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子时的更鼓声响起,已经是四月十八日了。案上的文牍终于批阅过半,赵昺放下笔揉揉眼睛,又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这些文件还是经过军机处筛选过后送来的,更多的是有关在泉州抄没的叛逆的家产及拟处判决。按照大宋律判处死刑的要经过大理寺的会审后,呈皇帝御批才能执行。但现在处于战时,他要求以军法处置,以文天祥、高应松及蔡完义三人会审,将结果呈报军机处,或杀或关由他御笔批阅后即刻执行。

    赵昺御笔勾红,天一亮又将又近千人被处死,这些人多是参与泉州血夜的左翼军军将、士兵以及蒲府的家将和私兵,他们虽没战死,但也躲过一刀,血债终归要以血来偿还的。而他们三服之内的近亲、家眷皆被株连,送往琼州服苦役或入官为奴。当然这不符合现代法制‘一人做事一人当’的原则,但在古代绝对是宽大为怀了,谋逆之罪那是十恶不赦之罪的罪首,九族要皆被处死的。

    这个夜晚不仅是赵昺,而注定全军上下也是个不眠之夜。现在城外虽然接战几次,但是规模都不大,更像是威胁和试探性攻击。他知道蒲寿庚一死,唆都并不会难过,而会感到高兴和轻松,毕竟其控制着中国大半的海外贸易,深受忽必烈器重,那他这个首官当的就比较尴尬了,既要利用和戒备,有些时候又不得不看蒲寿庚的脸色行事,受些窝囊气,其一死再无人能挑战他的权威了。另外百家奴还在南军手里,唆都难免投鼠忌器,担心其被南人所害。

    但赵昺知道唆都可以缓攻,而泉州失陷,蒲寿庚身死的消息其不敢隐瞒的,待传到大都忽必烈的耳朵里必会龙颜大怒。此事可不止是砸了其钱罐子的事儿,还让其颜面扫地,尤其是忽必烈早就宣布南朝已经覆灭,皇帝已经投降的情况下,这又冒出了个新皇帝不说,被泉州还给占了,而用不了几天番外各国海商将来朝贡做生意,却发现换了主人,那忽必烈的里子和面子岂不都掉到脚面上了吗!

    现在攻取泉州已经过去七天了,赵昺明白以元廷建立的驿传系统效率,忽必烈严令收复泉州、剿灭自己的圣旨恐怕已经过了长江,很快就会到达泉州,唆都也必将发起总攻。现在趁这难得的罅隙,必须将战利品迅速送出城去,因此他吩咐采用边清理边装船的方式进行,而当下蒲府中也是车来车往的在搬家,然后还得用他们家的船给送回琼州去。赵昺觉着蒲寿庚若是活着都得给气死,可就是不知道师斯知道了还能否忍得住?

    因为蒲府中的暗道还没有摸排清楚,而皇帝又不肯走,为了保证他的安全。大家便让陛下移驾到了中堂的二楼,一者刺客即便能从暗道潜入,也难以靠近陛下;二者,刺客从上边来,也得先下到三层,依然无法靠近。而此时不仅各个出入口有岗哨,中堂的一楼和三楼都有侍卫值守,屋顶上也布置了弓箭手,二楼上更是有近卫严密警戒,全方位无死角的布防。

    “陛下,不要靠近窗口!”

    “这太闷热了!”现在是仲夏的天气,又靠近海边,本就潮热。虽然晚上要凉爽些,但为了自己的安全计,赵昺被安置在一个只有一面有窗的房间中,且为防止刺客通过窗上的影子以弓弩袭击,还将所有门窗都挂上了厚厚的帘子,让人无法窥视内部的动静。而赵昺热的难受,走到窗边想开个缝儿透透气,却被跟在身边的倪亮制止了。

    “陛下,忍忍吧,要不咱们便回船上!”倪亮面无表情地说道。

    “难道你不热吗?”倪亮给出的两个解决方案,赵昺一个也不能接受,他满脸堆笑的对还披甲的倪亮道。

    “热,可先生说了,热也不能开窗,免得被刺客所乘!”倪亮老实地回答道,可结果依然是不行。

    “唉,真拿你没办法!”赵昺叹口气,知道再说也没用,现在应节严的话其也是会遵守的,他赌气般的将身上的丝袍脱下,光着膀子坐到书桌前继续熬眼儿,好在屋中只有王德和倪亮两人,倒也不影响观瞻。

    “都是那师斯害得陛下,抓住他必将他碎尸万段!”王德明白自己也说不动倪亮,他过来给陛下擦擦额头的汗,又亲自打扇道。

    “抓住这小子,朕要亲手打断他身上的每一根骨头,方解心头之恨!”赵昺也接过话头道。

    “陛下也恨他?到时小的一同去打断他的手脚,也解解恨!”王德听了一愣,自他到陛下身边伺候,还未听其说过如此的狠话。

    “这厮虐杀我皇家宗室,而朕为外宗正竟不能护得他们周全,真是惭愧,若不能亲手为他们报仇,朕如何立于这天地间!”赵昺在公文上又批上了个大大的杀字,恨恨地道。

    “我也帮着陛下打他!”倪亮在一旁也瓮声瓮气地道。他知道即便陛下继位后没有下诏除去这个有名无实的外宗正,也无另外任命,而是一直由自己挂着,想来对宗室遇害之事一直耿耿于怀,要保此仇。

    “好,咱们一起敲断他的骨头。”赵昺看看两人笑着道。

    ‘当、当、当……’三人正商量着用什么方法敲断师斯的骨头,让其痛苦万分,却又一时死不了的方式时,外边突然传来警钟声。

    “禀陛下,都统,有敌乔装潜入府中,被发现后杀死哨兵,发生混战。当前来敌数量不明,目的不明!”正当他们准备遣人查问时,侍卫营一队统领张盛进来禀告道。

    “保护陛下!”倪亮听到了立刻将刀拔出挡在小皇帝身边大声喝道。

    “陛下,快躲躲!”王德四下瞅瞅,这屋子里除了一张床,就是一副书案和一个软榻,唯一能藏人的地方也就是桌子底下了,他拉着陛下的手就往下钻。

    “不要慌!吩咐各处警戒就地防守,不要乱动,另行抽调机动力量搜索围剿,以防为敌所乘!”那么丢人的事情,赵昺怎么会做,他甩开王德的手吩咐道。

    “张盛,按陛下的吩咐做,你们守住门窗!”倪亮脑子慢还没有想通是怎么回事,但他知道陛下脑子比自己好使多了,定不会错的,让张盛前去传令,让随后赶到的法正率领一组近卫留在房间保护陛下。

    “遵令!”各人领令马上前去安排。

    “阿弥陀佛!”

    “陛下!”

    “陛下!”同在中堂轮值的应节严、文天祥相继赶到,而来的最快的还是元妙。

    “快走,这里不能待了!”赵昺见这么多人涌进来,反而不高兴了,皱皱眉言道。

    “陛下……”

    “不要问,赶快走!”文天祥十分不解,这么多人前来护驾,可小皇帝却要离开,赵昺却没有时间跟他解释,扭头当先出门,众人也只能左右护住跟着出来了。

    这次袭击来的突然,但赵昺知道自己的乌鸦嘴又说中了,师斯一定是难以忍受这种屈辱,令人冒险前来刺杀自己。而行刺这种事情最困难的地方不是杀人,却是确定目标在何处,此前他们的安排可以说妥当,刺客即便明知目标就在这楼中,但他们在城池被占领,满大街都是‘敌人’的情况下是没有办法出动更多的人手的,更不能击杀所有警卫,逐间搜索来杀自己。

    因此赵昺在接警之后,才会吩咐所有的人都不要动,一个是防止敌人趁警卫动作,防线出现漏洞之际潜入楼中;另一个便是侍卫们警卫接警后第一反应便是前来护驾,那么同样也将自己所在位置暴露。若是所有警卫都不动,敌人便无机可乘,而这府中除了自己的侍卫营,还有上千的中军士兵,很快就会完成合围,将刺客一个个的找出来,自己也就安然无恙。

    不过现在一帮人听到警报,呼啦啦都跑来护驾,却不知是好心办坏事,将自己所在完全暴露,不仅威胁到自己的安全,反而将他们也都至于危险之下。赵昺不相信那些刺客都是傻瓜,他们肯定也在暗处预备了远程打击手段,一旦确定目标便会发起攻击。谁知道刺客准备的弓弩,还是火箭,或是哪个穿越者带来的导弹,免得将大家一锅端了,所以赵昺才让众人赶紧撤离。

    果然,赵昺领着众人躲进对面的房间不久,便有劲弩连发火箭自那扇独窗射入,不过射手一动便暴露了自己的方位,被布置在各处的侍卫营弓箭手射杀,潜入的刺客也很快被剿灭。而经过一番调查事件原委也迅速查清,这些刺客是在宵禁后袭击了一队刚刚入城接防的水军,然后换上他们的军服,并获知了口令,便又冒充搬运货物的水手混进了蒲府。

    这些刺客进府后欲靠近中堂,被中军外围哨兵拦住盘查,而他们又称自己是侍卫营的前来换防。如此一来漏了馅,因为当年太穷,连头盔都没有,赵昺因陋就简给琼州军设计的军服从外面看基本一致,只在细节上有些区别,以胸章的颜色划分官阶,以头巾颜色区别各军。后来虽然有钱了,但军服的形式并没有改变,配发头盔后,头巾便改成了领巾。

    后各军都经过多次整编,各军名称虽然改变,可传统并没有变,水军的头巾依然用的蓝色、步军是红色了,辎重军的是黑色的,护军是黄色的。而这些刺客自称是侍卫营的,却系着水军蓝色的领巾,自然就穿帮了。不得已之下刺客们便由暗转明发起了强攻,不过他们在之前还是埋伏下了暗子准备趁乱完成刺杀任务,可还是功亏一篑。

    情况基本明了,但遗憾的是未能生擒刺客,他们在重伤或被围后觉得突围无望就立刻自杀,因此并未能获知他们到底是想杀谁,当然也不能知晓是如何与师斯联络,又藏身何处了,共有多少人这些信息了。

    “幸亏陛下机敏,才躲过这一劫!”清理完刺客,也搞清楚了原委,文天祥心有余悸地说道,“可陛下又如何获知我们已经暴露的呢?”

    “嘿嘿,因为朕怕死,觉的换个地方保险,阴错阳差的便躲过去了。”赵昺笑嘻嘻地道,他知道自己若是说明必然让他们尴尬,便自我解嘲道。

    “虽然侥幸脱险,陛下还是尽快转移到船上吧!”应节严在旁言道。

    “先生不必担心,朕进城并无几个人知晓。那些刺客此来的目标也并非是朕,更多是师斯出于报复才让人前来捣乱,刺杀位高官,予以震慑。而这里设防最为严密,理所当然的以为这里住的必然是大官,误打误撞的让朕碰上了!”赵昺摆摆手言道。

    “即便如此,也不能再让陛下以身犯险,必须转移到船上。”应节严听了点点头,表示同意陛下的分析,但是依然坚持要他回船。

    “陛下,应知事所言甚善。城内尚不安稳,还是早些上船,以免再有意外发生。”文天祥也劝道。

    “呵呵,此刻朕更不能走了!”赵昺又笑了,“此刻朕若是离开,一则此次行刺也可能是师斯在试探,正式想将朕吓走,而其正好在路上派刺客袭击;二则,朕此刻走了就表明朕怕了,那岂不让人瞧不起,以为朕弄不死他!”

    “那陛下以为如何?”文天祥想想小皇帝说的不无道理,不管怎么说在这蒲府中有众军保护,要比在路上风险小的多,可总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

    “当然是将师斯挖出来,杀了他,永绝后患!”赵昺摸摸下巴瞪着眼说道。

    “陛下已经有了办法?”倪亮听了精神一振道,他毕竟自己的主要任务就是保护陛下,若是出点什么事情自己是万死莫赎。

    “嘿嘿,还没想好,睡一觉再说!”赵昺做了个鬼脸笑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