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丑时正,相当于现在凌晨四点左右,满月西垂,正是一天最为黑暗的时候,而此时人的警惕性大为降低,有利于发起突袭。再有城中的居民大多数人都在熟睡之中,可以减少攻城对平民的伤害。

    “发射!”三颗血红色的烟火在空中炸开,北城外宋军城垣内突然点起灯火,前军统领黄显耀看到攻城开始的信号后,下令发射火箭弹。

    ‘嗖、嗖、嗖……’部署在城垣之内的火箭发射阵地上立时腾起一片火光,近百支火箭带着啸声腾空而起,而阵地也被淹没在硝烟中。高台上的黄显耀看着条条火龙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越过高高的城墙,又猛地坠了下去,随之传来一阵猛烈的爆炸声。

    “报统领,火箭弹覆盖了预定目标!”高达七、八丈的瞭望塔上的观通手报告道。

    “二次发射,目标不变!”黄显耀再次下令道。此次他受陛下之命指挥所部佯攻北城,但要他假戏真做,一定要将守城的大部敌军吸引过来,配合中军在南城发起的主攻,且可相机破城。

    说实话,黄显耀对担任次攻任务有些不满意,毕竟谁都想立下头功。但他还有些紧张,这一仗还是前军组建以来经历的第一次大战,面对的又是泉州这样的坚城,而自己也是头一次独立指挥一个方面的战斗,因而心里还是缺点儿底气的。可此战不仅关系到前军的荣誉,也关系到整个步军,甚至帅府军的荣誉,他知道自己只能打好,绝不能让陛下失望,不能让那些对帅府军攻坚能力存疑的人们看笑话。

    “报统领,有敌军上城防御!”观通手再次禀告道。

    “令重型弩炮群发射摧毁城上防御设施,压制敌军;令辎重营准备架设浮桥;令第一指挥做好出击准备!”黄显耀端着望远镜观察了一番,确认后连发三道命令。

    “发射!”架设于城垣高台上的重型弩炮接令后也开始发射,他们的目标是高耸的城楼,林立的战棚及布置于城上的抛石机和床弩这些对攻城威胁最大武器。

    “报统领,火箭弹覆盖区域建筑物被摧毁大半,并燃起大火,敌军伤亡情况不明!”观通手接连通报道。

    “注意观察,确认敌伤亡情况,一刻钟后再次发射!”黄显耀沉吟片刻道。由于泉州城中人口众多,商铺和住宅密集,而军中又多有泉州籍官兵,大家都明白陛下发明的火箭弹‘没准’,因此建议在攻城时不要使用火箭弹以防止误伤平民。但陛下还是力排众议坚持使用,并答应大家绝不会滥用,当他说完后众人也不得不同意,因为陛下选择的目标太有吸引力了,即便是谁也难以拒绝……

    “敌袭,敌袭……”随着第一枚火箭弹的落地,元军意识到这绝不是前几天只会炸出纸片的假货,而是实打实杀人夺命,掀屋烧房的真家伙,于是急忙敲响警钟,但是觉得好像有点不对,他们发现火箭弹袭击目标似乎并非冲着城防而来,却是直奔衙城。

    “来人啊,来人……”蒲寿庚巡城之后觉得宋军不会选择最为黑暗的时刻攻城,而他毕竟是七十岁的人了,折腾了一天也实在是顶不住了,可在这个时候回府有显得不够意思,便在衙门中寻了一间房休息。没想到刚迷糊着便被声声巨响惊醒,他急忙爬起来冲出屋外,只是满院子的烟尘和刺鼻的硝烟味儿,除了爆炸的闪光什么也看不见,他大声呼喊值守的亲兵,却被绊了个跟头。

    “这是什么东西?”没有人应招,自己反而被绊个跟头,蒲寿庚大怒道,伸手去推害他摔倒的东西,却摸了一手的黏糊糊的东西。

    “波尔哼?!”蒲寿庚厌恶的甩甩手,却闻到股血腥气,再定睛一看地上躺的正是自己的亲卫队百户,大惊之下竟然一窜而起惊呼道,再看院子中横七竖八的躺的都是自己的亲兵,却不知是死是活。

    ‘轰!’

    “哎呦……”蒲寿庚立刻慌了,自己的亲兵都死在院子里了,那宋军是不是已经攻入城中呢?正当他脑筋乱转评估当前形势时,又一声爆炸在耳边响起,一枚重型火箭弹击穿了屋顶在室内爆炸,其只来得及叫了声痛,便被涌出的气浪推到了院子中,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物力,快放我下来!”待蒲寿庚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确切的说应该是被疼醒的,他发现自己被几个亲兵拉着胳膊拽着腿像拖死狗似的在向前飞奔,自己一把老骨头都快被弄散了,疼的他大叫道。

    “知事,保命要紧,稍待片刻便脱险了!”

    “哎吆、哎呦,你……你是胜夫?”看着探过来的一张披头散发,满是血污的脸,把正哼唱哎呦歌的蒲寿庚吓了一跳,以为自己是被厉鬼拖向地狱,顿时觉得身上都不疼了,再听声音却是自己的亲信家将孙胜夫。

    “是啊,知事!南朝小皇帝太坏了,他居然以流星火袭击衙城,险些让泉州首脑全军覆没,好在知事平安!”孙胜夫心有余悸地言道。

    “快将我放下吧,否则我也要死了!”蒲寿庚实在是受不了了,近似哀求地说道。

    “好、好!”孙胜夫连声答应着,眼见已经远离衙城,旁边恰好有间酒楼,令人砸开门将其抬了进去。

    “其他人怎么样?”蒲寿庚喝了两口水才算缓过劲气来,但也觉的身上没有一处不疼的,但现在事情紧急,他也只能强撑着问事。

    “知事,衙城遭到两轮流星火的袭击,房倒屋塌,死伤惨重,末将也只召集起这几十人,救得知事出来,其他人的情况暂时不明!”孙胜夫禀告道。

    “你立即调集周围的军兵前往寻找,一定要将众将救出来!”蒲寿庚听了是面如死灰地道,昨夜自己以身作则坚守岗位,众人也不好回家睡觉便都留在衙门中,这下全被闷在里边了。若是他们有失,自己就成了光杆司令,众军亦是群龙无首,不禁暗骂南朝小皇帝自己不过帮你杀了那些吸血的宗室蛀虫,你至于这么缺德带冒烟儿的整人吗……(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