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是中国亘古不变的传统,家里出了大官,亲戚们自然得粘润一下,何况出了皇帝,于是所有的亲戚都跟着享福了。按照大宋的规定:宗室的俸禄、孤遗钱米、宗女的嫁妆,是宗室供给的主要形式,为宗室提供了安全的生活保障,可这些开支当然主要由地方政府承担。因此,几乎从一开始,庞大的宗室所带来的巨额负担就让地方官们叫苦不迭。

    因为宗室子弟出生后一般便会授官,所以大多数宗室家庭依靠家庭成员的官俸为生,那些没有做官的近亲可以倚靠的孤儿发放“孤遗钱米”过活。南渡后宗室开始外迁,泉州这膏腴之地有稳定的外贸收入作为财政保证,当然也成了外迁的首选之地,因而三百多口子便来到了这里吃白食儿。

    宗室王族的生活补助发放方案是住在泉州城外的,十岁及以上的人,每个月的补贴是二贯钱、一石米;五岁及以下者,每月一贯钱、半石米。而住在泉州城内的,长者每月十三贯钱、一石米,二十岁以上的每月九贯钱、七斗米,十岁以上的每月五贯钱、四斗米,五岁以上的每月一贯钱、四斗米。要是谁家女儿出嫁,也有一笔丰厚的嫁妆。终身未婚的,就养他(她)一辈子。另外还有免费的住房提供。

    起初来的人看似不多,但是稳定的生活使造人运动如火如荼的展开,人口是成倍的增长,开支也跟着水涨船高,以致单单发给泉州王族们的俸钱和米价钱两项,泉州每年支出高达十数万贯钱;此外,而他们每年的公务补贴、书费,也得由泉州支付,使得泉州的常规赋税收入勉强应付正常开支,根本不足以养活宗室成员,只能向中央打报告给予补贴。不管原因怎样结论总不外乎如此:维持宗室成员的生活需要一大笔钱。

    总而言之,宗室开支成为泉州的巨大负担,而随着宗室人数的膨胀,负担还会越来越大。不过起初泉州收入丰厚,维持宗室开支都还不成问题。但是,由于豪强大地主的侵占,税源减少,再加上贸易的衰退,这项支费变得越来越沉重,泉州政府无计可施,只得寅吃卯粮,预征一两年的赋税,惹得百姓怨声载道。而宗室自恃天潢贵胄,行事嚣张,目中无人,也离间了他们与泉州精英社会的关系。

    到了宋元鼎革之际,宋朝皇族一路南逃,辗转迁入泉州,而所有的宗室成员都可以从当地政府领取俸禄或补助钱米,这使得矛盾被进一步激化。而蒲寿庚虽然在泉州权势熏天,但他也不可能独自命令军队向元朝投降,更谈不上独自举行屠杀。而谁曾想到过宗室与泉州的命运在一起经历了一百五十年的阴晴圆缺,到最后宗室却成了赘疣,绝大多数地方精英一致支持蒲寿庚除掉它……

    ‘冗兵、冗官、冗费’是大宋的顽疾,冗费就是指宗室巨大的开支,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蒲寿庚屠杀大宋皇家宗室确实是为解决‘三冗’问题做出了卓越的贡献,甚至可以和当年的女真人相媲美,而对于当今皇帝赵昺来说也全非坏事,因为这些人对于谁来说都的确是个巨大的包袱。但是他即使心中领情,手底下也不能容情,毕竟家仇都不报,谁会相信你还有复国之志呢!

    所以蒲寿庚表功求放过在赵昺这里是行不通的,当孙胜夫召集起一帮待命的吃瓜士兵冲进衙城救人之时,第三轮火箭弹如期而至,再次对几乎成为废墟的衙城进行‘空袭’。吃过苦头的蒲寿庚在不肯躲在屋里,不顾浑身伤痛在孙胜夫的搀扶下跑到了街上,这里可比‘身临其境’看的清楚多了,只见火箭弹如坠落的流星一般在空中一闪而过,扎进各自的目标,随后便是绚烂的火光闪现,巨响震耳,接着便是房倒屋塌,血肉横飞。

    “小皇帝真是太过凶残,居然不顾城中百姓的性命,以此利器攻城,荼害生灵!”蒲寿庚当然不会为敌人唱赞歌,看着被殃及的民居怒不可遏地说道。可心中却觉得这……这真是太壮观了!甚至想这若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他愿意花大价钱请南朝小皇帝进行一场火箭弹专场发射表演,以便好好欣赏一下。

    “知事体恤百姓疾苦,但还需保重自己,敌军开始攻城,还是先撤回府中再议吧!”冲击衙城救人的军兵眼看着没有一个跑出来,而北城上也是烟尘一片,城楼居然被宋军击毁倾倒了下去,孙胜夫暗捏把冷汗,这宋军首轮攻击竟然就如此犀利,使他也不禁胆寒,急劝自己主子赶紧回避一下吧!

    本着听人劝吃饱饭的原则,蒲寿庚未多做感慨便急忙乘坐着一架不知手下从何处寻来的轿子匆匆回到府中,进府后便急令紧闭府门,一边派人打探消息,一边令人寻找是否有从衙城中逃出的幸存者。然后才顾得上解衣疗伤。毕竟是久经风浪,此刻他也渐渐从最初的慌乱中平静下来,前次宋军数万人三个月未能破城,这次也不可能一战而下,只是自己遭了暗算而已。

    稍时,知府田真子、都统夏璟也灰头土脸的寻了过来,又等了一会儿林纯子、严伯录等几名官员也找上门来,众人死里逃生大骂宋军的同时,也暗叹侥幸,若不是他们住的皆是以石头垒砌的老房子,恐怕都要被砸在里边了。又等了片刻,寻人的前来报告,尤永贤和金泳两人被炸死,百家奴负创多处,但这鞑子却也凶悍,裹伤后便上北城督战去了。

    此后又有些逃脱的小官吏们赶到,蒲府也便成了泉州城临时城防司令部。蒲寿庚令夏璟调集军兵赶往北城增援,又着田真子带人安抚民心,调集义勇输送物资,修复城防,派人将两名心腹党羽的尸体收敛。待接到北城守军经过苦战击退准备过壕的宋军的报告,蒲寿庚刚松口气,又有人报告南城外发现大批宋军战船涌来……(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