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飞蛾扑火!”城头上的赵昺对蒲府前的战斗看的清清楚楚,眼见只有寥寥十数骑敌兵冲进阵内,却又如投入大海中的一颗石子转眼被淹没在宋军的阵中,根本没有掀起什么波澜,他不住摇头道。

    “陛下,若非弩炮犀利,这支骑兵被打的措手不及,只怕他们真能冲破大阵,绝不会如此无声无息的被灭!”应节严抚须说道。

    “先生,他们即便能冲破阵势,难道还能杀出城去,闯过城外重兵防守的防线吗?朕看他们倒像是求死一般的自杀攻击,彰显下自己的存在!”赵昺笑着道,他对这种自杀式的攻击并无好感,简直就是在白白的浪费生命。

    “陛下错矣,这支精骑的目标并非是想反击,或是突围,他们的真正目标确是陛下!”应节严却没有笑,而是正色道。

    “哦,何以见得,朕远在城头之上,他们想冲破这层层拦阻,再杀上城来岂不是痴人说梦!”赵昺想想还是不大可能,除非这些人疯了。

    “陛下切勿轻视这些骑兵,他们来去如风,勇悍无比,即便蒙受如此大的损失,仍然能冲锋陷阵足见乃是军中百战精兵!”应节严见小皇帝仍然不在乎,肃然说道,“他们是急于求成,若是从侧门迂回到正街再发起进攻,我们在沿途设置的哨卡想要拦截绝非易事,而城前开阔又便于他们发起突击,一旦冲上城陛下的退路就被截断!”

    “嗯,先生说的是,只怕是他们没有想通这一节,否则让他们闯出包围在城中四处杀人放火,惹出些乱子,也够咱们麻烦的!”赵昺稍一琢磨也是,这些骑兵若是分散开来,以其速度优势,加上城中复杂的街巷,还真难以截住他们,即便没有上城也需大量兵力搜捕,蒲府的攻击也不得不停下来,幸亏这百家奴脑子不大灵光,只想走近路抓自己。

    “陛下,若是那百家奴不死,可否不杀?”倪亮突然低声说道。

    “为何?屠戮泉州城他也有份的!”赵昺有些诧异地问道。

    “嗯,我看他倒是对胃口,面对重兵仍敢放手一搏,这胆气就让人佩服!”倪亮想想说道,“而其杀人不过是听他父亲的话而已。

    “不得胡说,其乃敌之悍将,岂能轻易臣服,留之也是祸患。”应节严听了其理由有些哭笑不得,但也板起脸训斥道。

    “先生勿要动怒,我是看他弓马娴熟,咱们军中少有人能及,即便不能将其收服,学过来也是好的!”倪亮见师傅生气了,急忙施礼道。

    “呵呵,你要是能说出赵都统接下来如何用兵,朕就答应将他拨给你发落,当然是其要能活下来!”倪亮极少向自己要东西,而百家奴不过是一个行军千户,当了俘虏就像没了爪牙的老虎,给其玩玩也未必不可。此刻底下杀声又起,他便以此考考倪亮。

    “好,陛下说话要作数的!”倪亮使劲点点头道。

    “君无戏言,我怎么会骗你的。”赵昺拍案道。

    “嗯,被你骗的人还少啊,不是死了就是惨了。”倪亮白了陛下一眼嘟囔道,不过还是信了陛下。然后拿起望远镜转向战场,边看边琢磨……

    随着百家奴出击的失败,蒲府洞开的大门却难以再关上,赵孟锦抓住机会开始发起进攻,他集中弩炮向府中射击,轰击聚集于前堂的敌军。同时以弓箭手压制院墙上的敌兵,指挥各部上前争夺府门,并架设云梯翻越寨墙,欲攻进府内。而敌军也调集人手增援,与宋军争夺府门,阻挡他们进府,一时杀声大起,两军展开激烈的拼杀。

    “陛下,我看赵都统是在佯攻,他是想将敌军主力皆吸引过来!”倪亮看了一会儿,放下望远镜言道。

    “你怎么知道是佯攻呢?”赵昺并没有多说,反问道。

    “陛下你看,赵都统只是以弓箭手压制墙上的敌军,却没有动用弩炮,他若是想一气而下,只需集中几门重型弩炮发射五斤石弹,不需几次便能将院墙轰出缺口,又何必让人搬着梯子跑老跑去的唬人。而府门口人马尸体横陈,都快被堵死了,可他们却想从那里进去,但人少了被赶出来,人多了又进不去,打了半天却不往里冲,太假了!”倪亮解释道。

    “太假了?!”赵昺听了好悬被口水呛死,这赵孟锦真有其说得那么不堪吗?他缓了口气又问道,“那你认为他们佯攻是为了什么?”

    “他当然是为了骗人的!”倪亮立刻答道,“赵都统是想将敌军都骗到前边,然后想抄他们的后路,将敌大部分割围在正堂与府门之间,先歼敌一部,再做打算!”

    “你又是如何看出来的?”赵昺看出赵孟锦是在佯攻,觉得其是想以弩炮消耗敌军的有生力量,他却没有看出他还另有安排,听了颇觉惊奇地道。

    “陛下你看,蒲家院子东西两路并未有多少敌兵防守,而赵都统却在其府外两侧的宅院中藏有重兵,且那边街道只有十余步宽,根本就无法排兵布阵,敌大队人马也无法在那里突围,那就是说其想从这里进去!”倪亮言道。

    “那么窄的街道,弩炮同样摆弄不开,自然无法以此破城,那他该怎么进去呢?”赵昺听了拿起望远镜向倪亮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如其所言,周边清空的民宅中确实暗伏不少中军的士兵,估算应该在千人以上,刚刚自己并没有注意到。

    “简单的很,那里设有与街道相通的角门,以火药炸开就行!”倪亮眨巴眨巴眼睛随口说道。

    “先生,你看呢?”赵昺转向应节严询问道。

    “呵呵,只怕陛下答应倪都统的事情要办了。”应节严笑着说道。

    “靠,看来以后不能糊弄老实人了,他心里其实比谁都明白!”赵昺仿佛不认识倪亮一般,上上下下的将他打量了个遍言道。

    “陛下,你说谁呢?”倪亮忽闪着大眼睛,懵逼似的问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