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也许是倪亮为了得到百家奴而用了心,也许是倪亮真的看穿了赵孟锦的计划,但是赵昺却宁愿相信这憨货终于开窍了,不断的学习使他有了长足的进步。反正接下来的战斗就如其所言,赵孟锦通过不断的佯攻将蒲府中的敌军一步步吸引到前堂。然后,他令暗伏于东西两翼的军兵采用爆破的方法,将看似坚不可摧的围墙分别炸开两道数丈的缺口。

    迅速歼灭了防守东西两路院落的敌兵后,又以连续爆破的方式打通了与正院的通道,会兵于中堂之后的演武场,将蒲府分割成两个部分,完成了对外府的合围。而这时赵孟锦才以弩炮向聚集于前堂的敌军不断轰击,彻底摧毁了府门,敌军伤亡惨重退守街垒。随后宋军将轻型弩炮架在了院墙上,并遣弓箭手上城,居高临下的轰击躲在街垒后的敌兵,并压制前堂之上的敌弓箭手,掩护大军攻入府中。

    自从手榴弹一被陛下发明出来,便引起了军中将领们的注意,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这东西不仅在近战中锐不可挡,同样是攻城拔寨的利器。这东西虽然不如弓箭射的远,但是威力巨大,一炸一大片。且受地形影响小,使用方法简便,士兵们只要经过短暂的训练便都能掌握,但由于陛下还未能解决自动发火的问题,只能暂时由专门的掷弹手使用,因而各部都选拔了一批臂力大,动作灵活的士兵组建了掷弹兵队伍。

    在盾兵的掩护下,掷弹兵在四十步左右的距离上将手雷扔进街垒之后。本来就被宋军弩炮和弓箭手压的抬不起头的泉州军,又被手雷砸了一顿,再难提起斗志,能动换儿的都纷纷向后退去。夏璟见宋军连破两道防线,左翼军死伤惨重,而百家奴的探马赤军出去了就没见回来,他知前堂已经守不住了,若是被宋军围于孤楼之上那才是生机全无,便率领残兵向后退去。

    夏璟本想退回内府,但是出来后才发现形势已经大变,宋军已经迂回占领内府和外府间的校场。那里地方够大,平日正是蒲府私兵演武之处,可此刻却成了他们难以逾越的障碍,他只能退而求其次进入后堂与同样被隔于此的孙胜夫会合。

    “夏都统,怎么样?”孙胜夫令人放箭击退了追击的宋军,将其接应进来问道。

    “唉,不妙啊!”夏璟擦擦脸上的血污,指指跟随自己退进来不足百人的部下苦笑道,“你这里如何?”

    “唉,宋军突然从两翼发起进攻,我发现后急忙率军回援,几次反击皆未奏效,只能暂避于此,剩下的人也就剩下三四百人了。”孙胜夫叹口气道。

    “这里也不是久留之地,还是要设法与知事会合!”后堂本是蒲寿庚日常办公,私下会见和招待重要人物的地方,虽自成院落,但是地方并不大,不过布置的相当精致。现在却也是一片狼藉,书架、长案都被用来堵塞院门,而孙胜夫统领的那些私兵,平日里个个号称悍勇,见人都是七个不平八个不愤的,好像天王老子惹了他们都可以拉过来打一顿。但此刻却如同受惊的野狗一般,眼神惊慌、闪烁,躲在墙后头腿肚子转筋,不用问也在宋军面前吃了大亏,再也张狂不起来了。

    “怕是难了,现在宋军大队已经攻入府中,凭我们这些人只怕连门都出不去便完了!”孙胜夫沮丧地道。

    “那怎么办,总不能坐以待毙吧!”夏璟皱皱眉问道,他们被围在这方寸之地,宋军只需放一把火便能将他们全部烧死在这里。

    “夏都统,即便能和知事会合又如何?宋军已经将府宅团团围住,城外的援军又迟迟不至,而现在退入府中的军兵也已折损过半,后府之中只剩下师斯统领的数百亲卫和纠集起的奴仆,只怕到不了天黑便被攻陷了!”孙胜夫眼神眼神闪烁地轻声道。

    “难道你……你要投降?”夏璟听着话茬不对,惊讶万分,看看周围又压低声音道。

    “那老贼本就是想让我们给他挡枪的,若非被小皇帝识破其诡计,他早就远走高飞了!”孙胜夫将夏璟拉到一边说道。

    “哦,泉州已被围得铁桶似的,他如何能逃的出去?”夏璟疑惑地问道。

    “夏都统你不知,蒲府是有暗道通往城外的。其当初一力要放弃城防退守家宅,你以为他是为国为民吗?他其实是为了自己的家财!”孙胜夫冷笑着说道。

    “此话怎讲?”夏璟皱皱眉头道,他深知自己和蒲寿庚是一根绳上的蚂蚱,都是小皇帝必杀之人,却没想到其准备退路,可丝毫没有透露给自己。

    “老贼并没有想到宋军会这么快便攻克南城,所以其家财都未来得及转移,因而在城破后见事不好便将你等都诓入府中据守,又使人请和以求争取转移财物的时间!”孙胜夫言道,“其家财甚多,而宋军又防守严密,他只能趁暗夜偷偷用小船转运。可又怕别人拿了他的东西,便一直让其幼子均文负责此事。”

    “嗯,我说怎么一直未见过其露面,原来是做这等事情去了。”夏璟听了脸色也大为难看地道,自己为其舍去了大宋的官职,做了叛逆,却仍然不能得到其信任,又想想田真子为其奔走却被宋军射杀,心中更感凄凉。

    “不过老贼还是没有算计过小皇帝,他准备将值钱的东西转移完毕就偷偷溜走,准备借这些财物东山再起,谁想到昨夜刚刚运出去几船,今天小皇帝就亲自督战攻城,还耍了个心眼等待潮水上涨后封堵了防潮闸才展开强攻,将老贼给困在府中,真是报应啊!”孙胜夫咬牙切齿地说道。

    “若非今日孙主事同样被困在这里,是不是也随其偷偷地溜走了,将我等丢在这里送死啊!”夏璟知道孙胜夫乃是蒲寿庚身边第一心腹,府中的机密事情都是交由其办理,当下口中左一个老贼,右一个老贼的骂,肯定是怨其将他丢下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