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叛了,他居然也叛了!”内院高阁上的蒲寿庚眼见外院全面失守,孙胜夫拎着夏璟的人头请降,气得浑身乱颤地吼道。

    “知事,待小将下去宰了这忘恩负义之徒!”在一旁护卫的家将王与抱拳道。

    “你……还是罢了,任他去吧!”蒲寿庚扭脸打量了下王与摇摇头道。

    “知事,怎么就能算了呢?那厮受家主大恩,在此危难之时居然杀了夏都统降了南朝,若是放过他,知事将如何御下,兄弟们也不服啊!”王与义愤填膺,唾沫星子乱喷地道。

    “父亲,那厮居然早有叛降之意,居然将家人全部暗自转移出府了。”这时师斯怒气冲冲地上阁来说道。他一得到孙胜夫叛降的消息,立刻带人去杀其住在府中的家人,以泄愤怒,可待砸开门一看已经是人去屋空,金银细软全部卷走了,就剩下些粗笨的家什。

    “唉,大难临头各自飞啊!”蒲寿庚叹口气道,他没有想到自己也会落得如此境地,“王与,你速去将府中家眷全部转移到后苑崇善堂中,那里还安全些,要好生安抚,切勿动粗。”

    “是,小将这就去!”王与施礼道,他答应的痛快,但脸上也露出不虞之色。

    “王与,将这个拿着,若是老朽不幸被南军所杀,这也算留给你的念想!”王与的变化虽然一闪即逝,但还是没有逃过蒲寿庚的眼睛,他从左手上摘下一枚戒指递给其道。

    “多谢家主,小将定不负所托!”王与见了眼前一亮,他可是知道这枚戒指仅镶嵌的那颗宝石就价值千贯,却没想到今日便宜了自己,他将戒指接过直接带在手上,看了看眉开眼笑地道。

    “去吧,不要误了事就好!”蒲寿庚暗自拉了一下师斯的手,摆手道。王与这才千恩万谢的带着几个人走了,阁中只留下蒲寿庚爷俩儿及几个站在一边的亲卫和下人。

    “父亲,为何不让我宰了他?还要重赏与他。”见王与出了门,师斯皱着眉头问道,他同样看出了王与的不满,当下便想将其结果,却被父亲暗中制止了。

    “大难临头各自飞,人心已经散了。那王与刚刚与我说要领兵去追杀孙胜夫,可以我看其是想一同投敌,因而被我找个理由留下了,给他些赏赐不过是稳定人心罢了!”蒲寿庚眼露凶光道,“你找人盯着点,其若有异动,立刻除掉。”

    “嗯。”师斯点点头道,“父亲,孙胜夫那狗贼深知我们府中的底细,其为了活命必会将府中的一切都告知小皇帝,对我们十分不利啊!”

    “我早就看出其是一条喂不熟的狗,留你在此便是商议此事。”蒲寿庚说道,“那厮诡计多端,定将府中秘密作为本钱讨价还价,以谋求富贵。当下还不会将一切泄露,你立刻带着几个子侄从暗道出府。”

    “父亲,出城的暗道不是皆被潮水淹没了吗?”师斯纳闷地说道。

    “当下城是出不去了,但是出府还是可以的。”蒲寿庚说道。

    “父亲,府中的密道孙胜夫那厮皆知,只怕早先一步告知小皇帝了,此刻出去无异于自投罗网。”师斯不解地道。

    “外人终是信不过的,我们府中的秘密怎能让那些奴才都知晓。在书房中有一条暗道只有历代的家主知道,此条暗道通往藩坊的一处宅院,又府中的亲信之人看管,并藏有些金银。你们出去后立刻将密道封死,不可再有,在城池收复之前不准离开宅院一步,你可曾记下!”蒲寿庚言道。

    “儿子记下了!”师斯对当前形势本也绝望,没想到父亲还有后手,大喜道。

    “大郎宣抚各国未归,也算躲过此劫;三郎已在围城前去了法石,那边积存着部分金银,虽然不多但也足够重振我们蒲家的事业的。若是他们皆有失,你要肩负起教育子孙,延续香火之责,万万不可再让他们介入朝廷之争,做个富家翁安度余生吧!”蒲寿庚语气沉重地道。

    “儿子谨记在心!”师斯急忙施礼道。暗叹姜还是老的辣,不动声色的已经将家事安排妥当,连他们的后路都留好了。

    “唆都那边是指不上了,待你出府后,我会将那些杀手放出去,即便要死也要拉上那小皇帝!”蒲寿庚恶狠狠地说道。

    “父亲,咱们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出府去,只要躲上几日。各方援军便会赶到,那小皇帝在泉州也待不长的,彼时泉州还是咱蒲家的天下。这里已经在南军巨弩射程之内,还是先下楼避避吧!”师斯听着父亲的话音不对,似乎带着决绝之意,而细思刚才所讲更像是再交待后事。他感觉不妙,赶紧宽慰道。

    “不必了,你们走吧!”蒲寿庚摇摇头,神色黯然的苦笑着道。

    “父亲,为何啊?”父亲的话证实了他的感觉,师斯大惊道,他知道蒲家能有今天的地位皆是仰仗其父,老头儿若是死了,蒲家地位定是一落千丈。

    “唉,当初为了保住蒲家的家业,我被迫叛宋降元,与赵官家结下死仇。我若是不死,其定不会善罢甘休,必会大索全城,你们也必备牵连其中;而失了泉州,又丢了百家奴,不说唆都不会放过我们蒲家,大汗也定要追究。以鞑子的本性定会将我们蒲家灭族抄家,可若是我死了,便是为元廷守城而死,就是大元的功臣,他们尚能善待我们蒲家。因此我不能不死!”蒲寿庚长叹一声道,前前后后的事情他早就看得明白,自己虽然富甲天下,但终斗不过朝廷,哪怕行将灭国的大宋朝,唯有自己一死才能让蒲家延续。

    “父亲……”师斯听罢更是惊得目瞪口呆,原来父亲早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他拉住其手跪地哭道。

    “不必多言,快走吧,宋军马上又要进攻了,那些私兵坚持不了多久的!”蒲寿庚拍拍儿子的手,站起身催促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