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种靠扭力发射的抛石机由地上的坚固沉重的长方形框架,一根直立的弹射杆,顶上装有横梁的两根结实的柱子构成。弹射杆的下端插在一根扭绞得很紧的水平绳索里,绳索绑在长方形框架的两端,正好位于支撑架下面的位置。平时绳索使弹射杆紧紧顶牢支撑架上的横梁。弹射杆的顶部通常做成勺子的形状,有时在弹射杆的顶端装一皮弹袋。

    弹射时,先用绞盘将弹射杆拉至接近水平的位置,再在“勺子”或皮弹袋里放进岩石或其他种类的弹体。当用扳机装置松开绞盘绳索时,弹射杆便以很大的力量恢复到垂直位置,并与横梁撞击,产生的惯性力便将弹体以弧形轨道弹向目标。这种抛石机是一种威力强大的攻城武器,它最多可以将百斤以上的石块弹出七、八百步的距离,当然也能将较小的石块像冰雹一样射出。

    大型弩炮威力强大,但是同样十分笨重,发射速度较慢,因而每军也只装备了三台。赵昺本想在最危急的时候才作为杀手锏使用,现在敌军已经出了火箭弹的覆盖范围,冲到阵前集结以盾牌结阵强行突破,这时这大型弩炮正好派上用场。

    ‘砰、砰……’从天而降的石块砸在敌兵高举的盾牌上,那些以硬木为基,牛皮为面的盾牌挡的住箭矢,却挡不住从天而降的石块,将盾牌撞烂后又砸在那些敌兵的身上,巨大的惯性之下挨着非死即伤。而三台大型弩炮发射的石块足有数百快,顿时将元军刚刚集结的队形打乱。

    “目标不变,继续射击!”赵昺眼见元兵被重创,但是尚未失去进攻的能力,再次下令道。

    当元军在军官的喝令下,冒着如雨的箭矢和小型弩炮的攒射下重新集结,准备再次进攻时,又一波石弹从天而降,将他们再次大乱。而他们第三次再想集结已经再无可能,军兵们已经被连番打击吓破了胆,军官的命令已经无人再执行,开始不顾军法严酷四散奔逃。

    ‘呜呜……’号角声再起,不过此次不再是进攻的号令,而是变成了撤退的信号,阵前的敌兵听了飞快的向回跑去,而他们能回到阵中的恐怕已不及一成。

    “陛下,庄统领请求派兵追击!”观通手这时报告道。

    “算了吧,穷寇莫追!枢帅以为呢?”此刻已是日落西山,赵昺看看敌阵,沉吟片刻道。

    “臣亦以为不宜出击!”张世杰施礼道,“臣观敌阵不乱,进退有序。再者我军皆为步军,若是出击,敌以骑军从侧翼迂回很容易被包抄合围,而两军混战,我军弩炮再无法发挥效力,那样难免遭受损失。”

    “枢帅不愧是沙场老将,能看出如此多的门道,朕还需向枢帅多加学习啊!”赵昺拱拱手笑着道。

    “臣怎敢!”张世杰口中说不敢,但是脸上却笑开了花儿。

    “枢帅过谦了,届时还请不吝赐教!”赵昺心中暗笑,这都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看来还是有道理的,少不得再给其灌下一壶**汤。

    “陛下辛劳一日,还请起驾回宫休息,余下的琐事便交给臣吧!”张世杰当然是满心欢喜,请命道。

    “那便有劳枢帅了!”若说不累那是假的,想想处理这些军务也非自己所长,便顺水推舟应下了……

    次日,赵昺早早醒来,但仍觉困倦,听听外边并没有异动长舒了口气,他昨夜一直担心蒙古人会发动夜袭,看样子并没有发生,可也再睡不着。叫人进来洗漱更衣,可一杯茶还没喝完昨日的战报便已送到,昨日一战元军损伤不小,有四个千人队被基本打残,折损大小军将上百人。而宋军方面伤亡四百余人,大多数士兵为流矢所伤,损失可谓轻微,但是弩炮由于连续发射多有损坏,继续更换和维护,另外连续在城外驻守多日,又战了几阵,军士多有疲惫。

    “下旨,令中军接手东门防务,后军进城休整!”赵昺想想既然是锻炼部队,那么就都轮着练练,像唆都这样的好陪练可不好找,于是下旨道。

    “陛下,后军虽经苦战,但尚未伤了元气,仍能再战!”轮值的军机处协理庄公望却没有立即动笔,而是问道。

    “功劳不能都让后军立了,大家也要均沾啊!”赵昺憋着笑说道,他知道庄公望是希望兄弟能多加历练,能尽快的成熟起来,其实并无争功之意。

    “陛下又说笑了,臣并无私心在其中的!”庄公望如何看不出陛下在与自己开玩笑,但是他身为臣子却不能如此,还是正色道。

    “呵呵,何必如此。咱们打了泉州等于捅了马蜂窝,忽必烈怎肯放过咱们,定然会派兵穷追猛打,以后有的是仗打。而我们步军各军将领大多数未经过大战,都要上阵磨练一下,为以后的作战积累经验,免的训练时是虎,上阵便成了鼠!”赵昺笑道,“因此朕如此安排,绝无轻视舍弟之意,再说后军自登岸后便一直驻守在东城,也应该适当休整,进城看看,否则岂不白回来一趟!”

    “陛下行事皆有深意,臣愚钝未能领会!”庄公哲听了施礼道。

    “此事便由枢帅主持吧,切记换防中要严防元军偷袭,攻破我们的防线!”赵昺又叮嘱道。

    “臣记下了,立刻拟旨!”庄公望马上提笔如飞写好,赵昺看后批阅,立刻送往张世杰处。

    忙完了紧要的事情,小黄门已经送上早膳,一碗肉粥,两个鸡蛋,外加两个炊饼。赵昺一边吃一边翻看着昨日送来的公文,当看到入城后的消耗和补充时,他有些吃不下饭去了。这泉州富庶自不必说,物资之丰富也超出了他的想象,在琼州若想筹措些铜铁,找点稀罕物,不仅要动员全岛的力量,甚至还要事务局高价走私才能搞得到。

    而每次打仗,赵昺都肉疼的紧,钱流水似的花出去不说,就是战后处理善后,补充消耗都让他头疼的紧,有些东西是花钱都买不到的。都作院和御作监两个衙门更是精打细算,他们都清楚手中的材料是越用越少,可什么时候补充就不知道了,但是还要保证军需所用,都不能不留些后手,以防到时候要用却拿不出东西。

    在泉州却是另一番景象,打了土豪们钱自然是不缺是一回事儿,物资补充是相当的方便。当初赵昺前往琼州赴职随军才两、三万人,但是他就担心去了连饭吃不饱,不得不在广州大量‘抢购’粮食,唯恐闹粮荒。此次打泉州兵将足有五、六万人,人数多了一倍,可他们的到来不仅未造成粮食紧张,连粮价都没有波动。而此前攻城闭城七日,一切物资都无法进出,泉州城内居住着二十万人仍无缺粮之虞,可见储备之丰富。

    数万大军当然也不是只吃饭那么简单,柴米油盐等等各种物资的消耗都是惊人的,大军却能做的随用随补充,根本不用担心今天用完了,明日买不着。而在琼州最为难得的铜铁、牛皮、硝磺、药材、牲畜都唾手可得,反正只要你有钱就不愁买不到想要的东西。虽然事先有事务局的汇报,但市场供应之充足超乎赵昺这个现代人的想象。

    “唉,朕都不想走了!”赵昺看完后不仅大为感慨,因为他十分清楚打仗就是烧钱的事儿,战争是以经济实力为基础的综合国力较量,而经济动员就是经济实力转化为国防实力的桥梁,琼州还是太穷了。

    俗话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随着社会的发展,战争对经济的依赖更为加深,对经济的破坏也逐步加大。原始社会几根木棍,捡几块石头就能开战了。而到了奴隶社会,就已经开始用上青铜武器,战争的成本也就跟着水涨船高,就要考虑家里还有没有余粮了。而到了封建社会,就有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之说了,只凭一个家族,一个地区便难以支撑大规模的战争了。现代社会那就更不用说了,没钱你就窝囊着吧,连场架都不敢打了!

    因此作为统治者在实施战争以维护政治地位、谋求经济利益的同时,必然会付出惊人的经济成本。如果忽视战争经济损失或者低估战争经济风险,将会导致战略决策失误,甚至超出国民经济的承受力,国家经济将出现严重动荡甚至全面崩溃,后果难以预料。开展战争经济损毁评估研究,预测分析战争可能带来的破坏结果,测算国民经济对战争的最大承受能力,将成为战略决策者不得不面对的课题。

    以赵昺所知,美国早就建立了战争经验实验室,其首要任务就是致力于将国民经济潜力转化为战争能力的仿真研究。伊拉克战争爆发前,美国兰德公司预估经济动员成本高达3万亿美元,通过计算机仿真模拟,呈现了战略资源在筹措、存储、周转和运输过程中的实景动员步骤,尤其推演了在沙漠地带装卸军需物资所需要的集装箱成本,为美军实战动员成本的可视化预测奠定了基础。可以说,一个国家经济动员能力将直接影响其作战或者非战争军事行动的运筹和实施效益。

    经济动员模拟就是通过构建不同规模战争对作战保障资源的需求模型,研究需要动员的区域和资源,模拟不同层级经济动员系统的运行方式,分析国民经济动员体系存在的问题和不足,提出解决办法和改进措施。随着战争和突发事件对经济的依赖性不断增强,经济动员的地位作用也与日俱增。然而,经济动员涉及众多军地单位,协同组织复杂,成本消耗巨大。

    科索沃战争爆发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部队,在使用军事手段打击南联盟军事目标的同时,还对其数十个城市、企业、国家级设施轮番轰炸,直接造成其经济损失超过千亿美元,使南联盟经济超出可承受范围,实现了以最小的损失获取最大利益。无独有偶,对军事打击极端组织所需经费进行战前评估测算,认为空袭是相对安全和经济之选,不会给财政预算带来太大压力,为决定空袭恐怖分子基地提供了重要依据。再有年俄罗斯对格鲁吉亚开战前,俄罗斯国家杜马预算委员会也曾对所需作战经费做过测算。

    “以后可要好好算计算计了!”赵昺回想了一番,琢磨着像白头鹰和北极熊这样的大户打个小仗都要精打细算,自己刚凑齐个草台班子就别充大肚汉了。他此前虽然想到过此层,但是也只是粗略的计算,觉的一仗下来自己不会亏本,还有赚头,并没有深入的研究打一场现代战争究竟要耗费多少?国民经济究竟能否承受?更没有考虑过战争直接经济损失、战争间接经济损失和战争人力成本损失等等。

    ‘当啷、当啷……’反思之下,赵昺更吃不下饭去了,以筷子轻轻敲打着碟子想着心事。

    “站住,不要打扰官家!”看着陛下不断的敲打碗碟,在旁伺候的小黄门便想上前询问,却被王德给叫住了。

    “官家这是……”按照乡间风俗吃饭敲完是嫌饭菜不合口,或是吃不饱,更是只有乞丐才会沿街敲着饭碗要饭吃,是极为失礼的事情,若是让外人看到岂不笑话,小黄门有些不解地轻声道。

    “朕是像要饭的是吧?”话音虽小,可赵昺却听见了,接过话说道。

    “官家,他们不懂事,不要听他们浑说!”别说说皇帝是要饭的,就是要饭去也不能说,王德吓了一跳急忙笑着解释完,又转脸横了几个伺候的小黄门道,“没眼力见的,看不出那是官家在想事情吗?扰了官家,还胡说八道,看不扒了你们的皮!”

    “官家饶命,都知饶命!”小黄门们一听吓的脸色苍白跪下连连磕头道。若说从前陛下会扒人皮他们肯定会嗤之以鼻,可自从陛下亲自敲碎了师斯的骨头后,大家都信了,谁要不信都跟他急。

    “行了、行了,都起来吧!你们说的也没错,朕可不就是个要饭的,还是恶丐强讨。”赵昺苦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