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泉州城内外宋军热热闹闹的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而被占了窝儿的唆都却是自己在大帐中喝闷酒。形势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预估,起先得知宋军要攻漳州,自己风风火火的领兵前去解围,以为自己一到便能迅速击败敌兵。可没想到自己刚露头,马还没下便敌兵就开始撤退奔泉州去了,但连日奔走已经耗尽了他们的力气,根本没有办法立刻回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宋军扬帆而去。

    唆都当下就明白自己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计,心中虽然恼火,但是并不特别担心。因为泉州还有万余兵力防守,有自己的儿子坐镇,加上城池坚固想短时间攻下泉州并非易事。所以他休兵的同时又调集漳州军一同回援,以便故技重施能尽歼来犯敌军,对泉州前来求援的信使并没有理会。

    可回援的路却并不平坦,被敌军小股兵力频频袭扰,又被地雷封锁了道路,最后一段路足足走了三天才到。而这时的宋军已经完成了对泉州的包围,控制了周边海港,完成了对晋江江面的封锁,并已挖掘了两道城壕。让唆都感到欣慰和意外的是城池不是没有被攻陷,而是压根儿敌军就没有开始攻城。

    唆都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一看宋军的阵势便清楚此战不好打,因为无论如何宋军都处于不败之地。城池外围的两道城壕明显一道是为了拦截援兵,一道是防止城中的人突围。且自己水军尽失,若是战况不利宋军尽可安然撤离,而他们却毫无办法。但宋军一旦破城,自己却要面对两道城壕和坚固的城池,想复夺泉州城也是难上加难。

    唆都与蒲寿庚的关系正如赵昺所料,俩人并不和睦。蒲寿庚虽然献城降元,但是他知道其是迫于形势,而为了拉拢其主将董文炳不惜自降身份,不仅擅受虎符,还向大汗几次推荐由其主持市舶司为国取财。后来董文炳走了,他主持福建军政事务,为了防止蒲寿庚独占泉州,他将府治从福州迁到泉州,放在眼皮底下看着。但蒲寿庚有大汗撑腰,官职一升再升,几以他比肩,瞅着一个奸商就要爬到自己头上,他免不了进行打压。

    此时宋军围城,唆都一者觉得兵力不足难以突破晋江防线,二者也想给蒲寿庚点颜色瞧瞧,再让大汗看看一个商人能不能守住泉州。不过他还是一边调集周边各州府的兵力,一边准备渡江,并打击在江中巡航的宋军战船,没想到‘误伤’了南朝小皇帝,让其晚上一把火将营地少了不说,连视为利器的几门铜炮都给顺手抢走了。

    让唆都更没想到的是宋军次日便一战攻下了泉州城,从而占据了主动。而他也意识到自己判断失误,城池一失必将举国皆惊,大汗震怒,一边催促各路援军前来,一边另寻渡河地点到了北城,到了城下却一样犯愁。不管如何挑战,宋军就是背城而守就是不肯跨出城壕一步,靠的太近了便是弓弩伺候,往往有去无回,大军前去还未列阵,便是流星火袭击。结果城没攻下,还把营盘后移二里,防止晚上重蹈被焚的覆辙。

    几次试探攻击被击退后,各路援军云集城下,唆都想着要想迅速破城只能依靠里应外合,就在他加紧联络城中的蒲寿庚时宋军又先一步发起攻击,他眼睁睁的看着城中四起的狼烟却毫无办法,坐视蒲寿庚与自己的儿子被歼灭。随后混进城中的探子传出情报,蒲寿庚等一干官吏皆战死,接着小皇帝大开杀戒,连日间将与元廷有关联及参与献城的官商全部处斩,又血祭了被杀的宗子,令他欣慰的是自己的儿子虽然下落不明,却没有在被杀之列。

    说起来唆都还是挺佩服小皇帝的,能不惜代价为家人复仇,这倒是与他们蒙古人有仇必报的性子相像。而考虑到宋军该杀的也杀了,该抢的也抢了,能迫于大军压境的威压之下主动撤军,因为在此形势下,他也不想冒着巨大的伤亡攻城,在没有水军支援的情况下,去打一场难以获得全胜的战斗。

    唆都想的是不错,不过忽必烈得知蒲寿庚被杀之后勃然大怒,在江南主要战事结束两年之后,南朝余孽却愈发猖獗,不仅连败刘深、阿里海牙及张弘范等各军,还损兵折将,现在又再陷泉州,杀死朝廷重臣,大有死灰复燃之势。因而严令唆都一定要将这股宋军速速围歼于泉州,擒杀南朝伪帝,在便各国蕃商前来之时看到的是大元帝国的威武和繁荣,却不是动荡不安的江南。

    如今已经是四月下旬,五、六月各国蕃商便会趁西南风而来,届时泉州各港口将云集上万艘各地商船,而内地的大商也将贩运各种货物前来交易。这在西域商途被旭烈兀可汗控制后,元廷贵族获得各地奇珍异宝的主要途径,也是极为重要的财政来源,也难怪忽必烈生气,可留给唆都的时间却不多了,也只能豁出去干了……

    四月二十日,已经没有了退路的唆都下令丑时开饭,寅时列阵攻城。此时福州路各军云集,共有兵五万余,唆都令福州路达鲁花赤孟义领蒙古各军,福州路总管岳天祯领汉军,考虑到宋军的兵力并不弱于己方,唆都令集中兵力攻打西门。

    元军开始攻城。他们面对的首先是横亘在眼前四丈宽,丈余深的壕沟,按照攻城的常用方法一是架设壕桥,二是以土填壕。壕桥制造简单,一旦架设成功便能使大量军队迅速通过,便于集中兵力打破突破口,也是攻城方式的首选。一阵号角声过后,于城外二里许列阵的元军冲出一队弓箭手迅速前移至射程之内,他们将压制壕沟后边的宋军,掩护架桥的兵丁。

    待弓箭手进入位置,在后跟进的架桥军兵迅速越过弓箭手快速突进,他们高举着盾牌,奋力推动着壕车,欲以最快的速度靠近壕沟。距城壕五十步时,令人意外的是并没有等来如雨的箭矢,正当他们怀疑是不是敌军已经为自己的气势所慑,吓得拉不开弓的时候,脚下突然一声巨响,就觉的身子和壕车一样变成碎片一同上了天。只是他们看不见他们的身后的弓箭手也一同遭受了厄运。

    “大帅,这是什么?”岳天祯揉揉耳朵问道,此刻眼前已经是一片烟雾,五架攻城车已经散了架,成了一堆烂木头,未死的士兵惊慌失措的喊叫着往回爬。

    “震天雷,敌兵埋设的震天雷!”唆都面无表情地说道,“继续攻城,沿着刚才走过的路进攻!”

    “再上!”岳天祯一挥令旗,又是几队兵丁推着壕车冲出,不过此次他们谨慎了许多,不见注意天上又无箭矢落下,还要看着脚下有无异常。

    到达前次遇袭的地方,推动壕车的元军兵丁都不约而同的放下脚步,现场太惨了。地上是一个深有两尺,口广丈余,被熏得黢黑的大坑,壕车已经被炸的四分五裂,周围散布着破碎的尸体,还有几个未死的在地上挣扎、惨呼,让人毛骨悚然。但他们不敢停下脚步,推着壕车绕过深坑,此刻却最为担心的却是宋军不但没有发动攻击,反而静默不动,连个人影也看不见,这恰恰说明前面仍有埋伏。

    “陷坑……”走在右侧的一架壕车,车轮突然往下一沉,在边上推车的兵丁大喊了一声,脚下一空也跟着坠了下去。紧跟着‘轰隆’一声,壕车的一个轮子也陷了下去,好在壕车大只掉下去个轮子,却也歪斜了半个车身,再动弹不得。

    ‘啊……’

    ‘啊……’车身歪斜,为了防止被砸到,推车的士兵急忙向两旁跳开,可却觉的脚下一痛不知被何物刺穿,机灵的知道中了埋伏不敢再动,有的剧痛之下扑倒在地,身体又被无数埋于浮土之下的竹签刺穿,鲜血狂喷,顷刻丧命。一时间一群人谁都不敢再动,呆立在现场。

    ‘嗖嗖……’这时城壕边胸墙后的宋军弓箭手突然出现,射出一阵箭雨将那些元兵覆盖,而后又有火箭射出将壕车点燃。

    “再上!”唆都的脸抽搐了几下再次下令道。

    “大帅,如此进攻不行啊!”岳天祯担心地道,他们连壕沟的边都没摸着,便已经死伤数百人,即便他们人多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损失。

    “宋军狡诈,如果今日停止进攻,明日便又重新布置,我们死的人会更多!”唆都厉声说道。

    “是,末将遵命!”岳天祯咬着牙说道,挥舞令旗再次进攻。

    也许是宋军的机关埋伏用完了,待他们一靠近百步之内便发射弩炮将壕车尽数摧毁,往复几次皆失败,预备的二十余家壕车全部被摧毁在阵前,而此刻已经时值正午,却无寸进。眼瞅着城池就在眼前,进攻却迟迟不见功效,士气难免受的打击,而大热天的在太阳底下站着又饥又渴实在是不好受。

    “步军轮番休整,进食。以骑军填壕!”唆都看看天,又瞅瞅有些急躁的众将言道。

    “大帅……”孟义听了惊道。

    “大汗严令月底必须收复泉州,你要违旨吗?”唆都厉声道。

    “大帅,末将不敢,宋军强弩厉害,以骑军填壕必损失甚多,不若另想办法!”孟义争辩道,他清楚以骑兵填壕是蒙古人当初进入中原时常用的方法,就是以骑兵驼带柴草或是土袋,快速靠近壕沟将柴草、土袋抛入城壕中,如此反复直到填出一条路,但是往往也损失巨大。

    “你有何办法?”唆都问道。

    “驱民填壕!”孟义言道。

    “如今江南已是我们大元之地,大汗有令不得随意屠戮百姓,难道你忘了吗?”唆都听了皱皱眉言道。

    唆都也知道这种方法,那也是极为残忍的,说起来就将周边的百姓全部抓来,然后以兵驱赶在前填埋沟壕。防守的军将若是心软不肯开弓放箭射杀百姓,那就只能眼瞅着城壕被填平,直到城下。更为残忍的就是将百姓直接赶到沟里,以人为填充物,直到将壕沟填平,后续的军兵踏着死尸攻城。当年蒙古人就是采用这种方法横扫西亚、荡平中原无数城池的。

    不过在南下平定江南之战中,忽必烈听取了汉臣们的建议,一改以往血腥屠杀震慑的方式,而是以怀柔政策安抚民心,以便减少抵抗,能够迅速完成统一之战。在夺取江南后为维护统治更是颁布一系列法令,禁止随意屠杀百姓,以保持江南的繁荣,获得更多的财富,因此唆都对驱民之计也不敢滥用,以免激起民变。

    “末将知道了!”孟义说起来也算不得蒙古人,而是山东济南人,充其量算是北人,但是镇守一路的达鲁花赤起初都必须是由蒙古人担任的,其能做到此位置上也是因为立了大功,却变得比蒙古人更为凶狠,他听了后咬着牙道。

    “记住,宋军弓弩强劲,切不可大队兵马齐进,而是要散开队形,抛物时马速不减,快去快回!”唆都通过与宋军几次接触也找到不少经验,明白其靠的正是流星火和劲弩巨大的杀伤力攻取的城池,因而要避开正锋,不可强撼。

    “末将遵命!”孟义躬身接令道,然后摆动令旗调动军队准备柴草填壕。而他也明白其实攻城骑军的作用很小,战马怎么着上不了城,而城中道路曲折,战马也跑不快,冲击力大减,其主要作用在于堵截突围出城的敌军,追击溃逃的敌兵,填壕这活儿也只能由他们做了。

    命令一下,蒙古骑兵以百人队为单位拉开距离,以散骑的形式出击,快速靠近城壕后立刻投下柴草,马速不减兜个圈子便回,由于他们速度快,想要瞄准他们并不容易,而队形松散,覆盖射击也难以对他们造成重创……(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