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东征船队千余艘战船浩浩汤汤绵延十数里行驶在南海之上,二十余艘大型战船在前破浪而行,其后是二百余艘中型战船在左右两翼伴行,中间则是皇帝的御舟及随扈船队和大批的辎重船队,断后的又是十余艘大型战船,中间小型战船或被牵引随行,或是往返各船队之间传递消息。外围还有大量快船往来游弋,侦察敌情,驱赶靠近的民船,可谓是军容严整,进退有序,丝毫不见混乱。

    由于正是西南季风到来之际,船队只能不断改变方向取风,因此速度并不快,却不失壮观,尤其是位于船队中心的社稷号,船身高大,高挂杏黄皇旗,想不引人注意都不可能。而此时正是各国商船前来中国进行贸易的时刻,见此宏大的船队无不避让、行礼,不过也有常往来与中国的蕃商十分诧异,因为他们皆知大宋已亡,却又有如此大的船队行于海上,不禁开始怀疑传闻是否有误。

    赵昺在上船的第二天似乎便恢复了昔日的作息习惯,早晨寅时起床在元妙的教导下习武,卯时早膳之后例行早朝,这往往只是流于形式,因为船上能有什么事情,而他们行于海上船队虽大,可要在茫茫大海之上找到他们的踪迹也并非易事,自然也无法获知行朝事宜。

    此后的时间直到午时,应节严会入内讲学,教授陛下经史典籍。午膳小憩后,若是天气好赵昺则会到一层后甲板上钓钓鱼、看看海景;天气不好或是召随扈的臣僚下下棋,或是与他们讨论些事实话题。晚上赵昺一般会在寝舱中不出,没有人知道小皇帝在干啥,晓得情况的王德等人当然想吃了哑巴药似的,绝不会泄露一个字给外人。

    此次航行还算是顺利,船队除了几次分批靠岸补充淡水和在南澳靠港躲避了三日暴风之外都飘在海上,经过了二十天的航行,五月十六的清晨琼州岛出现在了海平线之上——到家了,赵昺也终于松了口气,此次东征至此算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而他知道一场风波还在酝酿,一旦处理不好将又是一场刀光剑影。

    “陛下,刘知事率队过海来迎圣驾,请求过船!”行至辰时船队进入海峡,望远镜中七星岭上的烽火已经清晰可见,这时郑永进舱禀告道。

    “速速有请!”赵昺将手中的书扔在几上起身道。由于漂泊在海上,事务局无法将消息送到船上,这些日子对于行朝发生了什么事情赵昺是一无所知,上岛前他急于知道现在岛上局势如何。

    “臣参知政事刘黻前来迎驾,恭贺陛下大胜而归,万岁万岁万万岁!”刘黻在倪亮的引领下进入陛下的寝舱,却不是到大堂相见,便知其想先获知岛上详情,进来后果然只有赵昺和应节严在,但礼节不能少立刻大礼参拜道。

    “爱卿辛苦了,不必多礼!”赵昺虚扶一下,让他在右手就坐笑着说道。

    “此次陛下亲征大获全胜,天下震动,缴获巨丰,收民十万,行朝上下无不欣喜,臣等也是高兴的很!”刘黻和陛下虽然亲近,但是场面话还是不能丢的,拱手笑着道。

    “刘知事就不必客套了,现在朝中情形如何?”赵昺并没有接茬,而是单刀直入地问道。

    “禀陛下,自陛下亲征之后太后监国,朝中形势尚算得上平稳,众官也能恪尽职守。而其中发生些事情陛下已然得知,在接到旨意之后,陆相已经暂停裁撤乡间胥吏,并着手恢复;对于有些失职官员,陆相也着令有司进行调查,待陛下回朝后再做惩处。”刘黻言道。

    “当下最为棘手的事情乃是俚硐之乱,当下各军已经依圣旨暂停对俚人的进攻,严守界限,对于过境骚扰的俚人进行了反击,接战十余次,斩首百余,俘获作乱俚人数百人。近日双方冲突虽已趋缓,俚人也不敢轻易过界,但仍不容乐观,冲突依然一触即发。”

    “嗯,俚人可否提出什么条件?”赵昺点点头,他最担心的是朝中众臣趁自己离开之际,又借俚乱之事,对朝廷进行改组,将自己在地方安置的亲信撤换,使自己根基不稳。现在看来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且尚能按照自己的旨意行事。而他知道俚乱的发生无外乎是对分配的不公,眼红财富才引发动乱,于是接着问道。

    “禀陛下,俚酋符雄等称行朝上岛后,汉人垦荒、建场侵占了他们的世袭之地,要求补偿粮食二万石,白银千贯,黄金三十两。并册封其为琼州俚硐大首领,统管琼州七十二硐俚寨,且由其子孙世袭罔替,才肯退兵。”刘黻禀告道。

    “呵呵,他的胃口倒是不大,就要这么点东西!”赵昺听了一愣,转而又笑道。他以为其必会狮子大开口和自己讨价还价,没想到就开出了这么低的价钱。

    “陛下,臣以为朝廷不能与他们媾和,否则他们食髓知味会不断作乱,还是应妥善考虑,不可一味满足。”刘黻听小皇帝如此说,着急地道。

    “如此说来,朝中众臣都以为应武力平乱喽!”赵昺皱皱眉头问道。

    “陛下,也并非如此,朝中还是有人不愿动兵,认为应以招抚和进剿并施为上。”刘黻摇摇头道。

    “哦,都是哪些人啊?”赵昺摸摸下巴道。

    “应该说行朝中的臣僚们希望动用大军一战而平定俚乱,以收万世功业。而地方官员却以为历朝俚乱频发,也曾已大军平定,但仍只得暂时平稳,却难以根除。且动用大军耗费钱粮不说,更是旷日持久,不利于地方上的稳定。因而对朝廷诏令消极对待,执行并不积极,使得平乱之策难以实施,形成双方对峙的局面。”刘黻回答道。

    “嗯,如此说来不仅是朝廷对平乱之策有分歧,行朝和地方也生出间隙来了。”赵昺虽然欲以地方制中央,以求自己能掌控权力,但也知中央和地方严重对立,与自己来说并非全是好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