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宋军的火箭炮和弩炮渐渐打出了节奏,一改初时的乱放一气,分成了几个梯次施放,保证了火力的持续性,在阵前形成了一道连绵不断的弹幕,将敌后续敌兵阻挡在外,为避在其中的百姓撑起一把保护伞。而随着接应兵力的加入,在他们的帮助下被裹挟进来的元军很快便被歼灭,大队百姓顺着设立的通道迅速通过第一道壕桥转向西门进入暂设的安全区。待百姓全部安全撤离后,赵孟锦才领着骑军断后缓缓退回营中。

    赵昺看到最后一个士兵撤回,吊桥重新被拉起才长舒了口气,下令停止射击。放下望远镜,他突然感到阳光异常刺眼,脑袋一阵眩晕,两腿发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身子晃了晃险些摔倒。

    “陛下、陛下……”众人见了大惊,倪亮以先人一步扶住了小皇帝。

    “快叫御医!”应节严凑上来看皇帝脸色潮红,满脸的汗珠,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连忙吩咐道。

    “快扶陛下坐下!”文天祥也吓了一跳,陛下昏倒在城头上,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这些随扈的大臣都难辞其咎,紧张地喊道。

    “官家、官家!”王德都快哭了,手忙脚乱地扯过胡床让小皇帝坐下,靠在自己身上,用丝帕擦着其脸上的虚汗道。

    “没事儿,没事儿,朕可能是沾染了些暑气!”赵昺坐下后,很快缓过气儿来,掐掐额头道。

    “唉呦,官家吓死小的了,快回府歇歇吧!”王德看陛下说话了,抢过一把扇子使劲扇着道。

    “不妨事,这里的事情还没完,给朕那杯凉茶就好。”赵昺摆摆手,让众人散开一些通通风,笑笑说道。

    “陛下有事尽管吩咐臣等去做,还是回府休息吧!”文天祥也是舒口气上前言关心地道。

    “文相,这件事你们做和朕做效果是不一样的!”赵昺笑笑拒绝了文天祥的好意。

    “陛下不要太过操劳了!”应节严已然看出这场战斗中最紧张的不是战场上拼杀的士兵,也不是他们这些臣僚,而是小皇帝。若是败了,此事影响的不仅是军中士气,还有百姓们对行朝的信心,还好此战仍算完美。

    “陛下,属下交令!”赵昺刚缓过气来,赵孟锦兴冲冲地上城来报,“陛下,此战共救回百姓四千余人,我军只有十余人受伤,却歼敌数百!”

    “好,你立刻再去挑选百名嗓门大的军士在城上待命!”赵昺费力地点点头说道。

    “陛下是否有什么不妥?”赵孟锦见陛下萎靡不振,上前一步问道。

    “朕没事儿,只是觉的有些头晕。”赵昺勉强笑笑道。

    “陛下是不是中暑了,属下那里备有酸梅汤,要不要送上一碗来,喝下去片刻便好!”赵孟锦不愧是老行伍,一眼就瞅了出来状况,凑上前说道。

    “嘻嘻,还是你知朕的心思,快去给朕弄一大碗来!”赵昺听了立刻精神了些说道,他前世可是最爱喝这口,比整天喝的黏糊糊的茶汤好多了。

    “好、好,属下马上就去!”赵孟锦听了马上应到,转身就要下城去取。

    “诶,你先去找人啊!”赵昺见赵孟锦如此心中十分感动,觉的还是自己人亲啊,不过还是让他不要忘了正事。

    稍事荣升御医的危碧崖匆匆赶到,急忙给陛下把了脉,就是因为近日过于操劳,又在城头上待了半天只是热邪上身,并无大碍,只要吃两副药调理一下便好。众人听了才放下心来,可赵昺却反对吃药,坚称喝碗酸梅汤就好。大家当然是不肯,又是一番苦劝,他也只好捏着鼻子喝下碗苦涩的药汤。

    “陛下,臣已经俘获的蒙古人和色目人共计两千余人带到城下,听候陛下发落。”赵昺又出了一身汗,高应松上来回报道。

    “好,速将他们全部押至城前壕沟边上!”赵昺又喝下碗赵孟锦送来的酸梅汤抹抹嘴道。

    “陛下,这是作甚?”高应松疑惑地问道。

    “杀人!”赵昺十分干脆地回答道。

    “杀俘?!”文天祥听了惊问道。

    “对!”赵昺点点头肯定地道。

    “陛下,杀俘不祥,切不可开此先例!”得到陛下肯定的回答,应节严也是一惊,急忙劝道。

    “朕自知杀俘有违军纪,事后自会领罚,下罪己诏,但人是杀定了!”赵昺一拍书案站起身道,王德赶紧扶住。

    “陛下三思!”众臣齐齐施礼道。

    “当下鞑子驱赶百姓攻城,今日我们侥幸将他们救下,那明日故技重施,我们还能将他们都平安救下吗?”赵昺背着手转了一圈,指点着弯腰塌背的众臣问道。

    “这……臣不知,但陛下以此手段吓阻鞑子实是不妥!”文天祥被问住了,沉吟片刻奏道。

    “那文相可有好主意?”赵昺问道。

    “臣没有!”这本就是一道无解之题,文天祥也知今日之胜全靠陛下行险,再故技重施谁也不敢保证能胜,也只好老实地答道。

    “你们有吗?”赵昺扫视了众人一眼又问道。

    “臣等愚钝!”大家相互看看,都是一脸无奈,齐声施礼道。

    “既然没有那便听朕的!”赵昺坐下言道。

    “陛下,此事便交给属下来办,有何罪责就由属下一力承担!”这时蔡完义往前站了一步奏道。

    “不必,朕做的事儿,怎么能让你担责!”有人主动替自己当替罪羊,但赵昺却舍不得为这么点儿事就牺牲自己一员大将。

    赵昺现在是想通了,最完蛋的领导,也比没领导要强;最糟糕的政府,也比无政府要好。桃花源、太阳城、乌托邦、理想国……那都是传说与梦幻。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群龙无首,必要天下大乱,这才是生灵世界颠扑不破的真理。起码来说,在伟大的**彻底实现之前,一直会是这个样子的。自己做,顶多做个自我批评,谁也拿他怎么不了,可不管是蔡完义,还是其他人来干,那都是毁人前程的事情,他可能为此折损自己培养的亲信……

    此刻元军已经退到了火箭弹的射程之外,不知道再打什么主意。而众人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又无法说服陛下,只能依令而行,将那些蒙古人和色目人全都驱赶到壕前,弓箭手弯弓搭箭做好了射击的准备。城上的高音喇叭也已经各就各位,只等陛下发声。

    “唆都,你听好了!”赵昺清清嗓子,又喝下碗酸梅汤,高声喊道。

    “唆都,你听好了!”城头上的百名大汉跟着齐声重复道。

    “耳朵都震聋了!”赵昺嘟囔了声,端起望远镜向对面看去,只见元军阵营也是一阵骚动,但很快沉寂下来。

    “唆都,你为夺城池,不惜以百姓性命相胁,算什么狗屁名将,就是一禽兽!”赵昺接着喊道

    “唆都,今日你杀我大宋子民,必要以血加倍来偿!”

    “看好了,那些蒙古人将因你的所为去死!”……

    “枢帅,刚刚有多少百姓罹难!”赵昺骂够了,转身轻声问张世杰。

    “陛下,粗略统计共有百姓二百三十一人被杀!”张世杰回答道。

    “好,那我们就杀四百六十二个蒙古人,祭奠亡灵!”

    “陛下,那都杀谁?”张世杰看看城下跪着二千多,却又不都杀,一时也不知道杀哪个好了,便请示道。

    “这有何难,间一抽一,谁倒霉算谁!”赵昺撇撇嘴道。

    “臣遵旨,这就下去安排!”张世杰听了却是一哆嗦,心道小皇帝狠啊!杀蒲家满门是为报国仇家恨,还说得过去,但是现在这城下的蒙古人和色目人,除了少部分被俘的敌军兵外,大部分是衙门中的官吏,在此经商的、随军的家属等等,当初为了防止他们在城中作乱,便一股脑儿抓了,并非都是该死之人。可现在陛下随意一说便不知道多了多少冤死鬼,再看众人脸色也不大好,估计想的都差不多,整日陪着如此‘残暴’的孩子,岂能不让人后脊梁冒凉风。

    “你们蒙古人也怕死啊!”赵昺眼看着被点到的倒霉蛋,几乎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都是被行刑的军兵拖到拖到前边的,虽然听不懂他们嚎些什么,但也知是求放过之类的话,并没有出现一个电影中喊着豪言壮语慨然赴死的出现。

    “喊啊,这句话要喊!”赵昺知道自己这么做等于是现场直播,不仅蒙古人能听见、看见,城里城外的宋军官兵和百姓同样能听见,这种打击敌人士气的话怎么能漏掉呢,他回头抬抬手掌对那些负责传声的士兵道。

    “唆都,今日你杀我大宋二百三十一名百姓,今日朕便杀掉四百六十二个鞑子,有种你明日再驱百姓来战。杀我大宋子民一人,朕发誓定要你们鞑子加倍偿还!”赵昺虽然看不清唆都在哪,更不知他表情如何,但也晓得肯定不大好看。

    “陛下,敌军有异动,似是要来攻!”这句话喊完,元军是一阵骚动,应节严赶紧禀告道。

    “先生勿要担心,他们来了更好,正好轰他们个落花流水,怕的是唆都不干!”赵昺同样看得清楚,笑着轻声道。

    “呵呵,陛下这是激将法,唆都就是忍住了,恐怕也要气个半死!”老头儿也笑了,捋捋胡子道。

    “气死他才好!”赵昺恨恨地说道,又转向传声方队,“都精神点儿,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跟着朕喊!”

    “是,陛下!”众军齐声吼道。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赵昺跳到城台之上,振臂高呼道。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上百条汉子跟着陛下吼道。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城上的人都跟着陛下一起高呼,他们这些人也都是心怀壮烈,为国尽忠的热血汉子,谁不希望能手刃仇敌,复国还都,重回故土,喊着喊着无不热泪盈眶。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城下的众军刀枪并举随着吼道,他们有谁不是心怀仇恨追随陛下背井离乡,远赴琼州,等的是什么,还不是希望有一天能杀尽鞑子,报仇雪恨。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城中的百姓也跟着喊了起来,他们同样不愿做亡国奴,生活在鞑子的铁蹄之下。

    “杀!”赵昺也是喊的声嘶力竭,喊得大汗淋漓,不过听着这声震天地的吼声,心中却是十分痛快,更感欣慰,手臂猛地挥下下令道。

    “杀!”观通手跟着喊了一声,手中红旗也忽的向下一挥。

    “杀!”城下也跟着一声怒吼,刀光连闪,四百多颗人头滚滚落地,腔子中喷出一股血雾,尸身扑倒在阵前。

    “杀得好!”文天祥咬着牙说道。

    “痛快,看鞑子还敢张狂!”张世杰一拍大腿道。

    “该杀,该杀!”高应松解恨地道。

    “今日这一刀,算是将鞑子的威风全部扫地了!”眼看着自己人被杀,对面的元军却按兵不动,赵孟锦摸着短髯嘿嘿笑着道。

    “陛下,此例不可再开。”应节严摇头苦笑道。

    “朕知道,今天是非常之时,才不得不用非常之法啊!”赵昺抬手擦擦额头上的汗道。

    “唆都,你听着,不服领兵再来战,若是再敢残害我大宋子民,明日就将你儿子人头奉上!”赵昺说完令人将百家奴推到城头上再次喊道。

    “不服来战、不服来战!”城上众人又跟着吼道,但见元军并无回声,却偃旗息鼓地撤走了,城上城下又是一阵欢呼。

    “陛下此计甚妙,不仅让敌不战自退,还大涨了大宋的威风!”文天祥瞅着远去的敌兵笑着说道。

    “虽退了敌兵,但也开了杀俘之例,此乃朕之过,明日殿上议罪!”赵昺却没有笑,对文天祥肃然道。

    “臣领旨!”文天祥听了却是一怔,但看看小皇帝紧绷的脸,又不像是在说笑,沉思片刻猛然醒悟,退后一步,正正帽冠,整整衣衫施礼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