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应节严平定俚乱的策略也是三策:一是倾尽琼州兵力大举平乱,擒拿为首的俚酋,彻底解除俚患;二是以利相诱,从内部分化瓦解俚人各寨,使其孤掌难鸣,不战而平息俚乱;三是恩威并施,强力打压为首者,以朝廷名义消除其世袭封号,再对胁从或是观望者施恩,从而加以震慑,迅速平息暴乱。

    赵昺琢磨了一下,俚人往往是举寨为兵,若是全部动员,兵力不下数万。而宋军要在不熟悉的环境和地形上作战,必会付出极大的代价,从财力和兵力上都不是行朝所能承受的,因此倾力平乱之策在当前强敌在侧、财政紧张的情况下来说绝非好计,反而是作死之道,他直接将此策pass掉了。

    以利相诱之计,说白了就是拿钱消灾,以钱买和平。但赵昺知道以利益换取来的和平总是短暂的,历史上这种失败的教训太多了。这因为人的**总是难以填满的,只是闹些动静,搞出点乱子,就有钱拿,有官做,这么便宜的事情赵昺都想自己做了。所以这种饮鸩止渴的事情绝不能做,不仅无意于琼州的和平,反而会调起俚人们的胃口,没事都要找点事儿,无益琼州的长治久安。

    软硬都不好使,赵昺想想只有恩威并施似乎才符合当前的情况。杀只鸡吓唬下猴儿,再给那些胆儿小的猴儿们点几根香蕉,尝点甜头儿。这个方式虽然同样不能彻底消除隐患,不过运用得当还是能赢得一段发展的时间窗口,等自己的实力足够强时,那些想闹事的恐怕抱大腿都来不及,更不会没事找事了。

    “先生,又如何施恩,又如何用威呢?”赵昺打定了主意,抬头问道。

    “陛下,俚人与州县交恶由来已久,而地方对俚硐间事务的插手和干预更加剧了彼此关系的紧张。在绍兴年后,朝廷忙于对蒙金战事,琼州地方兵力薄弱,军备废弛,无力对各俚硐形成威慑,羁縻之策以同虚设。为维持地方州牧只能靠以夷制夷之策,或是收买硐首,如此俚人更为猖獗,动辄以兵相胁,造成今日之局面!”应节严一听便知陛下倾向于恩威并施之策,微微一笑从双方矛盾的根源说起。

    “唉,今日之局面由来已久,若是一日根除也无可能啊!”赵昺叹口气心中暗自埋怨老祖宗们给自己留了这么个烂摊子,想为他们守住江山真苦了自己,可现在又不能摘指他们的过错,只能一脸无奈地道。

    “确实只能缓缓图之,不过这也是重整俚硐的机会!”应节严依然笑着说道,他知道小皇帝嘴里说不急,可心中肯定是急于解决此事,否则也不会愁的睡不着觉,而他必须说服其打消这个念头,免得陷于两败俱伤的局面为敌所乘。

    “朕有不明,还请先生解说!”赵昺皱着眉想想不得其解,上前凑凑道。

    “陛下,俚人虽有生熟之分,可各硐俚酋之间当有不错的交情,一方生乱才能一呼百应,联合作乱,熟黎之中隐匿着逃军、逃民和逃酋,本来应当剿除,又恐玉石未分,杀及无辜。以致即使大征之后也祸根难除,他们依然可祸乱多年。”应节严说道。

    “在变乱发生后,官军无力深入清剿,一般都会动用熟俚助剿。而变乱平息后,助官平乱土官的身份与地位则会获得了官府的承认,这样一来变乱往往又是地方势力重新分配,地方权力格局出现改变的契机,而在相继平乱的同时,官府对于地方的的控制力也会再次加强!”

    “呵呵,先生之意是坏事反而变成了好事,我们可以藉此控制一批俚硐,以其打压其他俚硐,从而获得暂时的安宁。”赵昺听了苦笑道,这仍然是回到了以夷制夷的老道儿上,但是在当前情况下确实是一种有效,也是无奈的选择。

    “正如陛下所言,此事只能缓缓图之,以待时机成熟实施改土归流之策,而当前迅速平乱,恢复秩序,顺利完成整军和移民计划才是当务之急!”应节严听出小皇帝还是有所不甘,而更为担心的是小皇帝借此时机对朝廷内部进行整顿清洗,从而打破当前受到文臣钳制的格局,从而引发朝廷动荡,赶紧劝解道。

    “嗯,确是不宜心急,不过朕还是有些担心。”应节严用自己的话堵了自己的嘴,赵昺当然也听出了其中的弦外之音,暗自攥了攥拳头道。

    “陛下担心任形势发展,而闹得一发不可收拾!”应节严沉思片刻道。小皇帝虽然没有说朝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很容易便想到若是得不到左相陆秀夫的命令,地方官员不会去干涉俚人内部事务,军队更不会擅离防区。

    “不错,正是左相擅自裁撤当年帅府招募的地方胥吏,行朝下派官员又擅权干涉地方事务,从而导致政令不通;而其虽请得太后懿旨,下令调动右军平乱,却被韩振拒绝后,又令殿前禁军结束休整攻伐俚人才激起大乱,若是任其行事,朕担心会引发侍卫亲军与殿前禁军的冲突,更会加深帅府旧臣与行朝官员的矛盾。”从泉州到琼州顺风顺水也要十日,何况现在西南风起,他们大部的航程是逆风而行,时间会更长,而十余日的时间之中,他们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咝……”应节严虽然想到了这一节,但是没想到事情却比自己估计的严重的多。不仅是陆相擅自修改陛下加强地方基层、加强战备动员的措施,还无意间挑起了双方的对立。而现在小皇帝已经掌控了军队,并得到了张世杰的支持,而一旦双方矛盾加剧,其是支持行朝官员,还是为自己的心腹亲信张目不言自明。党争一起,大宋朝最后一撮政治精英也将不存,想到此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陛下所虑极是,帅府旧官一向是以陛下马首是瞻,遵陛下诏令行事。行朝官员初到,不知其中变故,双方产生些龃龉也属正常。陆相入朝时间不长便随行朝四处迁移,而登上相位掌管朝政时间也尚短,经验难免不足,只能遵循旧例行事。可琼州此地民风、民情皆以内陆迥异,从而出现偏差在所难免。”

    “先生之意是陆相无心为之?”赵昺听出老头儿在替行朝官员说好话,皱皱眉问道。

    “陛下,臣以为确实如此!”应节严点点头郑重地道,“陆相为人谨慎,思虑缜密,当年在李相帐前将军政事务处理的井井有条,深得李相器重,才将其推荐入朝辅佐朝政,显然不是庸才,只是缺乏理政的经验而已。”

    “先生,当今局势朕初登皇位,本就对政务不熟悉,若是首相再缺乏理事经验,岂不会引起混乱!”赵昺听了暗自苦笑,这不是让两个半吊子掌政吗?弄不好就会出大乱子的。

    “陛下有意想撤换陆相?”这回轮到老头儿皱眉了,不过他一皱眉,折子却是层层叠叠了,应节严问道。

    “嗯,朕希望一持重老臣为相,可以协助朕处理好政务,以利复国!”赵昺倒是不否认自己的想法,点点头道。

    “陛下,换相之事臣以为不妥!”应节严摇摇头道。

    “为何?”赵昺惊异地道,他觉得自己的暗示已经十分清楚了,是想让应节严晋相位。而出将入相可谓是每个士人的毕生追求,可老头儿显然不领自己的情。

    “陛下,一者行朝迁琼方不足百日,贸然换相必会引起行朝诸臣的恐慌,误以为陛下重亲信而疏朝臣;二者陆相遵例行事并无大过,将其撤换恐众臣不服;三者,想必陛下也知当前是主弱臣强之局,而老臣虽持重,但往往顾虑颇多,循规守旧,不利于陛下实施新政;再者若择一权臣秉政,则愈加对陛下不利,使得朝争加剧啊!”应节严沉思片刻言道。

    “嗯,朕明白了。但是若想政治通明,仅靠陆相怕也难以做到!”赵昺听罢点点头道。老头儿不想为相是不愿引起朝争,而当前局势正因为陆秀夫缺乏执政经验,想稳居相位就需要与自己相互扶持共同应对朝中纷争,形成利益共同体,有利于自己参与朝中事务,他也可以借此实施自己的新政。不过赵昺还是担忧陆秀夫的经验不足,难以治理好国家。

    “分权。朝事分而治之,总于首相!”应节严捋捋胡须说道,替陛下想好了对策。

    “呵呵……”赵昺笑了,应节严的意思很明了,以左、右两相及参知政事各领六部之事,而决定权却在左相,这样一来不但可以分担陆秀夫的责任,同时也减少了出事的几率。同样可以避免首相专权,出现一位权相架空自己。虽然可能会出现三个和尚没水吃的事情,但是以当前的局势看还是有利于自己逐步掌控朝政,最终达到亲政的目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