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狂风骤雨般的弩炮攻击将泉州南门城头打得是一片狼藉,本来如同一口小白牙胸墙变成参差不齐的狗牙,而作为门面的城楼此刻摇摇欲坠,若是放在当今肯定是要被拆除的危楼,至于守城的军兵能动的都爬下城去了,恐怕都躲在城门后哆嗦去了。

    “枢帅,应该可以遣兵上城了吧?”赵昺见这一通攻击将城防设施摧毁殆尽,他转脸问陪他观战的张世杰,虽然他败仗打得不少,但怎么也算的上是当前大宋首屈一指的陆战专家,比自己这个半路出家全凭算计打仗的半吊子强多了。

    “陛下,臣以为可稍待片刻,其见我们弩炮威力非常,城头难待只是暂避于城下,实力并未受损,还应反复攻击,不急在一时。应知事,你以为呢?”皇帝向自己问计,张世杰有些意外,又受宠若惊,回答后转向一边的应节严说道。

    “呵呵,枢帅身经百战,历阵无数,下官哪里明白这战阵之事!”应节严摆摆手笑道。

    “应知事自谦了,某家还是北山先生麾下一小卒时,便闻先生之名。那时先生便已参赞军机,调度众军临阵退敌了!”张世杰拱拱手言道。

    “彼时下官只是北山先生帐下一幕僚,只是帮助北山先生处理下军中杂物,万不敢当枢帅夸赞!”应节严也拱手回礼道。

    “二位还是稍后再述袍泽之谊,当下该如何啊?”赵昺知道他们口中的北山先生便是曾任两淮制置使,被行朝授予右相的李庭芝,只是其早在初立之时在常州殉难,但其因擅于揽才、荐才而闻名朝野。其帐下更是谋士如云,战将无数,可惜的是未能谋面便身死。但在这当口两人叙旧,他也等不及啊!

    “呵呵,陛下,枢帅说的对,事当有有度,该紧则紧,当松也得松啊!”应节严看看陛下着急的样子,抚须笑道。

    “松弛有度!”赵昺蹙了下眉毛若有所思地轻声道,“朕受教了,今日之战便由二位爱卿指挥吧,朕只做一看客!”

    “臣遵命!”应节严见小皇帝理解自己话中之意,躬身施礼领命,转身又道,“枢帅请吧!”

    “这……那臣便不恭了!”张世杰愣了下道,他没想到陛下会让出帅位给自己。

    若是出征前张世杰受帅,还得多想,怀疑是不是小皇帝跟自己玩儿阴的,毕竟此次东征泉州的队伍都是侍卫亲军的底子,自己难免调度不灵。另外谁都知道泉州不是那么容易打下来的,否则也不会有今日之举,胜了肯定是皇帝的功劳,败了自己就是替罪羊。

    但当前情况张世杰都看在眼里,无论是双层防御,还是佯攻北城,及现在的奇形战船,都让他相信即便没有十成必胜把握,七成总是有的。可在这个时候小皇帝却让出前敌指挥权,明摆是给自己送功劳,其意应是想通过此战重树自己在军中的威信,以及让自己一雪两败泉州之耻……

    张世杰接过指挥权,一改刚刚狂风骤雨般的猛烈轰击,而采用疾攻缓进的战术待敌军重新上城布防之际再次以开花弹进行打击,这与赵昺空袭衙城的战术确有几分相近。往往复复,来来回回,进行了几次,却依然没有下令攻城,而此时涨潮已经基本结束,海面水流趋于平稳。

    其所为应该说虽然没有改变赵昺的战略部署,但是已经对他的战术安排进行了修改,不仅错过了借上涨的潮水发起突袭的时间,也加大了北城黄显耀的压力,这边不动,他们那边又要假戏真做,只能不断的发起攻击以让蒲寿庚觉得主攻方向是在北城。

    赵昺本想说两句,但还是忍住了,他知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的道理,张世杰虽然并不是为帅的最佳人选,但当前其作用当前还无人能替代,而自己也需要其这样的军中宿将坐镇。当下自己既然已经放权就不能在擅加干涉,用人不疑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想到此他的心反而沉静下来,静观其如何指挥破城。

    心稳便神稳,赵昺渐渐也看出了门道。张世杰如此并非是毫无道理,泉州城中塔多,在没有高楼大厦的年代那就是全城的制高点,城内外的情形都看的清楚,他们的行动自然也在人家眼中。自己这边若是在头遭弩炮攻击后随之发起进攻,他们就能够判断出己方的主攻目标,而其反反复复的攻击除了消耗敌方的有生力量外,也是在麻痹敌军,让他们无法判断哪一方是真正的主攻,反而不敢擅自调动城中的机动力量增援任何一边,只能干看着南北两城上的守军被一点点消耗掉。

    “令木筏进入战位,输送船队跟进,锐锋营准备攻城!”赵昺也记不清这是第几轮弩炮攻击了,在持续了一刻钟后,张世杰突然下令道。

    “终于开始了!”略感无聊的赵昺从御座上站起,登上高台端起望远镜看向城头,但此时开花弹爆炸产生的烟雾和炸起的烟尘让人如同雾里看花一般,不过以他的判断遭受了多轮轰击的南城墙上恐怕连一只活着的老鼠都没有了。

    赵昺放低视线,只见搭载‘撬棍’的木筏在长篙的推动下向城前快速移动,后边输送船上的水手也奋力划动桨橹紧随其后靠近城池。木筏顺利推进到城壕前才停下,输送船也在其后两三丈之地下锚。他这会儿还真有些紧张,将被汗浸透的手心在衣服上蹭了蹭,免得手滑让望远镜掉在地上,让人笑话自己是被吓得。

    不过赵昺现在倒不是担心城上的敌军会阻止自己的士兵登城,他们此刻还窝在城下躲避弩炮的轰击,而他担心的是‘撬棍’的长度不够无法越过城壕将士兵顺利送到城墙上,若是真短了一截,不仅砸了自己的金字招牌,还让这么多人陪着白玩儿了半天,浪费了无数的弹药,最主要的是伤害了自己脆弱的心灵……(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