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哄了一个,训了一个,赵昺又让人给前军送来些粮食、拨了些银钱,用以安置那些前来寻亲的百姓。他走到东门前脚踏上了吊桥又缩了回去,寻思着不要再让老头儿操心了,扭头原路回船。不过为了避免麻烦,船只还是靠西岸行驶,他看看东岸敌营那片隐藏着敌炮兵的阵地若有所思。唆都身经百战当知敌方水军强大,并不适合强渡,但其仍然积极做渡江准备,想来就是凭借那几门火炮吧!

    “几个臭小子,让你们偷一个回来,可你们怎么整出了这么动静!”丑时刚过,城西发生了战斗,确切的说交战的地点放生在晋江西岸的元军营地,将睡的正香的赵昺吵醒了,他披衣而起向窗外看了看,那么是火光一片,爆炸声连连。

    “倪亮,郑永带了多少人出去的?”倪亮听到动静也立即起身,带着几个侍卫前来护驾,赵昺扭头问道。

    “陛下,郑永就带了一小队水鬼!”倪亮回答道。

    “一小队人怎么可能整出这么大的事情,不会是出事了吧?”赵昺听了不由的有些担心。

    “不会的,郑永一个猛子能扎两丈深,从江那头能游到这头都不用换气,就是被发现了他往江里一钻,鞑子也抓不住他!”倪亮摇摇头道。

    “你派人前去接应一下,千万别出事情!”赵昺还是有些担心地说道,毕竟事情是因为自己一时好奇而起,为此再搭上几个精英这买卖就不合算了。

    等待消息的时间最难熬,反正也睡不着了,赵昺坐到几前拿起从敢为号上捡来的那枚击穿舷板的铁弹在手中把玩着。他今天回营后,亲自上敢为号上察看了弹着点。严格的说舷板并没有被完全击穿,铁弹穿透了三层舷板后,余力已经无法击穿最后一层舷板,只是将它砸裂了,直径寸半的铁弹从缝隙中掉落,因而并没有伤到人。但还是把大家吓了一跳,因为自龙船参加实战一来从未有过舷板被击穿的情况发生,何况又是发生在入役不到一年的新船上。

    赵昺掂了掂铁弹重量在七、八两左右,虽然个头儿不大,威力着实不小,若是普通战船肯定会被轻松击穿。但看铁弹的直径,他觉的这又不像是火炮发射的,反而像是枪发射的,因而有些好奇元军装备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这让他等的更是心焦。好歹又熬了半个时辰,郑永等人终于回来了,人都全须全尾,还一人抱着个沉甸甸的家伙送了上来。

    赵昺数了数整五个,敢情他们这是将人家的东西给打包带回来了难怪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不过他还是压制住了自己想立刻看一看的好奇心,先问了‘窃取’火炮的经过,毕竟人家拼着命给你弄来的,若是连句关心的话都没有,就太没人情味儿了。

    原来郑永率一队人趁黑乘坐小船半渡到江心便下水潜游到对岸,按照陛下测定的方位悄悄摸进了元军的营地,还真找到了陛下所描述的金属管子。郑永琢磨着这东西肯定是极为重要的东西,否则其也不会动用‘水鬼队’来办这件事情,因此一不做二不休想把五门炮都给弄回去。

    可这炮不是柴火棍子,胳肢窝下一夹就能带回来,动静一大当然就被巡逻的援兵发现了。这几个货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就明抢了,不仅将一队巡逻的敌兵给杀啦,还放起一把大火将元军准备架桥的木筏都给点了,而大火又引燃了附近囤积的火药,这事情就搞大了,可他们几个却趁乱拖着炮上了接应的小船跑回来啦!

    赵昺听了经过是哭笑不得,自己只是想看看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弄回来一个就足够了。没想到郑永把都给包了圆儿,还冒了如此大的风险,但事情又不能说破以免伤了众人的心,于是大加赞赏的同时,又警告他们以后切不可再贸然行险,自己不能失去他们这些精英,那是用几百门炮都换不回来的宝贝疙瘩。

    有了精神鼓励,赵昺当然不忘物质奖励。对于属于核心圈子的侍卫营,他更是不吝赏赐,不过此次给的不是金银,而是赐给他们每人一把短刀,这刀可不是用一般的材料做成刀,而是试制弹簧的报废品和下脚料做的,虽说是废物利用,也比不上传说中的神器,但是硬度和韧性及强度都要好于现在所谓的百炼钢。

    刀由赵昺亲自设计,御作监精工打造,外形奇幻,并辅以鲸鱼骨做刀柄,缠以金丝,而又用鲨鱼皮为鞘,嵌有宝石,刀面上镌刻着‘龙牙’二字。不仅是件防身利器,也是件极为精美的艺术品,加上材料有限,仅打造了十八把,显得更加弥为珍贵,他声称要赏赐给军中勇士。郑永几人开了先河,当然是喜不自胜,这可比金银还珍贵,问题是有钱你也买不到!

    打发走了几个人,赵昺才让人将‘火炮’搬到了自己的工作室进行研究。清理干净上面的泥沙后,炮身泛着紫铜色,说明炮身应是铜制的,不过制造比较粗糙,细看之下上面还有气孔和未打磨干净的棱角,应该是铸造的。其形状粗壮,由炮口、炮膛、药室和尾銎组成。炮口呈碗状,铳口呈大碗口状,前膛粗长,药室隆起呈椭圆形,其上有一小孔,与药室连通,用于填装引信。尾端平齐,缘外凸。

    看过后赵昺以为这倒是以史书上记载的最早的火炮样子差不多,中前部弧形炮膛中填装弹丸,后端直筒的药室中加装火药,通过火药燃烧产生的冲击力把弹丸发射出去,从而达到射杀敌人和摧毁目标,应该说已经具备了前膛身管火炮几个必要的基本要素。他又用尺子量过,炮身长二尺六分,炮膛孔径二寸,碗口口径却有五寸余,如此说还不能称之为火炮,而应叫做‘火铳’更为贴切……(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