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孙胜夫提条件并不出赵昺的意外,这也是人之常情。他十分清楚,自己的身份虽是个皇帝,但实际上就比草寇多个正统之名,要钱没钱,要地盘没地盘,让蒙古人给赶的四处流浪;而蒲寿庚说是商人身份,事实上已经控制了整个中国海贸,即便没有蒙古人授予的官职,也称得上泉州的无冕之王,拥有的财富更是无可计数。其作为蒲寿庚的第一心腹爱将,其地位也自然水涨船高,现在肯背叛旧主投靠自己定然要有所回报。

    “哼,你以为有资格与朕讨价还价吗?你做过的事情,自己清楚,朕也清楚,杀你百次也不为过!”赵昺盯着孙胜夫看了好一会儿才言道。他看出其虽然摆出一副自信的样子,但闪烁的眼神还是出卖了自己,其还是心虚的。

    “陛下,草民自知罪孽深重,才恳请陛下饶恕。否则草民将一切告知,事后却又降罪,草民实在不敢冒险一试!”孙胜夫没想到小皇帝似乎并不将自己放在心上,心中大急,但他也知道做生意谁先露了底牌谁就输了,因而咬紧牙关依然不肯松口,舔舔嘴唇道。

    “呵呵,你还真是没有白跟蒲贼一遭,先保住自己的本钱再说,剩下的都是赚的了,这笔买卖无论卖点什么你都稳赚不赔。可不要忘了,你知道的,朕未必不知,想用一堆废话换取朕的承诺,朕岂不赔大发了。”赵昺撇嘴轻笑道,他从其行为动作上,业已看出其已经心虚了。

    “陛……陛下,草民所说的绝对物有所值,陛下所得绝对比草民这条烂命要多百倍!”察言观色正是孙胜夫所长,否则也不会在蒲府混到奴才头儿的高位。他听了小皇帝的话那是精神一振,小皇帝也是买卖人啊,那就有的谈了,想自己若是今天死了就在商场中沉浸一辈子了,怎么也能斗得过眼前的小孩子啊!

    “值不值,把货亮出来看看才能定价,总不能红口白牙的空手套白狼吧!”赵昺歪歪嘴轻蔑地道。

    “也好,若是草民所言对陛下确有助力,还请陛下答应草民的几个条件。”孙胜夫点点头道,至于小皇帝的态度他倒是不放在心上,谈买卖挣得是钱,自己当孙子又如何,只要价钱合适也不是不能做。

    “说说看!”赵昺仍是一副并不大感兴趣的样子说道。

    “草民获知蒲贼一个惊天机密,他欲行刺陛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孙胜夫即便每日耳染目睹也知道谈生意首先要放出个好东西,这才能唬住对方,自己才好加价。他想着这事情事关其小命,先放出来定能当下建功,自己正好凭此保住本钱,可话刚一出口便被打断了。

    “将其绑了,脖子上套个绳儿,从城上扔下去吊死示众!”赵昺招了下手说道。

    “陛下,这是为何?草民还未讲完,这真是个大秘密啊!”陛下话一出口,便立刻有侍卫上前将孙胜夫按住就上绑绳,倪亮用绳子挽了个套就挂在他脖子上。孙胜夫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边挣扎边喊道。

    “屁,还惊天的秘密,此事我们早就知道了,不就是蒲老贼用钱收买了几个杀手欲行刺陛下吗?你也参与其中,帮着蒲贼招募、联络了不少人,还从中收取了好处。是不是?”倪亮说着将绳套紧了紧,似是让其死个明白,冷笑着说道。

    “这……我还知道蒲家的财宝都藏在哪里啦!”孙胜夫没想到被自己视为最有威力的‘炸弹’,不但没有能吓住人家,倒把自己给震的不轻。小皇帝不但知道了蒲寿庚的计划,连自己借招募杀手之名,暗中从预付款中分成的事情都一清二楚,情急之下把准备的后手喊出来了。

    “扔下去!”赵昺听了抬头瞥了他一眼说道,“这也叫秘密,朕只要抓住蒲寿庚,或是什么像你这样的奴才,严刑拷打之下,只怕他二十年前吃过什么都会招了,还非得用你跟朕讲条件!”

    “陛下,草民不敢了,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小的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求饶过小的狗命!”孙胜夫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自己视为讨价还价的宝贝在小皇帝眼中竟然毫不值钱,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买卖找错了对象,其那是手握权柄的皇帝,不是普通的买卖人,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他一句话就能做到。

    “哼,算你识趣!”赵昺摆摆手,让侍卫退下道。

    “咳咳……谢陛下不杀之恩!”孙胜夫咳嗦了半天,弄得满脸都是鼻涕眼泪,这才缓过气来,再没刚才的从容,磕头道。

    “你的时间不多了,蒲府陷落在即,你最好将知道的尽快说出来,否则连机会都没有了!”赵昺让人将其架起来说道。

    “是,陛下。小的知道错了!”孙胜夫鸡啄米似的点头道。

    孙胜夫的心理防线被彻底击毁,赵昺见其沮丧的样子,知道火候也差不多了,便连连发问。但他没有问刺客藏身何处,又有多少,藏宝之事更是只字未提。而是询问了蒲府内院的布防情况及兵力配置,孙胜夫知道自己已经是砧板的鱼肉,生死全在小皇帝的一念之间,当下只能将自己所知全部抖搂出来,以求博得小皇帝的欢心。

    赵昺问清之后,立刻令人将获知的内情迅速转给正准备决战的赵孟锦,让其据其所言调整部署。其后又问了些不疼不痒的问题后,令郑虎臣派人将其接走详加询问。并答应孙胜夫保证其家眷的安全,对于其则要看其表现如何,若是胡言乱语定杀无赦,交待的好不仅饶他性命,还另有赏赐。

    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自己的裤衩都被快被拔掉了,孙胜夫清楚已经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了,而小皇帝虽然没有答应放过自己,但是已然放过自己的老婆孩子,总算还有些希望,只能尽力配合以求活命……(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