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瞅着一脸凝重的张世杰突然摇头笑笑,真是屁股决定脑袋,若是前世还是小**丝的自己知道了‘撤兵’的真相,一定会拍案大骂,然后在网络上写一篇言辞激烈的帖子。指责这种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绑架十数万百姓,毁弃一座城市的恶行,无耻、卑鄙、混蛋、恶棍、骗子……这些词语一定会充斥整篇文章。

    现在赵昺觉的行朝暂且算是一个国家,自己勉强称的上是一国之君,但实际上充其量称作一个‘暴力’集团的首脑更为恰当。不过自己有了这个身份,就披上了合法的外衣,能够打着为了国家,为了大宋朝,为了百姓的幌子行苟且之事。

    如今赵昺登上高位不过年余的时间,但猛然回首却发现自己堕落成‘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渣滓政客。搞起阴谋来坏水一个劲儿的往外冒不说,整起人来不仅丝毫没有负罪感,反而会为自己的‘聪明’沾沾自喜,甚至是心安理得。而让他产生这种优越感不过是因为屁股下的椅子,觉的自己做的事情都是在行大义之事,自己用些暗黑手段也未必不可。

    当下自己虽然没有明目张胆的派兵强力驱赶,也没有挨家挨户的抓人,但是暗中却采用危言恐吓、制造灾难这些软手段达到了目的,迫使泉州百姓登上自己这艘随时都可能沉没的破船,可也牺牲了这些人的利益。手段不同,结果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让人觉得他们是自愿的,并不是自己强迫的,为的是自己的心理能舒服一些,

    “陛下,是不是为给泉州百姓带来兵祸有些内疚?”张世杰见陛下脸色变换不定,小心的问道。

    “是啊,朕来了,却又无力久驻,鞑子却要将仇恨撒在百姓头上,给他们带来无妄之灾,思之甚是不安!”赵昺言道。

    “陛下切勿如此想。”张世杰施礼道,“陛下起兵收复泉州乃是行大义之事,救百姓于水火。而泉州本是我大宋之泉州,财富乃是陛下之财富,若非鞑子入侵又怎有今日之事,一切肇源皆是鞑子,却非陛下!”

    “枢帅是在宽朕的心!”赵昺笑笑说道,不过却有些苦涩。这种道理他听的多了,无非是正义与非正义,但正义的标准是什么呢?谁都会说自己行事是正义的,忽必烈不也是打着惩处背信弃义的南朝起兵南下的吗!不过赵昺坚信自己做的是正义之事,毕竟是蒙古人是入侵者,跑到自家院子里杀人放火的,若是连这点正义感都没有岂不白受了那么多年的教育。

    “臣并非宽慰陛下,说的乃是实言!”张世杰摇摇头道,“鞑子犯我大宋无非是觊觎江南财富,为此不惜杀人放火,毁我基业。百姓稍有不满便刀枪相向,杀的血流成河,有的人举义旗抗暴,有的却是流离失所。看看行朝所至,百姓争先捐纳钱粮,乡绅纷纷招义勇勤王,便知民心所向。而泉州一地为抗暴元死者何止万千,但陛下且看这城下……”

    “哦,城中的人似乎增加了很多!”赵昺所在的高台高于城墙,能清楚的看到城中的一切,他顺着张世杰的手指看去,按说战斗一起百姓们必会慌乱,理应利用城门尚未关闭的时机纷纷离城避难,可他看到街上的人并未减少,反而比往常多了许多。

    “陛下出巡的机会不多,对城中的变化知之较少,但臣每日在城中巡视却都看在眼里。”张世杰言道,“陛下攻城前告知百姓躲避战火,此后又尽锄城中的贪官污吏、叛臣降将,惩处那些勾结鞑子的大商,都是心存感激。待开城后纷纷将此喜讯传播四方,那时便有忠于我朝的豪强、遗臣率众入城勤王。不过此前因蒲寿庚尚未伏法,城外有百姓担心王师不能将其铲除,又无功而退,未防蒲贼不死复加报复而不敢入城。但蒲氏一族被斩于宗祠后,百姓便纷纷入城劳军助战,此刻已聚起数万青壮随时听从陛下调遣,为君效命。”

    “唉,是朕对不起这些百姓,朝廷愧对他们的忠心啊!”赵昺心中反而更加难过,自己正是在哄骗和利用这些忠于自己的百姓,叹口气黯然道。

    “陛下体恤百姓,爱护军兵,乃是仁义,但切不可如此想。战争一起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岂有无辜之人。臣看着那成千上万的兵士倒下,心中同样难受,但是不将鞑子杀死,我们又如何能活下去。同样这些百姓希望重新回到大宋治下,过上从前的日子,自然也要出力,也许会搭上性命!”张世杰有些激动地说道。

    “是啊,有胜利就会有牺牲,朕明白了!”赵昺突然想起前世伟人曾说过的一句话,为了整体牺牲局部利益倒也是辩证法的原则之一。而自己现在经历的战争是两个国家、两个民族之间的战争,是一个民族和一个国家的生死之战,却不是为了个人利益和生死之战。弃一地、失一城也是为了以后的胜利,那么自己此刻怜悯只是小义,同情泛滥将是以后的灾难,绝非是大义之事。

    “陛下如此最好!”张世杰仿佛也松了口气道。

    “呵呵,多谢枢帅开导,朕谢过了!”赵昺冲张世杰拱拱手笑笑道。他没想到张世杰行伍出身却也看明白了这世界,虽算不上大彻大悟,但也明白了世间炎凉。

    “臣哪里敢当,不过是有所体悟罢了!”张世杰赶紧还礼道。

    “那今日我们君臣便好好教训下唆都,告诉忽必烈咱们大宋不可欺,汉人不可辱!”赵昺知道自己不管想通还是想不通,既然坐上了这把椅子,那自己就已经避无可避,担起这幅救民救国的重任。此刻战场上杀声又起,而万千战士正看着自己,他再次打起精神道……

    进攻连连受挫,且天将傍晚,唆都似乎沉不住气了,调遣大军发起了强攻,大有一举踏平宋营之势。他仍采用蒙古骑兵惯用的战术,以骑兵不断上前轮射寻找宋军防御的弱点,但是他们之间隔着一道壕沟起到的作用并不大,加上赵昺指挥右翼炮群中军重炮不断的发炮拦截,他们反而丢下了一地的尸首。

    “陛下,唆都似仍将右翼作为突破口!”张世杰同样密切关注着战场,在他们将注意力放在那些骑军上时,敌步军借机扛着云梯向前,似乎要强渡壕沟,他向皇帝建议道。

    “嗯,蒙古人最擅长使用声东击西之策,告诉庄统制,中军和右翼的兵将勿要轻动,要守城的中军做好随时增援准备。”赵昺看着元兵在弓箭手和弩炮的拦截下,成片的倒下,却仍然不退拼命上前,而其左翼和中军却是纹丝不动,这太不正常。而此刻傻子也看的出,即便他们能突破右翼也会付出极大的伤亡,可伤亡惨重之下又如何能扩大突破口,进而夺取城外的大营,唆都除非被吓傻了,否则不会连增援右翼的准备都不做。

    “陛下,是怀疑他们真正的攻击位置是在左翼,那里是两军的结合部,防守上可能会出现缝隙,唆都这厮确实狡猾!”张世杰又观察一番后,点点头道。

    “朕也只是猜测,并不敢断定,如此安排不过是谨慎些罢了!”赵昺知道自己还在学习战争,积累经验的阶段,哪敢在老将面前卖弄。再说随着水军进城接替中军维护治安,并有护军充任战略预备队,自己可调用的力量还很多,秉承小心无大错的原则,他还是做好了应付突发状况的准备。

    “陛下面对元兵,多些谨慎是对的,臣当年若是能如陛下一般谨慎,先敌布下外围防御也不会无功而返,让蒲贼嚣张到今时。”张世杰黯然道,“这些鞑子作战前狡猾的很,虚虚实实让人摸不清其意图,但是一旦决心一下便会不顾伤亡奋力冲杀,大有不死不休之势,而我军若非坚强之军,往往慑于其势不战自溃,其勇猛让臣都心悸不已!”

    “鞑子自立国便攻城掠地战事不断,征战四方,手下之兵越战越勇,而铁木真又御下有术,长于军事,绝非一般之军所能敌的!”赵昺当然清楚蒙古军的强大,其战术之精妙,士气之高昂,作战之勇猛,即便放在现代世界上与其相比肩军队的都难寻。

    战至此时,元军死伤足有上千,铺满了进攻的道路,但仍攻势不减。而宋军虽然弩炮犀利,火力凶猛,但毕竟数量有限,加之射速强差人意,难免出现火力间隙,元军就不断利用此向前突进,甚至有军兵冒着箭雨攻至壕前,将云梯架到壕沟上踏着颤悠悠的冲过来,而有的敌兵已经迫不及待的跳入壕沟,抛出钩索向上攀爬。

    后军的表现同样可圈可点,他们除利用既有工事的掩护不断以弓弩射杀靠近的敌兵,顽强的与近在咫尺的第弓箭手对射外,还冲出战壕与过壕的敌兵拼死搏杀,以手雷轰击跳入壕中的敌兵,在他们坚强的阻击下元兵始终无法突破壕沟,但他们也开始出现较大的伤亡,而庄思齐仍然遵守陛下的命令,没有调动中军和左翼的军兵增援。

    ‘呜呜……’正当右翼的战斗进入白热化之际,敌军方向号角声再度响起,连绵不断,敌中军和左翼之兵开始动了。

    “被陛下说中,果然是声东击西!”张世杰皱皱眉言道,同时他知道这是唆都预备的最强有力的一击,此时右翼双方激战正酣,弩炮全力右翼尚显不足,若是将最具威力的弩炮转而压制攻击左翼的敌军则有可能被敌突破。但是明显左翼的攻势更大,仅凭几十门小型弩炮恐怕难以挡住敌军的权力一击,现在形势对宋军是极为不利,让他有些担心只凭后军能否守住防线。

    “嗯,人海战术!”赵昺点点头喃喃道。这种不顾伤亡以密集队形,多波次冲击敌阵的战法,即使作为现代人的他同样也不陌生。

    据他所知,人海战术可能是人类最古老的进攻方法了。冷兵器时代,进攻方无不是在特定位置和时间投入优势兵力来获取战术优势。进入火药时代,密集队形更是保证己方火力投放数量的必要手段,如经典的“排队枪毙”。直等到马克辛机枪大量装备部队,在一战时产生了许多大屠杀一般的战例,这才迎来步兵战术的革新,逐渐被屏弃,但仍未消失。在近现代的战争中仍然频频在使用,而这种极为残酷的战术对进攻方和防守方都是严峻的考验。

    “陛下,还是调中军出城吧,臣担心只凭后军是无法顶住敌军的进攻!”张世杰虽然不清楚陛下所言的人海战术是什么东东,但是清楚一旦防线出现缺口,敌军便会蜂拥而入,那时再调援兵就迟了。

    “好,枢帅便令中军接手预备阵地,后军全部进驻一线!”赵昺点头道。

    “是,臣遵旨!”大规模调动军队同样是个技术活,稍有不慎就可能引起混乱,赵昺自知才能有限,因而才要张世杰要亲自指挥。

    “陛下,敌骑已经进入小型弩炮射程,步军距壕沟还有七百步!”观通手报告道。

    “令火箭营集中火力打击敌步军,弩炮发射开花弹阻击敌骑军!”赵昺下令道。他已经料到敌军很可能会在久攻不下的情况下动用人海战术,因为在武器简陋,缺乏现代火力强大的武器的古代,持续作战能力不强的部队,多波次密集进攻显然是很容易选择的战术。

    可由于传令手段原始,指挥员往往本能的把突破口选得小一些,另一方面,进攻需要组织者对部队进行有效的控制和指挥,必须用尽量多的兵力兵器迅速进入突破口展开强有力的进攻,所以进攻面不会选择的太大。火箭弹适于对密集目标进行杀伤,不过由于准头太差,又难以对小范围的目标保证较高的命中率,因此在敌集结进入攻击位置的时候便是最佳攻击时机……(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