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与刘黻暗谈之后,赵昺觉的琼州局势尚乐观,陆秀夫的‘改革’也许时间尚短,而又被自己及时制止,并没有引发官场的大规模的震荡。俚乱虽有一触即发之势,但还有回旋的余地,没有到不能收拾的地步。更让赵昺欣慰的是留守的军队依然忠于自己,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了解朝中情形后,赵昺这才召集随扈的众臣前来,刘黻表示欢迎的同时通报了琼州和朝中近来发生的事情。大家以为平定俚乱乃是当前的要务,而理清朝廷和地方关系也势在必行,否则央地矛盾重重不利于政令的通行。可他们也知道这项工作若得不到陛下的支持肯定也无法实施,因为没有皇帝的暗中授意,那些地方官员哪里有胆子和朝廷对抗。

    简单的交流后,船队加速驶向琼州。由经过一个时辰的航行,船队行至白沙港外,赵昺下令分兵;赵孟锦率中军和前军穿过海峡再行南下前往吉阳军驻防以防不测,同时震慑俚硐;水军各部回原驻地休整,后军依旧驻防琼州海防;辎重船队和护军船队没有停留,沿江溯流而上返回琼州府城。

    由于社稷号船体高大、吃水深,又是以风帆为动力,同时处于安全考虑,在以前都是停靠在白沙军港,然后转乘龙船或江山号回府。不过现在已经进入雨季,江水上涨,通行已无问题,而此战缴获甚丰,为了便于物资和人员转运在府城外修建了临时码头用以停靠大型辎重船。而此次船上还承载着不少‘秘密’,因而赵昺并没有转换座船。

    但社稷号不比龙船在无风的情况下可以利用桨橹为动力,而此刻既无法杨帆,又没有水流可以借用,只能靠纤夫拖拉前行。赵昺来到顶舱甲板上,向江右看去,足有数百的民夫在牲畜的助力下拖着船只在江岸上蹒跚而行,遇到水流川急之地,沿江警戒的兵丁也都要上前搭把手才可保证逆水前行的船只不会随波而下。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听着粗狂的号子声,看着奋力前行的纤夫,赵昺有所感悟的喃喃道。他清楚现在自己的‘事业’再次进入一个瓶颈期,形势看着一片大好,但这并不比当初刚到琼州时轻松多少。汉族移民的大量涌上岛,他们需要更多的土地来安置,也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这样一来必然打破岛上原有的平衡,引发与原住民的冲突。

    因此赵昺明白此次俚人与朝廷的冲突看似仅是一次偶然事件,其实也是必然会发生的,只不过是以另一种方式,在另一个时间,或是另一个地点被引发。但是此前他希望冲突来的晚一些,等自己将根基打的更牢固一些,可老天爷却似乎看他还不够忙,刚刚沾点便宜,又扔给他一件大麻烦,而现在自己只能向这逆水的巨舟迎难而上,一旦后退一步便会被打回原形……

    船在城外的码头停下,首先映入赵昺眼帘的却是一座高达三丈的彩楼,几已城楼平齐,其以巨木为骨架,并以各色丝帛做帷幔,饰以彩带和花饰。直觉告诉他这就是传说中的凯旋门了,不过却觉得与高大雄伟不沾边,反而有些‘娘娘腔’,这让他心中实在有些不舒服,但此时又不能说些什么。

    “臣等恭迎陛下凯旋!”

    “众卿免礼!”赵昺下船,码头上已经排开仪仗,以左相陆秀夫为首的行朝一班大臣大礼参拜,他扫视了一眼后虚扶道。

    “陛下,此次东征大获全胜,捷报传回琼州,军民振奋,朝堂沸腾,无不盛赞陛下英武!”陆秀夫起身再度施礼道。

    “陆相和众卿留守行朝也辛苦了,若没有太后及各位的支持和扶助哪里又有今日凯旋!”赵昺笑笑对众人道。

    “臣等不敢居功!”陆秀夫又再次施礼道,而此刻他看向小皇帝的眼神却有些复杂,分别短短月余,其容貌没有什么变化,但看似稚嫩脸上多了些坚毅,清澈的目光中透着犀利和冷漠,让人不敢直视。想想此前陛下发回的一系列诏令,虽未对自己责怪半句,可也否定了他这段时间的所为,不禁又觉得如芒在背。

    “陛下,车驾已经备好,请登车吧!”这时王德凑过来言道。

    “嗯,回宫!”赵昺本想对迎接的众臣和军民说上几句话,可看看陆秀夫强挤出的笑脸和众人不自然的应和,突然觉的十分无趣,便改了主意就势脱离免得大家都尴尬。

    “摆驾回宫!”王德高呼一声。

    “恭送陛下!”陆秀夫也只能躬身施礼领众人退到一边高呼道。看着头也不回登上骆车的小皇帝,他心里也涌出不祥的预感,此前小皇帝就对自己抱有戒心,现在又惹出了俚乱,破坏了其早先制定的政策,这回定然会借东征大捷威信激增的机会换马。而想想自己的本意也是为了朝廷、为了大宋,却不想搞成今日之局面,让他不免沮丧。

    “陆相上车吧!”说话间司乐队奏起得胜歌,在御军的护卫下车队开始缓缓前行,文天祥拉拉有些走神的陆秀夫说道。

    “文相,请!”陆秀夫醒过神儿来,请其同登一车坐定后又道,“文相,陛下得胜归朝,打算如何平定俚乱?”

    “陆相,下官也是在刘知事上船后才知晓俚乱之事,想陛下也尚无定议。”文天祥回答道。

    “哦,此前陛下未曾提起琼州事务吗?”陆秀夫有些惊讶地道,早在半月前陛下便已经通过军机处发回圣旨表明其早已获悉,可文天祥却言刚刚知道显然不大合理,使他不得不怀疑其在有意隐瞒。

    “这些日子,陛下一直忙于军务,而登船后行舟海上又无法联络琼州,如何洞悉琼州之事啊!”文天祥摇摇头道。

    “嗯!”陆秀夫点点头道,心中暗惆看其样子又不像说谎,而琼州这么多事情陛下一概隐瞒了随扈的大臣,其这是要做什么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