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蒲府的大堂中今日是高朋满座,其中不仅有蒲寿庚,还有泉州蒙军千户百家奴、义军万户师斯、泉州兵马使原左翼军统领夏璟、泉州知府田真子,及孙胜夫、尤永贤、王与、金泳等部将。人虽不少,但是气氛十分却沉闷,让人觉得气闷。

    “夏将军,今日宋军在做什么?”如今唆都不在,蒲寿庚便成了泉州职务最高的人,理所应当由他主持这次堂议。自从三天前宋军突然到来,攻下了翼城、夺取了港口后便突然没有了声息,让众人不解又不安,他想知道宋军想做什么。

    “禀知事,宋军自夺取翼城后,便一直在挖沟!”夏璟起身回答道。

    “挖沟?!他们还在挖沟!”蒲寿庚有些不解地说道。宋军控制了城市外围后即刻开始日夜不停的在城北和城东两个方向挖掘壕沟,并与南边的翼城相勾连,从而利用西边的晋江完成了对城池的包围,这个还好理解是为了围困他们,可既然完成了为何还要挖沟。

    “是的,从昨夜开始宋军又从附近各县征发了大量的民夫在距城五里之外挖掘壕沟,今日已经初见雏形,想是加强困城之用。”夏璟想了想说道,他也算是身经百战了,但是也还是头一次见如此攻城的,所以也只能猜测宋军的用意。

    “嗯,宋军这是想长期围城,以求耗尽我们的粮草,逼我们投降!”蒲寿庚想想也只能是这个原因了,点点头说道。

    “这张世杰还是没有长进,我们城中粮草充足,他上次围城三个月都未能奈何,且左相领大军在侧,稍后便能前来解围,他当真以为只挖了两道沟就能破城吗?真是天大的笑话。”师斯面带讥笑地说道。

    “知事,末将以为其中有诈,宋军挖掘外壕并非是为了困城,而是为了阻挡援军!”这时孙胜夫起身言道。

    “阻挡援军?”蒲寿庚又是一愣道,“嗯,有道理,他们担心短日内无法破城,又担心左相领兵回援,所以才抢先修起一道城垣,以备不测!”

    “父亲,张世杰太笨了,若是左相引兵前来,我们便可里应外合将其聚歼,他这岂不是自寻死路,成就父亲不世之功吗!哈哈……”师斯听了咧嘴大笑道。

    “二公子,若是宋军真如孙将军所言,我们危矣!”夏璟想了片刻脸色骤变道。

    “哼,左相一到宋军便成瓮中之鳖,何谈危险,夏将军可莫要灭自己的威风,长他人的志气!”师斯冷哼一声说道。

    “非也,如今宋军连败刘深、阿里海牙和张弘范三家水军,东南沿海再无敌手。而我们泉州水军从征崖山损伤不小,前日一战还未出港便被宋军以流星火灭于码头之上,逃出港者不是被俘获,便是被击沉,只有些下船从水门逃进城中。因而宋军只要控制了港口和晋江便能来去自如,我们却拿他们无可奈何!”孙胜夫摇摇头说道。

    “孙将军言之有理,宋军水军在海上畅通无阻,我们是困不住他们的!”夏璟叹口气道。

    “这……这,我们岂不是拿他们没有办法了,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小皇帝拿咱们泉州当成他家的花园了吗!”师斯摊开手不服气的说道。

    “当下最为主要的是要阻止宋军继续修筑城垣,我们应派兵出击,将他们赶下海去,否则等他们完工我们更加拿他们无可奈何!”一直沉默的百家奴突然站起身道。

    “晚了,当下宋军阵势已成,已经难以撼动!”夏璟摇头道。

    “千户,敌军势大,我们的兵力守城尚显不足,若是出击再受损失,力量将更为单薄,还是待左相回军后再做计较。”蒲寿庚见百家奴不以为然连忙劝阻道。

    “单薄?城中有二十余万人,将他们抓来都赶到城上防守,让他们杀也够杀几天呢!”百家奴轻笑着说道,好像这就是极为平常的一件事。

    “咳咳……”田真子听了百家奴的话不知道是呛着了,还是被气着了,面色不悦地说道,“城中百姓早已归顺大元,驱他们守城会有失民心,对朝廷和左相都无好处吧!”

    “呵呵,宋廷请降时,大汗都有旨要善待赵氏一族。钓鱼城下死了我们上万勇士,但他们一旦请降,也不曾擅杀一人。可你们宰杀城中赵家遗族和那些读书的却有上万人,那时就不怕丢了民心,难道你们还想杀了我们献城归顺不成!”百家奴摆弄着手中的金丝马鞭冷笑道。

    当年蒲寿庚请降,唆都奉命解围,他们到时城中已经是杀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那是他们父子亲见,感叹连蒙军下江南后对降城都不会滥杀,连蒙哥遗命中必屠的钓鱼城都没屠。而泉州这些蕃人却如此残暴,所以百家奴震惊之余,也让他打心眼儿里瞧不起泉州这些降将们。

    “千户还是要暂时隐忍,不要擅自出战,那些宋军手中的火器犀利,翼城只是遭受了其一刻钟的连续轰击便折损过半,若是没有了遮蔽恐损失更甚!”蒲寿庚见事情越说越僵,急忙笑着插话道。

    “哼,废话说了半天,也没有破敌之计,我先走了!”百家奴听了越发觉的没有意思,起身说道。

    “千户……”眼见百家奴抬屁股就要走人,师斯脸色一变高声道。

    “千户慢行,府中新到了一批佳酿,又新收了几个歌姬,何不到后边品尝下再走!”蒲寿庚见儿子言语不善,狠狠瞪了其一眼打断儿子的话,紧走两步拉住百家奴说道。

    “哦,好、好,那咱们便去痛饮几杯!”百家奴一听果然停住了脚,高兴的挽住蒲寿庚的胳膊就往外走,行到门口冲堂上的人喊道,“散了吧、散了吧,大家都去喝酒去!”

    “田知府,二公子,这当如何?战事紧急,刻不容缓啊!”几个人眼见着蒲寿庚被百家奴连拉带扯的出了门,夏璟苦笑着问道。

    “唉,蒙古人咱们惹不起,散了吧!”师斯看看田真子无奈地摆摆手说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