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接连两日夜晚,泉州城上空皆有‘火流星’射入城内,但此次落下的却非索命的无常,而是如雪的纸片,有胆大者捡拾读后,方知是大宋皇帝的讨贼檄文。

    “嗟尔有众,明听予!今朕非他,乃大宋太祖之嫡,受封卫王,衣食泉州。景炎帝大行,继兄之位,名正言顺,天与人归,一为祖宗复仇,二为苍黎伐暴。慨自鞑虏肆毒,混乱中国,以**之大,九州之众,一任其胡行,恬不为怪,中国尚为有人乎!妖胡虐焰燔苍穹,淫毒秽宸极,腥风播四海,妖氛惨五湖,而中国反低首下心,迫为婢仆,甚矣中国之无人也!”

    “我朝二百数年,深仁厚泽,凡远人来中国者,列祖列宗罔不待以怀柔。俯准彼等互市,并乞在我国传教;朝廷以其劝人为善,勉允所请,初亦就我范围,遵我约束。泉州蒲贼寿庚,原为胡种,跨海而来,世居大宋经商为业,数代积累以为巨万。然尔忝居高位,尚不侧身修身,而犹纵淫贪欲,置民瘼于罔闻,谓天威不足畏。反助纣为虐,勾结鞑虏,谋害皇帝,屠戮宗室、士子数万,致人神共愤……”

    “今阶下谋臣如雨,麾下战将如云,大兴汤武之师,用慰云霓之望。锄其酷虐,救民于水火之中,修我戈矛,取残若鹰之逐。旌旗蔽日,船筏弥江。士卒争先,水陆并进。天堑无难飞渡,投鞭亦可断流。将军所至,迅如扫叶之风。兵帅所临,震如当空之霹。军威整肃,号令森严。耕市不惊,秋毫无犯。今日征讨蒲逆,刀枪无眼,水火无情。望城中黎民积存粮水,静待宅中,战事降临,切勿混乱,以免损伤……”

    文章通谕众人大军将于三日后展开攻城,并告知城中百姓万勿慌张,躲在家中不要出门,更不要上城抵挡,以免受到伤害。其后还附有如何逃避官府的征调,以及如何联保、抵抗乱兵的劫掠,甚至躲避流矢的方式,家中要储备的物资清单等等都一一列于文后。另外还写有如何协助王师攻城,为军队指引重要目标、道路的方式和躲避伪官们的监视、搜查。而意图归正的士兵出示此文便可免于责罚,通行城外。

    城中百姓读后,无不感叹旧主仁慈,纷纷捡拾藏于家中,照单做好预备,士兵们则作为护身符至于身上。而蒲寿庚等看后大为惊慌,遣兵四处搜寻、焚烧,并通告全城捡到者不准观看、不准私藏,一律要上缴官府,如有违者则以通敌论处。但宋军射进城内的檄文成千上万,哪里又捡的干净,且还有‘奸细’从中推波助澜,将檄文在街巷四处张贴,真是野草割不尽,明天又得割。

    普通人都有个毛病,那就是官府越禁止的东西,大家就都要找来藏起来。因为他们觉得官府不靠谱,所以尽管蒲寿庚在城中各个要道都布置了军兵把守,但是只要宋军的火箭弹四处乱飞,且会在高空中就爆炸,其中包裹的纸片随风飘得到处都是,根本不知道会落在何处,往往等军兵们捡完眼前的,其它地方也干净了,当然屋顶、树尖除外。不用问这些檄文都被私藏了,不仅是城中百姓,连军兵也免不了留几张做‘厕纸’……

    一时间泉州上下被这从天而降的纸片弄得人心惶惶,都算计着宋军几天可以破城,进城后会不会对叛宋者大开杀戒,没收他们的财产。心中有鬼的想着是不是要戴罪立功,以求宽赦,保住自己的财产。城中更有反元的义士暗中联系,组织人手准备起事助王师破城。面对如此形势,蒲寿庚不得不实施宵禁,杀人示众进行弹压,可他如此反而让气氛更加紧张。而这种沉闷、恐怖的气氛让人倍受煎熬,以致蒲寿庚都希望宋军赶紧攻城,免得发疯

    另一个要发疯的却是唆都,他们从泉州出援漳州,军情如火,他率领三千精骑一路上除了喂马、饮水,连睡觉和撒尿都是在马上解决的,但是当他们累得嘿了带喘的赶到漳州时,却只看到宋军船队远去的帆影和漳州城外的一片狼藉,沿海的盐场和船场全部被摧毁,港口被破坏,可漳州城却丝毫无犯,人都没死一个。

    唆都明白自己中计了,但他清楚已经于事无补,战马都已经到了极限,要是想与来时的速度赶回去,人且不说如何,战马都得跑废了。无奈之下,他只能一边休整,一边调集周边州县的驻军准备回援。可没等屁股把椅子捂热乎,泉州那边求援的就到了,称宋军已经大举进攻,包围了城池。不过信使也就来了这一拨,再就没有以后了,信息完全断绝。

    唆都是沙场老将,明白像泉州这样设防严密的城池若是想几日之内攻下来无异于痴人说梦,可消息断绝还是让他们心神不安,他清楚若是丢了泉州,大汗不宰了他,也得扒他层皮。于是唆都便不等征调的军兵全部到齐,就领着自己所部和漳州驻军万余人先行出发。飞奔回去已经不可能,而大队行军每行五里一般就得休息整队,以免丢了人,乱了队形。

    唆都心急催军紧赶慢赶一日也不过六十里,不过一路行来还算顺利,但是进入泉州地面后事情却急转直下,大路常常莫名其妙的被人挖出几道大沟,使得他们或是从边上的水田绕过去,或是停下来将沟填上再行。而他们派出的哨探也莫名其妙的失踪,几经寻找连尸体都找不到,不知道是跑了,还是被沉了塘。很快夜间也再无安稳觉可睡,常有人半夜三更的不睡觉向他们的营发射放火箭弹,搞得众军一夜难眠,走路都打瞌睡。

    今天总算进入了晋江县,泉州城已经在望,一路上大路平坦,捣乱的人也没有再出现,可当他们加快行军速度,准备一鼓作气赶到江边,没成想大队刚转过一片树木,前边就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唆都听了头皮又是一阵发麻……(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