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此时同样有个担心,回到家乡后一些官兵的思想会发生变化,他们更愿意与家人团聚留在泉州而非再随自己回到琼州。这个问题不仅困扰着他,也同样困扰着历代军事统帅们,黄显耀禁止家属寻亲也正是出于这种考虑,他以为以严刑峻法恐吓、相互监视、禁止出营等等这都是好办法,所以赵昺认为当前堵不如疏。

    思念家乡,思念亲人乃是人之常情,若是不加分析的强行禁止,不仅是违反人伦,也是违反人性的,如此只会让人反感产生抵触情绪,甚至是逃亡和反抗,即便待在营中也会消极对抗。这对接下来作战并无好处,但是若是留下条可以让他们宣泄的渠道,加上军纪的约束则可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引发**。

    接着赵昺又前往相邻的后军营地,那里比之前军营地热闹多了。后军是以庄氏兄弟带出的义勇和收编的各处勤王军为基础组军的,而庄氏在泉州是大族,在随行朝撤离后唆都和蒲寿庚对庄家进行了清洗,将村子夷为平地。为了躲避元军的迫害,庄氏一族四散他乡,在闻之庄家兄弟领兵回乡后纷纷来投,查问亲人的下落,见到着是喜极而泣,闻之噩耗的是大放悲声。

    “属下参见陛下!”赵昺虽然当了皇帝,但是帅府军是他一手带出来的,老兵们都是认识的,在营地中是畅行无阻,待庄思齐闻之陛下前来匆匆来迎时,陛下已经走到了大帐跟前了。

    “免礼吧!”赵昺虚扶下说道,“粮食够吃吗?”

    “陛下,这……属下有罪!”庄思齐早已看见小皇帝两脚的靴子上沾满泥点,知道其是一路走过来的,营中的情形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而按照军纪军营之中不准家眷居住,更不允许百姓随意出入,自己的后军都成了草市了,看着陛下不悦,以为话中有话,赶紧请罪道。

    “刚才朕已经看过了,你们的工事还要加强,现在兴化军和福州的兵马已经星夜来援,最迟后日就可到达,可屯兵所有的还没有加盖,炮台没有遮护,通路上还未修整,要尽快完工,外围更没有设置障碍!”赵昺一下指出甚多不妥之处。

    “陛下,属下立刻命人加强,连夜赶工!”庄思齐满面通红地说道。

    “营中这些百姓如何处置,你是让他们助战,还是要他们站脚助威呢?”赵昺有些气恼地说道。

    “陛下,属下即刻清理营区,疏散百姓!”庄思齐看看营中的乡亲面现难色,但依然咬咬牙说道。

    “好,倪亮咱们便借这大帐歇息一下吧!”赵昺冷哼一声吩咐一声扭头进帐了。

    “大哥……”眼见陛下进帐,庄思齐也赶紧命人准备茶水,他也随着进去,却被大哥庄公哲拉住。

    “庄统领,你眼中还有陛下,还有这个大哥吗?”庄公哲冷眼看看兄弟问道。他现在入了军机处,任一班主办跟随陛下左右,当然陛下出来视察也要跟着。

    “大哥,小弟不敢!”长兄如父,大哥如此发问,庄思齐愣了一下赶紧施礼道。

    “陛下对我们兄弟有收留之恩,又委以重任,理当知恩图报。”庄公哲满面怒气厉声道,“此次出征泉州是何等大事,陛下抬举让你领兵随行,但你又如何做的?城西乃是城池屏障,军机重地,你却任由百姓出入,其中若有鞑子的探子岂不一目了然。非但如此,你还将他们留于军中,倘若战事一起,他们从中起事引敌入寨,丢了城防你有几个脑袋够砍!”

    “大哥,当初跟随咱们勤王的乡亲死的死,亡的亡,如今家眷前来寻亲,打听消息,我又于心何忍将他们置于营外啊!”庄思齐听了争辩道。

    “就你有人情味儿,就你带着亲眷、乡里去勤王了?”庄公哲更为生气反问道,“黄家也是泉州官宦大族,前军黄统领亦是举家全族勤王,军中泉州子弟比你军中又少几个。可人家昨日尚领军助攻,虽伤亡惨重,但你去看看前军营地如何,比你这狗窝强之百倍。且至今尚未入城寻亲,更未如你一般将百姓放入营地乱窜!”

    “我……我没有其那么心硬!”庄思齐梗着脖子依然不服气地道。

    “混账,你少时便读圣贤书,得父亲教诲,自当知家国孰重孰轻。如今乃是一军之首,陛下的亲军,可你不思报答君恩,却仍沉迷于私情,趁尚未铸成大错,我看你还是请辞归乡吧!”庄公哲一甩袖子怒道。

    “大哥……”庄思齐没想到大哥会说出如此重的话,不由的大急。

    “走吧,你现在请辞归乡尚能留得一条性命,为我庄家延续香火,祭祀祖先!”庄公哲挥挥手道,满面的失望之色,似乎又苍老了许多。

    “大哥,小弟知错了!”庄思齐见大哥是真的恼了自己,单膝跪下认错道。

    “陛下仁义,念在你有微功于朝廷,今日并未苛责,但你尚生怨恨之心。来日难免做出背主逆君之事,届时性命难保,还是走吧!”庄公哲叹口气拉起兄弟言道。

    “大哥,我绝无对陛下不敬之心,只是将这些孤儿寡母,流离失所的乡亲驱逐于营外,心中实在不忍,这才失态,并非有意为之!”庄思齐拉住大哥的衣襟哀求道。

    “陛下在甲子之时,就能倾尽府中财物收留各路义勇,周济军中遗孤,在万分艰难之下从未舍弃,刚刚在琼州立足便下令寻找军眷,接往琼州团聚。而泉州曾为陛下封地,举城百姓皆是其子民,又岂会任他们流离失所,衣食无着。”庄公哲摇摇头正色言道,“刚刚陛下已经下旨,让各军抽调专人登记寻亲者名姓,另置营地暂时收养,供给衣食。然后按照名册查找,若是阵亡则加以抚恤,若是尚在军中则收留于城中与亲人适时团聚,愿往琼州者皆以收留,并妥善安置。”

    “哦,陛下想的比我周全多了!”庄思齐听罢低头喃喃道,心中感叹小皇帝比自己还有人情味儿,自己误会陛下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