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知道在自己权力体系内外都会有敌对势力,但随着自己权力场的扩大都有可能把这些人吸收进来,对于降臣加以甄别后,如果可以驾驭的都能大胆的使用。现在的摧锋军、勇敢军大部都是有广州降军改编而成的。七洲洋之战中俘获的降兵,除编入辎重军服役之外,还有相当部分进入都作院和军器监,甚至还有部分蒙古人和北人编入骑军负责牧马和教授骑术。

    在朝中同样如此,从前江氏父子给予自己很多帮助,但是一直保持戒心,最后还是在自己的柔性攻势下被收服。而行朝中过去也是有许多官员对自己视若罔闻,不当回事,现在一样站在了自己这边,并表示臣服和效忠。当下这‘围攻’张世杰的一幕可以说就是明证,就在前两个月谁敢在朝中当面顶撞其,连陆秀夫都在其面前小心翼翼,不敢擅言。

    而崖山之战后,张世杰可谓走入了人生的低谷,他因为弃君而走失去了太后的信任和朝中众臣的拥戴。最为亲信的部将有的战死,有的叛离,也让他元气大伤,再难显一呼百应的局面,如今更是陷入群而攻之,却无人为其执言的境地,正可谓是人生百态,世态炎凉。

    “诸位爱卿稍安勿躁!”此刻殿上除了应节严和刘黻两人观战外,其他人都已卷入了其中,众臣的指责已如滔滔黄河水直扑张世杰,而其业已是血灌瞳仁,瞪着两只通红的眼睛与大家争辩,赵昺看也是到了崩溃的边缘,就差要暴起杀人了,可众人还在忘我的痛打落水狗,他适时出言制止道。

    “陛下……”赵昺的声音很高,众人听了齐声施礼停止了争论,各回其位。

    “圣人有云朝闻夕死,古有浪子回头金不换。淮军将士从荆湖战场到据守襄樊,直到退守临安,追随先帝行朝海上,与敌接战不下百次,伤亡甚重仍忠心不改。在崖山又连续接战二十余日,已经是人疲马乏,困顿到了极点,想必在座的诸位臣工都还未曾忘记。”赵昺知道强行维护,定会引起更大的反弹,众人反而会将矛头对准自己,因此只能迂回侧击。

    “嗯,陛下所言不虚,不仅前方将士身心疲惫,就是我等也倍受煎熬,不知明日会如何!”陆秀夫点点头答道。

    “确实如此,每每战鼓声响起,便觉心神不定,唯恐不支被敌破阵!”王道夫也不得不承认当时的情形真的让人心力憔悴,总觉前途一片黑暗,自己再难支撑下去。

    “我们在阵中远离战场尚觉如此,况且那些与敌每日面对面厮杀,看着自己同伴一个个的倒在自己的身边,昔日袍泽葬身海底,那种心情定是极为悲愤又沮丧,却又不知这场战争何时才能结束,必是感觉生不如死,希望下一个倒下的是自己,以便能永久的解脱,早点摆脱这无休止的厮杀!”当下殿上的众执政几乎都经历了崖山那二十余日不眠不休的战斗,其中自有感触,都十分赞同他的说法,赵昺趁热打铁又道。

    “陛下圣明,这正是将士们彼时所念!”众人听了一片默然,张世杰却是异常激动地施礼道。

    “诸位臣工虽随朝转战多年,却也许没有深陷重围的经历!”赵昺摆手让他免礼道,“朕却曾有过,那时刘深率军追击行朝船队,朕身边当时可调之兵只有摧锋军一军,兵只有三千,船只有不足五十艘,当看到敌船大队时朕也曾想率军而走。但想着太后和先帝未曾脱险只能迎锋而上,那种赴死的感觉真的不好,可朕别无选择!”

    “说句不怕丢人的话,当朕率队撞沉第一艘敌船,看着支离破碎的尸体时朕虽没有尿了裤子,却也吐了一地,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恶心,而看着敌船源源不断的冲过来,众将奋不顾身上前为朕解围时,心中确是无比感慨,觉得这种结于生死的袍泽之谊才是人间真义,朕也愿为他们付出一切,哪怕是自己的命!”赵昺并没有为叛将们解说,只是说着自己头一次上战场的感受,众臣表情各异却也无人插言。

    “当我们竭尽全力击败刘深前锋军时,援军未到,但敌军大队已至。朕知道行朝行程未远,而众军皆以疲惫,却也只能让众军上前迎敌。想想面对的是十倍于我的刘深中军大队,朕的命令无异于让他们去送死,即便现在忆起也是心如刀绞般的难受!”赵昺叹口气道。

    “陛下所感也正是臣常常所想,每每想起也是夜不能寐!”张世杰看陛下眼中含泪,同病相怜地道,心中却也暗自后悔若知小皇帝是同道中人,那时自己怎么也要领军回援,也不会闹成现在这种君臣相忌的局面。

    “战事激烈之时,朕的座船独自失陷于敌阵之中,面对看不到边的船阵,撞毁一艘又来两艘,击沉一艘却还有数不清围上来的敌船,当真让人绝望。每当朕觉得支撑不住的时候,便想着船上还有这么多的袍泽兄弟,朕将他们活着带出来,也要将他们活着带出去,即便身败名裂也要护得大家周全。”赵昺攥着拳头道。

    “呵呵,不过没等朕请降,先生和江钲便带兵来援将朕给救出来了!”看着众臣脸上都出现愕然之色,赵昺又笑笑道,而大家又随之释然。

    “陛下真是性情中人,也难怪麾下众军皇旗所指,无不所向!”张世杰此刻已经把小皇帝看成自己的知己了,再次起身施礼道。

    “枢帅拗赞了,这只不过是人心换人心,你待人真诚,他人怎么又好意思诓你呢!”赵昺笑呵呵地说道。

    “琼州上下一心,皆是陛下待人以诚之故。”文天祥来到琼州时日不多,但也看得出小皇帝在此真是一呼百应,听到此叹道。

    “诸位可能多对朕为何对其百般宠爱,甚至不惜以身涉险感到奇怪吧!”赵昺又一指在殿门口值守的倪亮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