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觉得这叛国者是可恶,可这就与搞对象一样,大家散了又各自婚娶,平日里相见冷眼相对,甚至打的乌眼青是免不了的。但若是在公众场合也就没必要,不仅有失气度,还让人笑话。这田真子自己是让人恨得将其扒皮抽筋都不解恨,但此时人家怎么也算是代表一国一地前来谈判,那是各为其主,自己若是将其当下给砍了,恨是解了,不过事情也就砸锅了。

    “田知府,此次前来可否能代表蒲大商?”赵昺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问道。

    “殿下,田某人已得到蒲知事机宜之权,小事情还是能做得主的!”田真子言道。可心中却暗骂这小子嘴也够损的,骂人都不带脏字,其称自己为知府,却称蒲寿庚为大商,明显是骂自己没脸听从一个下九流的使唤。

    “哦,蒲大商对朕之提议有何见教啊?”赵昺点点头又问道。

    “这……殿下有何提议啊?”田真子被问住了,一脸迷惑地问道。

    “蒲大商没对你说过吗?”赵昺惊讶地道。

    “临行前蒲知事并未交待啊!”田真子摇摇头言道。

    “这蒲大商怪不得能发大财,做事是滴水不漏啊!”赵昺似乎很是无奈地道,“那田知府便说说你们的意思吧!”

    “蒲知事也知此前之事做的欠妥,但也是形势所迫、事出无奈,不过事后心中也一直有愧,不能释怀,因而多次上奏大汗追封遇难的宗子,请求赦免其罪。而殿下却兴兵问罪,让蒲知事十分难过,可也知是自己之过,愿出资安葬遇难的宗子和众军,并妥善抚恤。且为殿下筹措军资,以息殿下之怒,平诸臣之愤,安众军之心!只求殿下罢兵撤围。”田真子言道。

    “蒲大商真是如此说的?那他为何只打雷不下雨,朕分文未见,又如何信他!”赵昺翻了个白眼说道。

    “殿下,在田某临行之前,蒲知事尚再三叮嘱要将自己的诚意转述给殿下。”田真子赶紧道。

    “你撒谎,其是要田知府设法拖延时间,以便援军赶到解泉州之围,是也不是?”赵昺突然一拍御案喝道。

    “殿下,绝无此事,田某愿对天地明誓,蒲知事刚刚确实如此嘱咐的,若是不信可问城下同来的亲兵!”小皇帝突然变脸,把田真子吓了一跳,虽然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但真死到临头也是害怕,他慌忙解说道。

    “是真?”

    “是真的,田某人若是有半句虚言,甘愿一死!”小皇帝尖锐的嗓音吓得田真子一哆嗦,赌咒发誓道。

    “好,那蒲大商既有诚意,那他愿拿出多少银两筹军?”赵昺见田真子所说不像是假的,而蒲寿庚的话那绝对是放屁,不过他也确认了蒲寿庚尚未逃出城中的信息。

    “只要殿下当应先撤蒲府之围,蒲知事愿拿出府中所有积存的黄金五千两,白银百万两先奉与殿下;容他再向城中商贾筹集金银五百万两以谢殿下,待殿下撤兵后一并送到军中,另还有重礼奉上!”田真子言道。

    “呵呵,天下谁不知蒲大商富可敌国,家资以千万计,这区区数百万两金银不过是九牛一毛,他太小气了!”赵昺轻笑道,不过他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心中还是震惊不已,仅蒲寿庚一家便可当下拿出百万两现银,而这还只是敷衍自己的。而行朝上下即便是自己也难以一下子筹集到上百万两的现银,真将其家底儿给抄了,那才是发横财了。

    “殿下,蒲知事世代经商是有些积累,却也是分散各处,一下也难以筹措到更多的现银。殿下若是要增加些,也只能等将些财物变卖,不过却要多等些时日了,待两个月后各藩国商船才能到来,那时自可以满足殿下所需!”田真子拱手道。

    “嘿嘿,田知府真是好算计,你这是在用缓兵之计吗?你清楚唆都已经到达西岸,其它各地的援兵也在赶来,想以此拖延时间,迫朕无功而返,是也不是?”赵昺抹了下快要流到胸襟上的哈喇子干笑道。

    “殿下,这也是无奈之举,如此多的金银即便及泉州上下所有大商之力也难以做到,况且蒲知事被困于府中无力为殿下奔走!”田真子叹口气言道。

    “大军已经入城,那城中的事情就不必田知府和蒲大商费心了。不过田知府应该知晓琼州就剩下穷了,除了吃饭的嘴什么都缺,朕其实要那么多的银子也没有用处,也不劳蒲大商费心变现了,只将仓廪中的那些闲置的东西全部给朕送来凑足所献之数即可!”赵昺当然不会听他胡说,当然自己要那么多的金银也无用,还得费心去四处采买,实物实际上更合自己的心意。

    “殿……殿下,这个蒲知事没有交代,田某人实在无法做主,要回去问过后才能定夺!”田真子没有想到自己被个孩子给绕进去了,要以实物顶账,这与当年女真人围汴京掳走两位皇帝的手法如出一辙啊!

    “给脸不要脸,瞎耽误时间,开始攻击,进府后给朕杀个鸡犬不留!”赵昺冷哼一声,瞅也不再瞅田真子一眼,扭头对张世杰说道。

    “殿下,殿下,且慢,请容田某人片刻功夫回去禀告!”田真子听了大惊,他没想到刚才还笑嘻嘻的小皇帝说翻脸就翻脸,不容自己还价便要动手。

    “哼,朕怎知你会不会再使诈,那边唆都已经开始架设浮桥了,朕没有那么多的功夫跟你闲扯,谁又知道你会不会一去不返,让朕再这里吹风、晒太阳!”赵昺哼了一声道。

    “殿下,田某人愿在此为质,立刻遣人前去禀告知事,请他定夺!”田真子上前一步说道。

    “你?!呵呵,在蒲贼的眼中只怕你连条狗都不如,他会在意你的生死吗?将你的脑袋留下祭旗倒是不错!”赵昺指点着田真子冷笑着道。

    “殿下,你不能啊!”田真子惊惧地道。

    “陛下,杀他无益,还是让他回去禀告吧!”应节严从旁接话说道。

    “好,三通鼓为限,若是没有回信,朕便不客气了,不要妄想唆都今天能过了这条大江!”赵昺看看大海,此时天际间有一条白线在快速向海岸奔来……(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