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于蒲寿庚花钱买命的事情,赵昺虽然看着笑咪西的,但心中早就骂娘了。战争永远是为政治服务的,泉州就是忽必烈的聚宝盆,东西方世界的重要贸易地。自己将它给打翻了,必然会举国震动,声播全世界,这等同于向全世界发表声明‘大宋没有亡,她依然在战斗’。

    当然经济也决定着上层建筑,赵昺知道自己没有钱便无法维持整个政府的运转。‘打土豪、分田地’这种方式他不是没有想过,但是此时世界还都处于封建社会,甚至奴隶社会阶段,按最前卫的说法资本主义也只在大宋刚刚萌芽,却也被蒙古人的铁蹄踩死了。

    在这种政治环境下搞这一套纯粹就是作死,赵昺是皇帝,简单的说就是最大的地主,全国百姓都是他的佃户,就算他有革自己命的勇气,但是必然太后、皇亲国戚、官僚和大小地主们的利益,而他们又是这个国家的统治阶级,稳定政权的基础,只怕这场革命往乐观点说自己被废,悲观点就是暴死街头,何况在这国家灭亡之际根本行不通,自己只能更快的被众人抛弃。

    所以赵昺打泉州即便是为了取财也要高举复国锄奸的大旗,可若是收了蒲寿庚的钱便罢兵回琼,那么自己岂不是与海盗一样干的是敲诈勒索、绑票取财的活儿,而行朝也成了一个没有政治目标,真变成了元廷口中攻州掠府、图财害命的流匪海寇,他顶多就是个披着黄袍的匪首。

    现在眼前这两个人的态度赵昺已经看出来了,张世杰嘴来虽有些含糊,但心中其实已经同意了,毕竟取财的目的已经达到,且代价又如此之小,自己对上对下都好交代;而文天祥还是有些政治头脑的,知道如此做不好,但估计在江西开府的时候穷怕了,到琼州之后也是提心吊胆的。因而虽没松口,但有些意动,想着再争取更大的利益后再撤兵,毕竟这些钱对行朝真不是小数目……

    “陛下,臣以为……臣以为即使其再涨也不可放过!”文天祥见陛下问自己的意见,沉吟片刻摇摇头道。

    “哦,这又是为何?”赵昺笑笑问道。若是两人一力坚持收钱走人,自己还真不好办,文天祥虽然犹豫,此刻却选择了不同意让他顿觉心宽不少。

    “陛下,臣以为蒲贼叛国背主,屠戮泉州数千宗子,人神共愤、罪无可赦。若是能以钱赎罪,必使朝廷失信于军民,陷陛下于不义。而以钱赎罪之例一开,必有效仿者,则将朝纲不振,法纪不兴,国亦不国!”文天祥答道。

    “嗯,朕以为文相所言极是。这蒲贼将朕当成了杀人放火,勒索钱财的草寇海匪,以为用几个钱就能背信弃义杀我百姓,害我宗亲。他也不想想朕杀了他不仅报了国仇家恨,还将他的财物全部抄没,利益岂不更大。对不对枢帅!”赵昺拍案赞道,又问张世杰。

    “陛下说的在理,这厮将咱们堂堂王师当做了流寇,扔几个钱就想打发了,真是痴心妄想。”张世杰也不傻,他是看出来了不论自己愿不愿意,陛下都会下令攻打的,自己又何必讨那无趣。而陛下问自己正是给他个台阶下,当下义正言辞地说道。

    “不错,朕以为蒲贼三番五次遣人求和,无非是已获知唆都兵在城外,各路敌军已经来援,他如此正是想拖延时间,以待解围,那时候他买命钱钱都省了!”赵昺恨恨地说道。

    “正是,若非陛下点醒,臣等险些中了蒲贼的奸计,其本性吝啬,如今肯如此大方,定是不怀好意!”文天祥点头道。

    “这贼真是可恶,嘴里说得千千万万,而一文钱都未奉上,原来是在诓人,臣明日便提兵攻打,拼了性命也要将其人头献于陛下阶前!”张世杰恍然大悟一般地言道,恨不得当下便去宰了蒲寿庚。

    “正合朕意,明日朕上城亲为你们掠阵!”赵昺一拍御案道,“不要有所顾忌,蒲贼的房子建的再好也搬不到琼州去,而朕在草棚里一样睡的香,尽管放手攻击,不要为了些金帛害了将士们的性命,他们的命千金难买。但是记住绝不能放走蒲贼,他就是钻进老鼠洞中也要掏出来!”赵昺攥着拳头恶狠狠地言道。

    “陛下体恤众军,必无不用命!”张世杰也是从一名小卒一刀一枪拼上来的,自然也清楚军中的情况,军将们视兵丁们命如草芥,死了还能吃空饷,私分抚恤。而小皇帝爱财是朝中出了名的,但却为了减少伤亡不惜毁了蒲府,让他这个早已硬了心肠的人都不无感动。

    “文相,战火一起必殃及附近百姓,战前要予以疏散,勿要伤及无辜,若是损毁了财产要照价赔偿。而有借机劫掠百姓财物,煽动生事者可就地正法,绝不能手软!”赵昺又转向文天祥说道。

    “臣谨记。”文天祥施礼道。此次入城他也算是真正领略了帅府军的军纪之严明,泉州富庶自不待言,但入城的中军自上到下却无人骚扰百姓,擅入人家者,更不要提劫财取物,奸人妻女,伤害人命之事了。而这些当然与小皇帝治军之法有关,正可谓既有菩萨心肠,又有雷霆手段。

    说完了正事,赵昺又留二人共同用了晚膳,顺便询问了城中的其他情况。这两天时间高应松和蔡完义两人已经按图索骥抓捕那些上了黑名单上的人,查封了他们的财产,并及时出榜告知城中百姓其罪,以安民心。同时遵旨在城北子城内选择了几处宅院安置寻亲的家属,派人查找军中军兵离散的家人。

    文天祥在蔡完义的协助下已经着手寻访城中宗室的下落,死者予以收敛尸骨,妥善安葬。而侥幸逃脱的也都散于四方,隐姓埋名,至今尚未找到一名幸存者。与此同时,他还拜访了些隐居于城中的名士,力邀他们前往琼州,协助皇帝恢复河山……(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