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开动脑筋想到了罗马大帝压力山大手下有一位叫戴德斯的工匠,在古时无论中外工匠的地位都不高,可其能以工匠的身份在史书上留下名字,便可知此人绝不是简单的角色,他极为擅于发明和制造各种机械,为罗马军队制造了许多军事机械,为罗马的扩张立下了大功的。

    戴德斯曾发明了一种吊杆,当然不是用来上吊用的,这是一种又长又重的木棍或杠杆,从很高的垂直支架上吊下,可以用来捣毁城墙顶部的胸墙,并藉此衍生出另一种罗马人称之为‘撬棍’的攻城工具。吊杆由很高的桅杆或是垂直支架支撑,一头是一只巨大的箱子或篮子,里边可以装进许多士兵,另一头则利用牵拉索具就可以使吊杆上升或下降。

    如此一来,罗马人利用这种升降器可将一组步兵吊过城墙的胸墙,越过诸如护城河那样的障碍,把箱子直接放到敌人的城墙上,里边的士兵就可以直接冲出来战斗。如此反复就可以将士兵不断的送到城墙上,完成突击,最终突破城墙,夺取城池。赵昺琢磨了下,自己完全可以借鉴这个‘撬棍’做出类似的攻城器械。

    首先要想法将‘撬棍’送至城前,而这么大的东西敌军万万不会让你稳当的弄好了,且城前都是水想在水里固定也不太容易。再说还有那数不清的桥阻挡,架在船上若是吃水太深也容易搁浅,无法顺利到达城前。将所有的条件综合后,赵昺经过观察和计算,他发现在涨潮时海水可以漫过城前的石桥,平底船能直达城前的护城壕外侧。而自己还可以利用大型木筏架设‘撬棍’,将船上的士兵直接送到城墙之上。

    当然这东西在赵昺看来太过简单,便又对撬棍进行了改进。他将载人的箱子加固,外层包裹了层牛皮,又加了层铁皮,一般的箭矢无法穿透。另外还加装了顶盖和活门,对里边的人进行全方位的保护,也方便了里边的人出入。而在牵引端,赵昺加装了一个配重沙箱,这样可以轻松的将另一端的轿厢吊起,省力并提高了效率……

    攻击的命令下达后,赵昺就矗立在座船的甲板上定定的望着泉州城头,此刻天已经渐渐亮了,城北方向的火光冲天显然那边的佯攻已经开始,随之而来的便是开花弹的爆炸声,瞭望哨报告城内敌军已经开始向城北调动。而对南城的攻击也随之开始。

    说实话赵昺心中还是有些担心的,这种作战形式可以说开了中国古代攻城史的先河,所以对谁都是新事物。而这种战法又是自己临时起意,参战的部队都只是临时熟悉了下程序,根本没有时间进行演练,而当下只能看看平时的训练成果了。不过眼前看着还不错,一切按照预案有条不紊的进行,火力船已经在城前一百五十步一字排开就位,并展开阵型,而搭载兵员的输送船也逐步跟进,呈两队做好出击准备。

    “陛下,各部就位,刘都统请求开始攻击!”观通手见对方打来旗语解读道。

    “准许攻击!”赵昺点点头道。

    ‘轰’随着一声号炮想起,进入战位的火力船随之开始发威,此次改装的火力船共有五艘,赵昺也是下了血本了,每艘船配置了大小三十门弩炮,不够的直接从其它船上拆,两两间隔五十步排开。攻击面足以覆盖整个南城,而他们却在敌军远程火力的射程之外,所以敌军只能该挨打又打不到自己,打不死他们也气死他们。

    敌人战船都开到鼻子底下了,守城的士兵都是瞎子也看到了,警钟‘当当当’的敲得山响,他们也算训练有素,纷纷上城开弓搭箭,刀枪并举准备反击。可刚刚准备好,气还没喘匀,石弹、弩箭便铺天盖地的砸了过来,这阵仗对泉州军来说并不新鲜,早些年的海寇、前年的宋军上来都是这一套,盾兵立刻上前举盾遮拦,其他人矮身藏于胸墙之后,躲避来袭的箭矢。

    按说泉州军的做法没有错,泉州城池几经修缮,夯土外又包了砖石,别说一般的强弩,就是船载的抛石机也根本无法撼动。但他们今天遇到的不**弩叫弩炮,重型弩炮开砖裂石那都是小意思,以老经验作战的泉州军就惨了,尤其是那些负责掩护的盾兵,即便是小型弩炮发射的一斤石弹都够他们喝一壶的,当下是盾毁人亡,死相极为难看,不是被砸掉了脑袋,就是带下去半拉身子。

    要知道弩炮曾经改变了西方的筑城史,守御的一方在领教了弩炮的威力后,总结出了经典的防御理论,当时拜占庭编辑的军事专著指出,城墙修筑的厚度至少要在五米以上,才能经得起弩炮的打击。但即便如此,守方还必须利用深壕和障碍把敌人的弩炮隔离在一百五十米以外,否则一旦近距离上‘万弩齐发’,纵然是神灵也回天乏力。

    躲在胸墙后的泉州军也好不了哪里去,以尺把宽的青砖垒砌的垛口根本挡不住五斤石弹迅猛的冲撞,虽没有顷刻化成齑粉那么夸张,但也碎裂成数块,而飞溅的碎石又成了杀人的利器,轻的砸了一头包,重的就是头破血流,倒霉的便是脑浆迸裂,当下送了命。

    而赵昺这次是下了决心要攻克泉州城的,因此要求进攻前实施饱和攻击,将一切组织突击队伍的设施全部清理干净,在攻击开始后所有弩炮都将以最大的发射速度将石弹、弩箭向南城头倾泄。泉州军本就是宋军的种儿,守城的方法也继承了宋军的方式,见弩炮攻击势不可挡,便撑起帷幕试图以柔克刚,阻挡石弹和箭矢的攻击。起初也成功的拦截了飞射而来的弩箭,但对重量大的石弹并不奏效,帷幔被其巨大的冲击力和惯性撕扯成千丝万缕,化作了漫天飞絮……(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