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看看郑虎臣心中真有些不忍。自他决定打泉州以来他忙,大家也都很忙、很累,忙着调动军队,准备军资,布置留守等等。事务局却应该是最忙的,他们提前介入工作,不仅要侦察泉州的敌情,还要收集政经情报,查清民情及可利用的资源,为制定战役计划提供所需要的资料。到达泉州后,事务局的力量又放在侦察周边敌军调动情况,行进速度和联络城中潜伏的探子,获取最新的情报。

    城池攻下来了,又出了行刺陛下这档子事情,害得郑虎臣从琼州千里迢迢来护驾,马上赵昺又派给他大量工作,光审讯俘虏就够他忙得了。当下自己虽然忙,可还是有时间小憩一会儿,吃上热饭的。郑虎臣昨晚到现在只怕连眯一觉的功夫都没有,可一声招呼又陪自己在这里动了半天脑子,然后又得拎着脑袋上阵去给他谋财。再给他派事儿就显得太不近人情了,可这事儿又十分重要,必须提前运作。

    “陛下,尽请吩咐!”郑虎臣看陛下欲言又止,再次施礼道。

    “王德!”赵昺摆摆手让郑虎臣免礼,冲门外喊道。

    “陛下!”一直在门外值守的王德一溜烟的跑进来说道。

    “你马上让膳房给郑主事准备晚膳,要丰盛些,要快!”赵昺吩咐道,“先给郑主事上茶,把从蒲老贼那里最好的茶再包上一些!”

    “是!”王德立刻遵命道,又向郑虎臣报以意味深长地一笑才离开。

    “这……”

    “都是朕粗心,刚说话了,忘记你连午饭也没吃,合着一块凑合吃吧!”赵昺见郑虎臣还想推辞,打断他的话说道。

    “谢陛下,茶就不必了,属下一个粗人哪里能品出滋味!”郑虎臣赶紧施礼道。

    “呵呵,朕也品不出滋味,权当喝着玩儿解渴吧!”赵昺拿起桌上早已凉透的茶水一饮而尽笑着道。

    “谢陛下,臣就不恭了!”郑虎臣也笑了,蒲府的茶自然都是好的,陛下又要最好的,肯定更是价值不菲,却只是让自己喝着玩儿,只这份亲近就让他诚惶诚恐了。

    “这件事虽然简单,却事关重大,关系到朝廷未来几年,十几年发展的大事!”赵昺认真地说道。

    “属下恭听圣谕!”郑虎臣见小皇帝说的郑重,也正色道。

    “此次攻打琼州,我们要的不仅是物资的补给,还有就是人口!”赵昺言道,“泉州人口多,琼州人口少,因而朕想让他们转到琼州去,但是又不能强行将他们绑去,就只好让你做些事情了!”

    “人口?!陛下请讲!”郑虎臣听了皱皱眉言道。谁都知道泉州与琼州相比,那就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现在陛下想将天堂上的人都给弄到地狱去,又不能用强,自己反正是做不到。

    “你暗中派人去吓唬吓唬他们!”赵昺小声说道。

    “吓唬?!怎……怎么吓唬?”郑虎臣眼瞪的比鸡蛋都大,他不知道泉州百姓能不能被吓住,反正自己被吓住了,他结结巴巴地道。

    “很简单,你就派人暗中散布流言,称此次鞑子遣重兵前来增援泉州,朝廷很可能立不住脚,还要撤回琼州的。但是因为蒲寿庚死了,他们要以泉州百姓为其殉葬,破城之日便是屠城之时。”赵昺小声说道。

    “陛下,管用吗?要知道故土难离啊,而咱们琼州又……”郑虎臣有些不大相信地道。

    “呵呵,绝对管用。当年咱们用假钞祸害忽必烈的事情你忘了?而人生之大事莫过于生死,他们会在生死和富贵间做出选择的。”赵昺笑笑道,但也满是苦涩,自己真是够损的,‘逼’人背井离乡的事情都干的出来,但是想想那位伟人说的好,要想胜利就得有牺牲啊!

    “属下懂了!”陛下一提俩人利用谣言狙击元廷至元钞的事情立刻有了信心,使劲点点头道。

    “意思就是这个意思,但是不要将消息一下子都放出去,盖子要一点点解开,千万不要让人误会咱们王师不堪一击,那就适得其反了!”赵昺又叮嘱道。

    “属下明白,陛下的意思是要散布恐怖之时,还要告诉泉州百姓,咱们王师那是威武之师,仁义之师,只是由于敌人太过强大,才不得不撤离泉州的。但为了百姓,陛下还是不惜牺牲要掩护百姓撤离。”郑虎臣想了想说道。

    “ok!知朕者虎臣也!”赵昺一拍桌子大声道。

    “属下这还是在陛下开导之下才想到的吗!”ok是什么意思,郑虎臣没有听明白,但后半句却是听得明明白白,知道自己猜对了小皇帝的心思。但这个知己万万不敢当的,恩宠过多也不是好事,能做个活着的狗腿子才是最重要的……

    话说完了,饭也准备好了,赵昺让郑虎臣出去用膳,自己找个舒服的姿势想了想还有什么遗漏之处。但很快又释然了,他算是想明白啦,做事之前虽然做了充分准备,但结局却往往要靠运气。自己跌跌撞撞的走到现在,若说没有运气的成分也说不过去。可关于移民的事情却不能靠运气,若是失败了,革命最少晚成功十年。

    赵昺十分清楚如果不以三五年、十年、二十年为单位去看历史,而是以一个更大的尺度去看待一个时代的发展,决定一个社会未来的最终还是人,能过有多少人口从事生产。不管是古代或者现代,人口数量不仅直接决定了社会经济的规模,也和社会分工体系的复杂程度,或者说先进程度密切相关。

    当然这可不是赵昺反对‘计划生育’政策,而是事实如此。他作为现代人,又是从事技术工作,深深的体会到一点。现代工业的发展趋势是分工越来越细,产品越来越复杂,基本配件越来越多。要保证工业的正常运转,把工艺锁在图书馆里,指望用到的时候再去查是不行的。就算查到了还有个熟能生巧的问题,更不可能有进步——没有人能基于不懂的知识进行二次开发。

    因此,在工业的核心部分里,平均每个基本配件要至少对应一个专职人员来储备并改进生产工艺,这个人还要带一个徒弟,花上十几年时间口传心授把工艺诀窍传承下去。随着工业化的发展,核心产业所占用的工业人口和工业技术的复杂性,以及基本配件数量在同比例增长。

    而一个完整的社会不可能只靠一个核心产业自己构成,还需要消费品工业、建筑业、交通运输、商业、服务业、行政、军事、社会保障等第三产业,以及采矿、农业等初级产业部门的劳动力来配合。这些人配齐了,整个工业体系才能顺畅地运转,同时每个社会成员才能拥有相对轻松而丰富的生活。再加上这些劳动力抚养的子女和老人,大致可以估算出一个独立工业体系所需的人口大约是基本配件数量的十倍,最少也不能少于五倍。

    比如第一次工业革命时只有蒸汽机这一种动力,而当时最复杂的工业品无非是铁甲舰,一条铁甲舰有几十万种零部件,所以当时的一个工业国需要近百万人来满足核心产业,最小的工业国比利时也有四百万人口。到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后增加了电器和化工两个大门类,工业体系的基本零部件种类也随之翻了几倍,已经要近千万核心产业劳动力才能维持工业体系完整了。此时列强中已经不再包括比利时之流了,人口最少的法国是四千万人,而且法国的工业体系也不完备,被六千多万人的德国打上门来就必须在英美的支持下打第一次世界大战。

    到“二战”期间,基本部件增加到几百万种,对应的是六千五百万人的德国可以发动战争,法国则在开战后一个月出局。但德国也必须放弃研制生产诸如战略轰炸机、航空母舰和原子弹这样的超级武器,人口规模差不多的日本能造航母却造不出像样的坦克,日本造的机枪和手枪连伪军和土八路都鄙视。海上地面两边都行的只有人口上亿的美国一家。苏联在海军技术上缺乏储备,不过造坦克、大炮、火箭炮总能压德国一头。

    等到世界进入核时代,一套完整工业体系需要由上千万种工业基本配件构成,这决定了只有人口上亿的工业国——也就是美苏才有资格成为世界一级,其他工业国只能做附庸。这段时间尽管英法同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拥有战略核武器,但也只能面对江河日下的命运。而苏联人口始终比美国多出三成左右,所以尽管底子薄,也能逐步地和美国达到战略平衡。不管美国造出什么样的先进武器,苏联也会在几年后迅速赶上,而且数量上往往还要压倒美国。

    到了冷战中后期,工业配件数量进一步增加到三千万种以上,美苏各两亿左右的人口被各种工业部门完全占满,工业人口规模比技术、产业基础更为重要的特征愈加突出,人口增长缓慢的国家很难再往更复杂的工业社会发展了。欧洲不得不走向一体化;美国把民用产业向国外转移,同时用金融手段继续占有这些工厂的产品,养活本土人口。

    人口缺乏也使苏联不得不把有数的人口都集中到军事工业和重工业上,这相当于在不引进移民、不增加农业和社会福利压力的前提下,增加了本国工业人口。但是苏联的民用工业长期萎缩,各种配套体系一时也建立不起来,这样一来,还有谁去生产消费品,还有谁从事服务业呢?生活水平再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提升,努力工作之后得不到回报,任谁也会失去耐心的吧!于是苏联解体,成为历史。

    在技术落后的古代人口更是生产力组成的重要部分,无论是历朝历代统治者,还是乱世割据的军阀都将人口视为战略资源,通过各种手段聚拢人口。三国时期的诸葛亮七擒孟获平底蛮部,最根本的出发点也是获得人口,补充军力,只是做的好看一些。

    赵昺占据琼州后同样面临着人口短缺的问题,现在他们有兵十数万、大小官吏上万人,这些人可都是不事生产只消耗物资的人。而琼州现在人口不过四、五十万人,其中还包括那些不服从统治的俚人,及老弱妇孺,即便如此计算几乎也是一户养一兵的水平。可正常情况下是十户养一兵,因此这个比例是极为悬殊的,若不是赵昺先打广州,后来又坑又骗,小朝廷早就破产了。

    但这还只是正常维持的情况下,现在行朝时刻面临战争,而打仗就会死人,那就需要从现有的劳动力中征募。可每招募一兵便少一个生产的人,如此便进入了恶性循环,直至生产停顿全民皆兵。可当兵的要吃饭、穿衣,打仗也需要武器、盔甲,有人输送物资,但是已经无人可用。所以赵昺以为维持一个政府的运转和开公司差不多,不仅要有钱,而其要有人。如今规划有了,项目有了,场地有了,董事会也选出来了,骨干也都到位了。当前‘投资人’也有了,资金也到位了,缺少的就是工人了。

    为了能招到人,赵昺也是拼了。善待百姓,实施人正,鼓励军属前来探亲,那不仅是处于稳定军心、民心的需要,也都是潜在的生产力。不过这远远不够,毕竟亲情难舍、故土难离,想让这些人都跟着自己走,只靠这些是难以招募到足够的人口的。为达目的,他也只能动歪脑筋,打坏主意,而蒙古人恰好挺配合,杀烧掳掠那是标配、屠城灭族都是小菜,这话说出去没有人不信,他只需要顺水推舟,煽风点火就能把恐怖的气氛制造的无限大,将百姓们吓的投入自己的怀抱……(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