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陆秀夫与众人的目光都被陛下和几个人吸引过去,他们与陛下在帝舟上生活了月余见识过其天真活泼的一面,也见识过其深沉睿智的一面,也见识过其勇敢果断的一面,可还未见识过他‘粗鄙’的一面。他竟然能和舱中的几个军汉勾肩搭背,聊得热火朝天,完全没有了体统,就像……就像个街痞,陆秀夫好不如容易才想起个恰当的词汇来形容此刻的陛下。

    “老子过去当亲王都未曾诓过你们,现在当了皇帝那是金口玉言,出口就算,还能自食其言不成!”赵昺一听赵孟锦的话也激动了,抬脚踩在矮几上高声道。

    “对了,陛下已是一国之君,怎会舍不得那几斤金子!”刘洙听了深以为是的点点头道。

    “不是洒家信不过陛下,而是担心又让咱们二人留守,将好事让给了他人。想想你我乃是一军都统,却只能看着陛下亲临战阵,麾下的部将们一个个率立战功,让洒家这一军之首何意驭下!”赵孟锦粗声大气地道。

    “有道理,陛下你看……”刘洙听了点点头,看向陛下道。

    “咱们击掌为誓,只要你们手下那些儿郎都练成了精兵,朕决不食言,定一起带你们去发财!”赵昺一用力另一只脚也站上了矮几,伸出两手分别于二人‘啪、啪、啪’连击三掌。

    “哈哈……陛下,等到了琼州一看便知,如今咱们府军是兵强马壮,只要陛下一声令下,就是让他们上山擒虎,下海捉蛟全无二话,闻知陛下大败张弘范都嚷着要立刻会合攻州掠府重回临安呢!”赵孟锦捋捋短髯大笑道。

    “是啊,大家听闻右军建下大功已是十分不忿,且其回军时竟然将张弘范的帅旗挂起耀功,结果简直激起了众怒,都言陛下偏心,不让他们前去护驾!”刘洙也抱怨道。

    “呵呵,还好我们摧锋军是陛下亲御,否则也得像二位都统一样坐凉凳了!”陈任翁听了笑的花似的说道。

    “陛下,属下以为陈统制练兵有方,应转调训练官一职!”赵孟锦听了立刻举荐道。

    “属下附议!”刘洙也立刻附和道。

    “陛下,万万不可啊!”陈任翁一听就急了,连连摆手道,“两位大哥,皆是小弟失言,还望不要与我计较!”

    “该,叫你得瑟!”赵昺站在矮几上手指点点陈任翁的脑门心灾乐祸地道……

    “应知事,难道护军在琼州军中不是最为精锐的?”陆秀夫听着他们的对话,像是对护军的战力十分不屑,有些疑惑地问道。

    “陆相是这样的,平日随扈陛下的只有一营侍卫,不足三千人。赴朝之时才临时从各部抽调兵员组成护军,其后行朝迁往崖山后便又以右军为主力前往加强护军力量。而琼州军若论战力,还是中军步军和白沙水军更为强悍一些,但他们一般多作为琼州防卫只用,并没有参加历次战斗,在旁人看来反而以为他们最弱,其实并非如此!”应节严解释道,他以为陛下已然顺利继位,并平安归来也没有必要再做隐瞒了。

    “哦,原来如此!”陆秀夫貌似平静地颔首道,心中却极为震撼,仅凭随意抽调的一军便能将敌军打得全军覆没,如此强军在手也难怪小皇帝有攻打泉州的底气。

    “琼州各军可谓倾注了陛下全部的心血,更是投入巨大的财力,又历经多次扩编和整训才有今日这支劲旅!”应节严言道。

    “琼州军中果然人才济济,即使陛下睿智也被这两人给算计了!”陆秀夫看看还在说笑的几个人,喝了口茶轻笑着道。

    “何以见得?”应节严亲手拿过炉上的茶壶为陆秀夫续上茶问道。

    “赵、刘两位都统看似粗鲁,其实却心思缜密,他们屡屡出言看似不忿,实则是在激陛下给其开出重赏。而陛下却一时不查,金口玉言许下诺言。”陆秀夫悠悠地道。

    “呵呵,陆相又怎知他们不是被陛下算计了呢?”应节严笑笑反问道。

    “哦,何解?”陆秀夫愣了下缓缓道,他想想并未看出陛下有所觉察,而是一路被两个手下牵着走。

    “陆相可曾听说过打将不若激将勇这句俗语呢?陛下这是又在准备打大仗啊!”应节严的回答更让旁人莫名其妙。

    “应知事也知陛下要打泉州?”陆秀夫却是听懂了,陛下这是在激将,并以重赏激励士气,为打泉州做准备。

    “打泉州?!”应节严听了却是怔了一下,叹口气道,“唉,陛下这是没钱了。”

    “……”陆秀夫惊诧的看着应节严,暗自感叹这真是一个让人羡慕的师傅,他竟然能从只言片语中就能知道陛下所想,这也就难怪小皇帝与其如此亲密,又对其如此信赖。

    “陆相不要多想,陛下聪颖机敏,却也心地善良、胸有大义,绝非阴险狡诈之徒。但陛下历经国变家亡,心中难免对人怀有戒心,行事小心谨慎,不过却是用人不疑,且胸怀宽广,待人坦诚,绝不会为私人间的恩怨而误国事。再看这些军将,陛下离开年余,众人却不离不弃,依旧忠心不二,为君守土,试问你我谁又能做的比陛下更好!”应节严一看其表情便知陆秀夫有所担心,便不露声色地解说道。

    “嗯,应知事所言不虚,可……”陆秀夫点点头,欲言又止道。

    “陛下年纪尚幼,行事在他人看来难免乖张,不合常理,但每每都有奇效,扭转形势,反败为胜。可也正是如此让人担心陛下走上邪路。不过陆相也知朝中不缺端正刻板的臣僚,做事也是规规矩矩从不敢逾越,当然也有励志革新、铲除奸佞之臣,但一遇挫折或此官归隐,或是随波逐流,或是远离京师。也正是如此才使得朝中奸佞当道,死气沉沉,尸位素餐者大行其道,国事不兴。”

    “而陛下主政琼州以来却是让人耳目一新,除奸惩恶一改陈年陋习,风气大变,官员勤于政事,难见人浮于事之徒。军中将士更是忠于职守,作战人人奋勇。这正是我辈向往之世,却又难以完成之愿,但陛下却有如此魄力,难道不值得我们为之效命吗?”应节严开导道,希望消除其对陛下的偏见,给陛下把屁股擦干净……(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