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粒盐,从海水日晒蒸发到自然结晶,快则四五天,长则十二三天。躺在盐场上的盐不值重金,但一旦进入流通市场便可价升十倍,充分印证了这个行业“产盐的人穷死,卖盐的人赚死”的怪现象。流通生成财富,掌握了盐,也就握住了古代社会的财源;贩卖盐的人,就是当时财富的持有者。自从西汉以来,盐铁专卖就成了一个封建王朝的重要财政收入之一。

    但是,事情往往是这样:越是官府禁止、官府独家经营的项目,就意味着越是缺乏竞争;而越是缺乏竞争的行业,就意味着利润就越大。在垄断专营的背景下,食用盐业被赋予暴利的浓重色彩。盐的利润在一切行列之首,因此,本着“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一原理,因为“盐铁专卖”而在江湖上行走的形形色色的人中又衍生出来的一个群体——私盐贩子。他们也随着盐铁专卖制度的实施产生,并伴随着中国的封建王朝存在,且一直存在到了现代社会。

    随着私盐贩子的产生于是就出现了私盐,这专指指违**有关禁令而私自生产、运输、销售的食盐。私盐的产生和泛滥通常同政府的食盐政策,特别是食盐专卖政策关系密切。一般说来,在食盐由民间自由生产、运销的时期,既不存在为官府垄断经营的官盐,自然也就无所谓私盐了,所以,私盐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食盐专卖制度的直接产物。

    赵昺知道在这个时代贩卖私盐,利润等价于现代的毒品,但由于盐铁专卖的收入对官府的重要性非凡,因此历朝历代的官府,都针对私自贩卖经营私盐项目的行为立下了严刑峻法。同样暴利的存在让以身试法的私盐贩子屡禁不止,胆有多大利就有多高,很是殷实了一些不怕死的。也使私盐贩子逐步成为了只能由亡命之徒才能经营的项目。

    也因为有着严刑峻法的存在,古代私盐贩子需要承受的风险等同于如今毒贩子需要承受的风险,久而久之,如同今天国外有着很多大毒枭拥有自己的武装一样,私盐贩子们也一样拥有着自己的武装。赵昺就知道在东南一带特别是淮浙及福建江西、广南交界之地,私盐贩子活动极为频繁,他们数百人为群,持甲兵旗鼓,往来虔、汀、漳、潮、循、梅、惠、广八州之地。所至劫人谷帛,掠人妇女,与巡捕吏卒格斗,至杀伤吏卒,若遇清剿则起为盗,依阻险要,官府捕不能得。

    不过赵昺知道事情都得从两面看,虽说私盐贩子和毒贩子所需要付出的风险差不多,但是,毒品和食盐是不同的。毒品是害人的,而盐是可有可无的。如果老百姓觉得官府的盐价格公道合理而且吃得起,私盐贩子自然也就绝迹了,正因为原本就吃不起盐,所以,私盐贩子才有存在的市场。而老百姓对这帮敢于挑战盐铁专卖政策的大盗并非特别反感,甚至很有好感,在他们心中私盐贩子为自己提供了便宜的盐,不啻为扶危济困的侠。

    赵昺却还知道这帮老百姓心中的‘侠’,绝非一般的大盗,他们中可是真真的出现过几个名震史册的大人物。黄帝和炎帝为了争夺解池的盐爆发了阪泉之战,胜者成为中华始祖。唐朝的私盐贩子黄巢推翻了立国近三百年的王朝;混乱的五代十国时期的吴越国,就是由一个叫钱镠的私盐贩子开创的;张士诚在元朝末年以贩卖私盐起家,群雄逐鹿,干出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事业。

    即便此时的元朝也是因为几个私盐贩子的造反而倾。这些看似逐利的‘侠盗’们,有些直接参与了农民起义,即使有些没有参与军事斗争,却是许多造反起义的支持者,反而成了王朝的掘墓人,所以赵昺清楚他们是股绝不容轻视的力量。而他还知道盐不仅影响过中华民族的命运,在世界历史中,盐同样扮演着重要角色。

    无独有偶,美国南北战争,也是盐决定了南方军队的命运。战争爆发四天后,林肯总统下令对所有的南方港口进行封锁。封锁导致北方生产的食盐无法流通到南方。种植园主用海水煮盐,但这根本无法解决问题。北方军队很快认识到南方盐的短缺对于北方军队来说是一种重要的战略优势,每占领一处盐场,他们就立即将盐场破坏。盐在南方越来越稀缺,肉类逐渐从人们的餐桌上消失。在被解放的奴隶的帮助下,北方军队继续通过攻占盐场来削弱南方军队,并最终摧毁了佛圣安德鲁海湾。至此,南方军队已无还手之力,两个月后,战争以北方军队胜利而结束。

    赵昺现在觉得自己就是历史的搅局者,他此时已经改变了历史的一个重要节点,那么索性就搞大些,把这个世界搅得天翻地覆。所以他并不只是将盐作为挣钱的手段,且还有拿盐作为推动历史前行的催化剂。因为他知道历史上只要盐业财政出现问题,就会群雄并起,仅在南宋后盐民由于受剥削愈甚,武装暴动也日趋频繁。

    绍兴初年,浙江明州发生盐民持杖遂保正事件;庆元三年,广东宝安大奚山盐民举行暴动;嘉泰年间,浙西盐场亭户与士兵联合暴动;嘉定二年,淮东楚州发生胡海领导的盐民起义;宝佑二年荻浦领导浙西亭户暴动;德祷元年,已是大宋灭亡的前夜,还因为拖欠盐户的工本钱激起浙江明州鸣鹤东西场发生徐二百九、叶三千四领导的亭户起义,史称浙东一带“千里惊扰”。

    赵昺当下的打算就是利用手里的盐冲击元朝的市场,赚钱的同时扰乱敌人的经济,再在损人利己的基础上将元朝的盐政搅得千疮百孔,制造一个乱局。而这些事情当然他无法去做,也不能大张旗鼓的来搞,只能假手于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私盐贩子们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