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有了可以聊天的对象,赵昺觉得这一日过的飞快,在次日卯时时分御营船队到达了白沙港。右相文天祥率行朝群臣,江璆领琼州上下都已在码头上等候,而迎驾的和看热闹的百姓更是人山人海。赵昺却知道这一天必定会记入琼州史册,因为据他所知历史上从未有一位皇帝莅临琼州,且以此作为一个国家的临时首都,他正开此历史先河。

    赵昺不喜欢这种大场面,但自己已经是一国之君,以后会经常出席各种仪式,所以不愿意也要适应,因而他也是盛装出现,并排出了仪仗可此时让他兴奋的却不是如此宏大的场面,却是白沙港的码头已经经过疏浚整修,在乐声中社稷号缓缓靠上了码头,而这也标志着这里可以停靠这个时代的大型船舶,自己也不必再转换小船上岸。

    迎驾仪式繁琐冗杂,好在事前陆秀夫和应节严两位已经嘱咐、交待过,他答对还算得体,并没有出什么纰漏,不过见到黄显耀、董义成、刘文俊、章子珍及府中一众旧臣时大家还是十分激动,但是现在大家都知此刻的小殿下已经是皇帝,再不能‘放肆’,所以也只能压抑着激动,扯着嗓子高呼万岁,表达自己的激动和爱戴之情。

    赵昺清楚这个时候正是展现自己形象的时候,他也极力保持着形象,踮着脚挺着胸脯让自己显得高一些,板着点脸,又挂着点职业性的微笑使他看起来老成一点。不过一会儿工夫他还是放弃了,踮着脚太累了,得琢磨着回去弄双增高鞋穿穿。但还是不能有丝毫松懈,以致破坏了好不容易树立起了的形象,打击了琼州军民抗元复宋的信心。

    折腾了近一个时辰,整个仪式才算结束,赵昺登上了辂车屁股才算着了地儿,此时已近正午是一天正热的时候,可这个时代又没有空调,也不可能脱下里外三层的朝服,他只能忽闪着大袖扇了扇风让自己心理上能凉快一点,想着能赶紧回到府中,不,这会儿应该叫宫中了。

    “陛下,再坚持片刻就回宫了!”王德也登上辂车贴心的给陛下打着扇道。

    “是不是回到府城,还要再来一遍!”赵昺有些胆小地问道。

    “陛下,那倒是不必,朝臣们都在码头迎驾,城中就不必了,回去只需再拜见太后就好了!”王德想了想说道。

    “哦,这种虚招子以后还是少搞,明明可以乘船直下城外,却非要在码头下船再乘车折腾回去,劳民伤财不说,朕什么不做都折腾了一身汗。”赵昺点点头暗松口气道。

    “这都是礼仪所在,陛下也就辛苦些吧!”王德打着扇笑着说道。

    “大家这么辛苦,不需赐宴了吗?”赵昺突然又问道。前世每当有什么仪式结束后,老板照例都要摆上几桌,一则表示没有忘记这些手下,二则是表示慰问,而大家也可借机改善生活,不过感激倒是谈不上,只觉自己类了半天,理应得到的犒劳。现在自己是‘大老板’了,按说该轮到自己破费了。

    “不必了,臣子迎候陛下都是本分。”王德笑着小声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赵昺轻笑道,又摆手不让王德再给自己打扇了,还抬手给他拂去脸上的汗水。

    “陛下,这……”没想到小皇帝的一个小动作,竟然把王德给惹哭了,抽抽噎噎地说不出话来……

    回到城中,又有赵与珞及周翔、郝云通、庄世林率领驻琼州各衙门一班人迎候,当然又啰嗦了几句后才再次起驾,直奔行宫所在。说起来修建行宫还是赵昺当初为了表明自己的忠于朝廷的态度选址修建的,同时还向西北扩建了城池。但是朝廷却被‘吓跑’了,他就将修建行宫的民夫又调走抢修驿路,直到他走的时候还是个半拉子工程。

    不过时隔年余再回来,行宫已经复建完毕。其址就选择在原卫王府的北侧,由大匠张栩主持修建,整个行宫布局巧妙,因形就势修建,将抱珥山、三台峰和文龙山也包裹进去。正宫采用前朝后寝的传统方式,包括九进院落,由午门、朝门、大庆殿、仁政殿和慈元殿、清音阁和福寿殿组成,东北为东宫,以及一些朝房、配殿和回廊组成。整个行宫布局紧凑,殿宇和围墙多采用青砖灰瓦,原木本色,虽说是殿,其实就是高大些的平房,当然也谈不上富丽堂皇,但是也显得淡雅庄重,简朴适度。

    前朝是皇帝处理军机政务的办公区,大庆殿则是举行大朝会和典礼的场所,仁政殿则是皇帝举行朝议和日常办公的场所。朝门和大庆殿之间东西两侧则是中书门下省和枢密院两府的办公地,尚书省则设置在朝门和正门间的卫王府中。内廷的福寿殿是太后的寝宫,其后修有后苑,将三台峰包于其中,便植花木,修有小湖,有水门通过宫墙外的水道与南湖相连。

    而赵昺的寝宫则设在东宫之中,毕竟他即没有大婚,也没有亲政,住在那里最为恰当。东宫在东北侧,西接福寿殿,之间设有廊道和宫门。在南侧开有正门,有甬道与前边的仁政殿想通。东宫以勤政殿为主建筑,两边有偏殿及职事房,后边建有淡泊阁和清心阁两座三层楼阁,建筑规模不大独自成院。淡泊阁作为陛下的工作室和藏,而清心阁则是赵昺授业之地,这便是赵昺的又一个新家。

    整个宫城不大,总共也就占地二百余亩,外边的宫墙高有二丈,但只开有三个正门,面向北侧出于防卫的需要并没有开门。宫内的防护自然由赵昺的侍卫营防守,外围则由中军派兵驻守警戒。琼州旧城之外又修起周长十五里的城墙,新旧城其间则是各个衙门和府库所在,并沿道路修起宅院作为随朝官员的府邸。由此府城形成了一个不规则的三城相环的格局,也成为琼州第一大城……(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