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蒲寿庚也算活的明白,想以自己的一死保住蒲家的富贵,可他依然认为即便宋军能攻下泉州,也难改亡国的结局,天下依旧是蒙古人的天下。因此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别无选择的只有以自己的死,来换得元廷对蒲家的善待,从而能东山再起。

    在交待了后事,送走了一家老小后,蒲寿庚又回到了礼拜寺中,将府中剩余的兵力皆调集于周围准备做最后的抵抗。此刻宋军清扫完外府,完全控制了东西两路后,开始向内府集结。他们首先从后苑炸开围墙打开突破口,逐步向中心推进。

    内府房屋密集,亭阁林立,又有塘池环绕,这时弩炮已经无法使用,大部队也难以展开,只能逐屋扫荡争夺。而防守内府的是蒲家豢养的家奴,他们其中多是家生子,世代生活在蒲府,早已结成利益体,所以抵抗也最为顽强,从而爆发了攻城之后最为激烈的战斗。

    “赵都统,天马上就要黑了,陛下称若是中军不行,他将调护军上来解决战斗!”张世杰来到中军设在后堂的指挥所,一进来便不客气地道。

    “枢帅放心,我们现在已经攻占了内府的花园、控制了仓廪,夺取了后院,正向中院进攻!”赵孟锦听了赶紧报告道。

    “夺取城池才用了半日的时间,这么个院子却一日还未拿下,这仗怎么打的!”张世杰冷着脸道,显然对中军的攻击速度依然不满意,“如今唆都大军已经到达城北,发起数次攻击,虽都被击退,但最迟明日敌其他各路援兵也将到达,攻势将更为猛烈。届时中军将作为预备队,随时增援前、后两军,可你这里战事迟迟未决,又如何担当重任?”

    “枢帅,这内院道路复杂,四通八达,攻入后如同进了迷宫,那些敌兵却十分熟悉。往往刚刚清理完毕,可转眼又有敌兵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从背后袭击我们,只能反复清剿,因而进度缓慢!”赵孟锦解释道。

    “嗯,你们的伤亡如何?”张世杰看看战场知其说的不错,他也知道巷战是最为艰难和残酷的,脸色稍缓问道。

    “不瞒枢帅,此间敌兵抵挡甚是顽强,真是不死不休。我们人数虽众,但难以展开,只能死打硬拼,伤亡已达四百余人。担任主攻的皇甫营,指挥使重伤仍不肯下撤,由副将暂代,五个都头已经两个阵亡,底下的队正、伙长伤亡三分之二,几乎换了一个遍儿,现在陈副都统在前边督战!”赵孟锦脸色黯然地说道。

    “那为何还不撤下来休整?”张世杰诧异地道。按照其统军的经验,一支部队若是伤亡一成,战斗力将大为下降,便不能在担任主攻;伤亡二成,就必须撤下来休整,不能再战;伤亡三成基本上就溃不成军了;而基层军官如果伤亡过重,一军将很快丧失战斗力。而他知道赵孟锦也是行伍出身,担任过一府之军的都统,这些事情怎么会不懂呢?

    “上去的几个指挥都杀红眼了,撤不下来。他们都言泉州乃是陛下曾经的封地,而自己深受皇恩,不夺下蒲府绝不收兵!”赵孟锦有些无奈地言道。

    “陛下真是帅才,小小年纪便统军有术!”张世杰都不得不赞一句。

    “中军那是陛下一手打造,以亲军自视,无不唯陛下之命是从,定当为各军典范,不能让陛下失了颜面。”赵孟锦肃然道。

    “嗯,如今这么打下去不行,进展太慢不说,伤亡也太大,必须改变战法!”张世杰点点头道。心中暗惆有这侍卫亲军在,朝中何人也难以撼动陛下的地位了。

    “还请枢帅指教!”赵孟锦倒是不在意张世杰插手指挥之事,陛下有句话说得好,不管是谁只要说的对咱们就听,管他是贩夫走卒,还是乞丐和尚。何况其乃是一军之首,作战经验丰富。

    “咱们兵力占优,各军可轮流攻击保持战斗力,另外占领一处便留兵巩固一处,防止敌兵去而复返。另外要以弓箭手占据制高点,控制各个路口,不仅可以截杀逃跑的敌军,还能防敌暗中从侧后偷袭。各军齐头并进逐渐收缩包围圈,将敌驱赶到一处,聚而歼之!”张世杰在桌上连画带说解说道。

    “枢帅一席话,末将茅塞顿开,我马上重新调整部署,再度攻击,定在天黑前擒杀蒲贼!”赵孟锦听罢言道。然后召集军中各统领布置任务,重新组织进攻……

    蒲寿庚也是发了狠,将府中所有男丁召集起来发放武器、盔甲,然后将银库中的金银抬了出来任兵丁们自取,愿意拿多少便拿多少,他想以此激励兵丁做最后的顽抗。初时确实取得了不错的效果,甚至打了几次反击,将宋军挡在礼拜寺的外围。但在宋军的强势攻击下,渐渐失去了势头,一步步退入寺内,点检之后连府中的奴仆算上也不足三百人了。

    “将这些金银抛下去,待敌兵捡拾、争抢时,你们发箭将他们射杀。现在左相已经猛攻北城,只要我们坚持到天黑,便能在左相的接应下突围出去!”田真子被乱箭射杀、夏璟身死、孙德胜叛降,蒲寿庚令林纯子指挥各部做最后的抵抗。其因为援泉州城有功被授予达鲁花赤之职,监察泉州军务,级别相当于千户。当下城北杀声阵阵,他借此鼓动残兵做最后的抵抗。

    “真主啊,救赎你的子民吧……”此时的蒲寿庚沐浴之后,换上了一袭白衣独自进入礼拜厅,面对圣像真诚祷告,希望真主降临救护自己,宽恕他的罪恶,接引其进入天堂,庇佑蒲家能重振家业。但他的祷告似乎没有起到作用,宋军仍在向前逼近,流矢不断穿过窗户射进厅中,落在他的身边。而‘活捉蒲寿庚,报屠城之仇’的喊声不绝于耳,想想那些被自己亲手杀死的宗子们,他突然打了个冷战,自己罪恶太深,只能永堕地狱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