为他们同样是受益者,各自都占据了朝中的要害部门。应节严自不必言,江璆掌控了兵部等于扼住了各军的脖子。而邓光荐掌握了台谏,上可弹劾宰相,下可监察百官,他一个不高兴就能让谁喝一壶的。

    而将上述情况综合起来看,朝廷此次微调最大的受益者无疑是小皇帝。相权被分割使得各人主管诸事都要经其首肯才可实施,可小皇帝却可以不必经过宰相下旨给主管各部的参知政事付诸实施。枢密司虽然表面上不受文官的钳制,地位有了上升,但他们的权力却被进一步削减,他们平时只剩下训练、管理军队,制定作战计划,战时协助皇帝指挥军队的权力,依然还需要皇命才可调派军队,当然如此也越过了文官们的约束。而小皇帝有了师傅们的帮助,再加上其在军中的地位,已经无人再能轻撼其地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