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蒲寿庚听罢孙德胜的回报就像被扎了个眼儿的充气娃娃,立时便没了脾气,他知道自己留的后手被已对方窥破,除非自己能坚持到援军进城否则只能是人财两空。而现在他算是看透了,唆都已经兵至三天依然在晋江西岸徘徊,始终无法渡江。可眼前的宋军已然是等不及了,蒲寿庚却又没有信心能守住宅院,在命和钱二选一的情况下,他只能舍财保命了。

    “蒲知事愿答应殿下一切条件,请暂停攻击,暂停攻击、暂停……”田真子终于等到蒲寿庚吐口答应了条件,急忙出厅上了寨墙摇旗高喊,刚喊了没两遍,一串弩矢激射而至,当胸穿过,他的喊声戛然而止,喷出一口鲜血,晃了两晃从寨墙上栽了下去,立时气绝。他也许会在临死的瞬间才想明白,蒲寿庚说的不错,小皇帝是要钱也要命,其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上城,退着斩!”田真子一死,守在寨墙上的左翼军一阵混乱,士兵纷纷从寨墙上跳下,夏璟此刻赶到挥刀大吼,将欲下城的军兵纷纷驱赶回去。然后令弓箭手射住阵脚,组织人手以刀堵塞被弩炮轰开的院墙缺口,用石块、沙袋封堵大敞的府门。

    “唉,田知府你好天真啊!”形势稍缓,夏璟才令人将田真子的尸首拖了过来,但见其满脸血污,大睁着双眼,似乎十分不甘,他叹口气将其双眼合上,起身高声喝道,“众军将听着,我们与赵官家早已结下死仇,其断然不会放过我等,唯有死战才有生机!”

    “死战、死战……”左翼军参与屠杀城中士子,他们当然自知犯下的是多大罪过,而田真子又有榜样在此,当下也齐声回应道,士气居然为之一振。夏璟重新调整部署,下令将院子中的大树砍倒,拆了几间房子,在正门后二十步重新布置起一道街垒,又从各处搜罗了些桌椅板凳,木柜家什填补漏洞。

    随后赶到的孙德胜瞅着直吸凉气,这些树木皆是藩国异种,用大船远载而来,培育多年才长成今日的模样。而那些被当烂劈柴一般混乱堆砌的家具哪一样都价值不菲,放到外边都能顶上普通人家的全部家当了。他心痛万分,但也没有吭声,现在连命都快没有了,谁还在乎这些东西值多少钱,此刻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府门之后五十步便是高二层的前堂,又建于高台之上,登上楼门前的情形尽收眼底。从前这里乃是府中执事议事的地方,二楼存放着些金银钱钞应付日常所需,闲人是不能上去的。可此刻成了夏璟的指挥所,他在各个窗前布置了弓箭手,居高临下射杀冲到门前的宋军,即使宋军冲了进来,也可依此固守,阻挡敌军。而在楼后他也布置了伏兵,一旦街垒失守,将通往后边的廊道封锁,仍可以步步抗击,迟滞宋军冲入府中。

    向后看,在前堂和中堂之间的空地上则是一片小广场,那里由孙德胜率领府中的一千私军防守,这些人既有从各处招募的青壮,还有重金招揽的江湖好汉,此外居然还有从异国买来的奴隶,黑的、白的、金发碧眼的都有,他们中不乏好勇斗狠,武功高强、悍不畏死的亡命之徒。平日里都是好吃好喝的养在府中,给予高俸,就是指望他们在关键时刻能舍命相护,其战斗力不亚于朝廷的官军。

    而此刻在小广场上还聚集着一支精骑,他们便是百家奴统领的蒙古探马赤军,虽然在北城的战斗中有所折损,但仍有五六百人。唆都乃是蒙古猛将,从江北一直打到江南,罕有败绩,且虎父无犬子,百家奴自幼随父从征,几年间也是身经大小战上百,领兵攻漳州,斩首数千,探马赤军更是以攻下城池的军队留下镇守,其中汇聚了一军中的精华,战斗力为泉州众军之冠,有他们在后压阵,夏璟也安心不少。

    再看墙外的宋军已将院子团团围住,但除正门外,都是以封锁周边的桥梁、街口和巷道为主,并未排出阵型。这让夏璟安心不少,起码他可以将主要兵力用于正面防守,而不必分兵把守,虚耗兵力。而正面的宋军虽然在一箭地外排开阵势,但受地形所限,也难以展开大队,只有二千人左右,若非他们的弩炮凶猛,根本难以撼动蒲府的防线。

    不过夏璟仍然不敢掉以轻心,他知道宋军还有‘流星火’,若是小皇帝久攻不下,恼羞成怒,以流星火袭击,那整个府宅将被焚毁。而那弩炮也不容轻视,当日正是城南和城北的城楼及城防设施被弩炮击毁,才使得他们不得不弃守城墙和子城。如今他们在府前排开了十余门弩炮几个齐射便将有半尺后包铁的府门砸的稀烂,院墙撞出了缺口,当面的阙楼整个坍塌下来,伤及的士兵足有百人之多,墙上的人根本抬不起头。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左相了!”看形势虽暂且无忧,但是宋军若是不顾一切轮番猛攻,夏璟知道只凭府中的兵力是无法支撑到明天这个时候的,若想解围还得靠城外的援兵。可现在府中已经点起数堆狼烟,外边却仍没有动兵的迹象,让他大感沮丧和无奈。

    “都统,千户要领兵出战,令我们撤去街垒,还请定夺!”宋军射杀了田真子后,弩炮发射稍缓,夏璟刚刚坐下松口气,便有部将上来禀告道。

    “他此时出战,岂不是找死吗?”夏璟听了惊道,战场狭窄不利于宋军进攻,但同样也不利于骑兵冲突,百家奴要出府冲阵,马速都提不起来,如何能发挥出骑兵的威力,只怕还成了宋军的靶子。

    “都统,可其称只要能攻上城头,便能抓住南朝伪帝,其军不战自溃,危机顿解!”那部将摊着手无奈地道。

    “擒贼擒王,想的美啊!”夏璟都不得不佩服百家奴的勇气,摇头苦笑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