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兔崽子住的地方居然比老子的行宫还要大,还要好!”接着翻看后,赵昺突然破口大骂,将在阁中值守的小黄门都吓了一跳,急忙跪下行礼,却不知道自己老老实实的候着怎么就得惹着了小皇帝。

    “陛下,怎么啦?”倪亮一手握刀冲进来问道。

    “哦,没事儿,去给朕那些吃的当夜宵!”赵昺这才发现自己吼了一声不打紧,把众人都惊动了,他指指几个小黄门说道。

    “是,陛下!”两个小黄门知道陛下不是骂自己,大松口气爬起来一溜烟的去膳房寻吃的,另外两个赶紧更换将燃尽的蜡烛,剪去灯花。

    “你怎么也没睡?”赵昺招招手让倪亮坐过来问道。

    “见阁中亮着灯,知道陛下未睡,我就在值房中打了个瞌睡。”倪亮脱了鞋踮着脚绕过铺在地上的纸张,走过来答道。

    “哦,对了,你也是泉州人!”赵昺看看倪亮突然说道。

    “是啊,我是泉州府晋江县人氏!”倪亮看陛下问的奇怪,心中虽有疑惑,但还是答道。

    “那你定去过泉州城,知道蒲家所在了!”赵昺激动地说道,自己空想半天,却闹不清具体状况,没想到有人就‘送上门’来了。

    “是的,晋江县在江左,泉州在江右,过去常常过江往来两地。”倪亮听陛下问起自己的家乡眼睛一亮略带兴奋地答道,“蒲家是泉州第一大户,满府的人只怕没有人不知道的,他家就在府城城南一带,周遭三百余亩皆是他的府邸!”

    “是吗,看来老子还真没骂错他,给朕讲讲他家里到底什么样?”有了亲眼目睹者的讲述,自然比那些资料有趣的多,赵昺盘膝做好探着身子说道。

    “陛下,我曾多次途径其门前,却没有机会进去过,只是从墙外看到过屋顶檐角,里边究竟如何却不知道了。”倪亮有些为难地说道。

    “难道你就没有听人说过里边是什么样吗?”见倪亮如此,等着听稀罕的赵昺大急道。

    “那些都是道听途说之言,我恐误导了陛下,耽搁了大事!”倪亮搔搔头皮不好意思地说道。

    “无妨,无妨,朕只想知道那蒲家到底是什么样,藏着多少金银财宝,等咱们进去后再好好逛逛!”赵昺这才意识到倪亮是个老实人,没有亲眼见过的东西从不乱说,赶紧说道。

    “好,那陛下就当我胡说八道,解闷得了,万万当不得真。”尽管陛下说过没有什么影响,但倪亮还是警告道,“陛下,我听人说过,蒲家府邸内有花园、棋盘园、书轩、讲武场、厨房、祠堂,还有兵营,其中仅家僮就有千人之多。而蒲寿庚为娱宾客,在棋盘园中专门养有三十二名美女作为棋子,分持红黑棋子名牌,各就各位,听候奕棋者号令进退。他还专门兴建一所藏娇阁专门作为这些女子的夜宿之处,每人单居一室。陛下你说是不是很奢侈啊!”

    “嗯,确实是穷奢极欲,接着说。”赵昺点点头道,心中却知这棋盘园就是古代版的‘红楼’,不知道多少官员在此被拉下水,成了蒲寿庚的帮凶。而上千家僮分明就是其豢养的打手和私兵,这在大宋朝已经是触犯律法,可那些地方官员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以致成为其谋反之时屠杀宗室士子的主力。

    “蒲家做的是海上的生意,船自然有许多,与其兄蒲寿宬在东海法石乌墨山澳泊船处,还专门建有一座海云楼以望出入港口的海舶,常停泊在港中的船就不下千艘,就连其婿家都有大船百艘,比之咱们的水军战船还要多,这个却是我亲眼所见。”倪亮特意强调道,“人们传言其府中藏有大量的香料,仅此一项就价值千万贯之多。有人见过蒲家长子师文家玛瑙石堆满仓库,其婿佛连家的珍珠要用斗来量,至于有多少金银谁也说不清,只说其家财能买下一半临安城!”

    “这真是一只大肥羊!”赵昺听了搓搓手说道。

    “陛下……陛下!”倪亮看着小皇帝眼中含痴,嘴角留着哈喇子,十足一副猪哥儿像,他还以为其中了邪,大声叫道。

    “倪亮,你想不想进去逛逛……哦,想不想杀了蒲氏一窝老贼,为死难的泉州父老报仇?”赵昺听见喊声从‘美梦’中惊醒,抹了把快要流到胸前的哈喇子说道。可猛然又意识到倪亮这孩子太老实,自己这么说难免让其小瞧了自己,赶紧改口道。

    “那狗贼降了鞑子,引兵祸害泉州百姓,杀得晋江十三乡皆成废墟,父亲死难至今仍未能收敛遗骨安葬,我与那蒲贼有不共戴天之仇,陛下若打泉州,我愿当先锋,誓杀此贼!”听了此言,倪亮眼都红了,起身瞪着眼睛道。

    “好,有气概,有胆魄,蒲贼不仅是倪家的大仇人,也是泉州数万殉难军民的仇人,也是朕的仇人,必要杀之以慰英灵!”赵昺当然不会示弱,也拍案而起豪气冲天地道,也正以此掩饰自己的心虚。

    赵昺知道蒲氏的下场并不好,其实自己不杀他,他们也会自己作死。据史所载,由于蒲家不改商人本色与元廷争利发动暴乱,结果被元廷剿杀,连死了多年的蒲寿庚及其子都被挖出来辱尸。而朱元璋建立明朝后做得更狠,他对卖国求荣助纣为虐的蒲氏深恶痛绝,下令将蒲氏族人充军流放,为娼为奴,不得登仕籍。蒲氏从富族成为贱族达数百年。而当时许多回人也都耻于和蒲寿庚牵连上关系,把他称为“无耻的叛教者”。

    事后,人们对于蒲氏的下场皆言是天网恢恢,恶有恶报,正因为其叛宋出卖皇族得到的报应。但是赵昺却以为后世报不如现世报,自己就要打下泉州城抓住蒲寿庚,让其亲眼看着自己的子孙一个个被杀,家产被抄没,数十年的积累毁于一旦,这恐怕比说什么上天显灵报之后世要解恨的多……(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