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自建立自己的势力以来,唯一的一次攻城战就是攻打广州城,虽然取得了胜利,但与此次攻打泉州却是不能相提并论的。首先打广州完全是采用偷袭战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干掉了最为强大的探马赤军,使得守城的敌军实力大减;再者广州城已经被蒙古人拆的差不多了,可泉州城却完好无损;三者梁雄飞的战斗意志不强,并不准备与城池共存亡,而蒲寿庚的守财奴不一样,他为了钱连皇帝都敢杀,因此定会死战。

    打广州的经验无法借鉴,而手里就这么几张牌,赵昺却要想赢取世纪大奖似乎不玩弄点手段是做不到的,他琢磨着怎么才能玩儿过唆都这孙子呢?自己与元军相比占据优势的是水军和比之先进武器;元军优势的是骑兵的快速机动力,强大的野战能力及泉州坚固的城防。这三样都够他喝一壶的。

    赵昺算计了一番,元军的机动力是靠马,而自己的机动力是靠船。若是比速度自己的船真跑不过马,不过也不是全无胜算。龟兔赛跑的故事,他从没上幼儿园就听了无数遍,短时间内兔子跑的确实快,可乌龟有韧性,慢点但胜在坚持。

    按照当前军队的行军速度,一般是一日以三十里为限,走够里数就要安营下寨休息了,急行军一日也不会超过六十里,但也无法坚持几天的,要知道古代打仗可是全凭体力的,不像现代只要你有勾动扳机的力气就能战斗,所以累的半死去战斗就等于送死。当然单纯的骑兵会快一些,但也前往别相信什么‘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的鬼话,一般一天能跑百里就不错了,如果以这个速度连续行军,用不了几天就剩下死马了,所以要走走歇歇才能保持机动力。

    以风为动力的大船在顺风、顺流的情况下,平均一个时辰能走二十五里,逆风的情况下也能行十五里,那么一天一夜最少也能走近二百里,那么算来就要比马快多了。而船还不用像马一样停下来喝水、吃草、睡觉,只要有水、有风就能不眠不歇的一个劲儿的赶路。因此在长途奔袭上,船是完胜战马的。

    赵昺算了以下,漳州和泉州相距近三百里,唆都的骑兵要用三天才能走完,而自己的船队只一天就可完成。若是自己全军佯攻漳州,唆都接信后星夜来援,一路顺利的三天后到达,而自己却虚晃一枪突然撤军前往泉州。如此一来自己一天赶到泉州,可刚经过长途行军的唆都即便掉头就回援,人困马乏之下怎么也得需要五天的时间,自己就可以争取到四天的攻城时间了。

    在这个时代强攻城池打开城墙突破口主要有两种方法。一是在移动廊房的掩护下使用攻城槌;二是将地下坑道一直挖到城墙下面,然后毁掉坑道,使城墙倒坍。突破口打开后,接着就越过它发起攻城突击。有时攻城部队也在没有突破口的情况下实施攻城突击。他们从移动塔架或云梯,或用升降吊箱,或者同时使用这几种手段千方百计登上城墙的壁垒。有时则通过地道将一支先遣队秘密送至城内,然后打开城门,或者在里面袭击守城部队,从而破城。

    但是这采用这两种方式攻破泉州城也并不容易,往往都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泉州城内外三道城池,如果想利用强攻打开突破口就需要反复的争夺才能奏效,可打开一道就很不容易了,何况要三次;而挖地道在泉州基本就不用琢磨,那里濒临大海,河流众多,且城池有壕沟环绕,挖不了多深就会出水,结果地道挖不成不说,说不定还得给淹死。

    综上考虑,赵昺觉得即便有弩炮相助,用四天时间办完所有的事情根本不大可能,且到时不仅唆都可能回来了,其它各处的援兵肯定也差不多了,自己围城不成,反而有被敌人包围的危险。那么就需要布置打援部队,可野战却非宋军所长,这又需要消耗大量的兵力,从而削弱自己攻城的力量,使得事情似乎又走进了一道死胡同……

    “防御是更有效的一种作战形式!”赵昺琢磨了良久,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克劳塞维茨所总结的一条基本作战原理,而这还通常被作为节约兵力的一条作战原则。

    由此赵昺想到自己既然短时间内无法破城,暂时又玩不起围城打援的游戏,那就何不再修一道墙将来援的敌军挡在外边,而那样就能发挥宋军擅守的优势。四天的时间攻城攻不下来,但是修筑一道防线应该够了,而野战防御工事好比“倍增器”,它用人不多,作用颇大。

    赵昺想明白了这一切,便开始回忆自己能想到的相关战例。真不赖,还真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不过却不是中国人,而是古罗马的凯撒,其和‘自己’一样是位思维逻辑严密,组织才能出众的典型古罗马将领,他创造了一整套系统的攻城作战方法。当然在不同的攻城作战中,攻城机械的架设和操纵以及作战的具体步骤是各不相同的,要根据当时的环境条件和守城部队的作战行动而定。

    不过有一条是要遵循的,那便是在沿攻城阵地的周围首先建立一条防护障碍带,如此把孤立的攻城碉堡用一条围城工事连接了起来,从而对守城部队形成一个完整的包围圈。另外,同时还要修筑一条面向城外的壁垒,以对付守城部队的援兵的进攻和袭击。而凯撒几乎是在每次攻城作战中都会无例外地构筑这种双重防御墙的,用它扩展自己的前线阵地,又将它作为机动野战部队实施作战机动的基地。

    赵昺想着人家凯撒出名肯定不都像自己似的多半是靠蒙的和吹的,而以他山之石攻玉一向是自己拿手的把戏,这次再拿来用用又有何妨……(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