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后的几天赵昺虽仍时常与大家聊会天,但更多的时间是泡在自己的工作室中,不是鼓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便是坐在舷窗前看着大海发呆,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又在谋划着什么,但是大家都隐隐感觉到小皇帝在回琼后一定会做出些大事来。

    祥兴二年,二月二十二日,经过连续八昼夜不间断的航行,御船船队驶过涠洲岛进入雷州湾,赵昺端着望远镜遥看小岛,一年多前皇兄驾崩,自己在那里继位成为皇帝,而今自己再次经过小岛依旧自己却发生了改变,不再是那个戚戚惶惶的小皇帝,却是暗中操作朝局的真正统治者。

    “陛下,哨船来报,应帅领赵都统和刘都统率白沙水军前来护驾!”正当赵昺感叹时光飞逝,宦海沉浮的时候,陈任翁过来禀告道。

    “哦,来的好快!”赵昺说着转向南方,远远的看到白帆点点正向己方船队驶来,他下令道,“升皇旗,挂相旗,列队相迎!”

    赵昺一声令下,护军各船皆升起战旗,除值守军将、水手外全部于两舷站帮列队。陆秀夫等人一见都暗叹不已,此仪式乃是水军最高礼仪,陛下竟然以此来迎应节严,可见其在小皇帝的心目中的地位,而他也意识到可以左右陛下态度的人也只有应节严了,随即也让众臣更衣与陛下一同前往相应。

    双方船队相对而行,很快便在前方海域相逢,琼州水军同样是仪仗铺开,军容严整,他们避开御船船队行进方向,然后分成两队调转船头向两翼展开随行护卫。他们这一系列动作干净利索,动作精准,整个船队就如同人之两臂一般,连陆秀夫和一帮门外汉看了都不禁安叫声好。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琼州水军列阵完毕,各船军将齐齐单膝跪倒高呼万岁,一时间呼声震天,响彻云霄,不由的让人精神一振。

    “臣参知政事,兼琼州制置使令琼州众将前来迎驾,万岁、万岁、万万岁!”列队完毕,应节严乘一艘快船赶上帝舟,过船前来相见,他一见候在船舷上的小皇帝立刻跪倒参拜。

    “先生快起!”赵昺不等应节严跪下,便立刻双手相搀,但其依然是跪下行完大礼才起身。

    “先生……一向可好?”赵昺双手拉着应节严,看着老头儿鬓角又多了些白发,竟有些哽咽地道。

    “多谢陛下挂念,臣一切尚好,陛下又长高了些!”应节严也是握着皇帝的手,笑着言道,眼中也是泪光闪闪。

    “属下帅府军都统(副都统)赵孟锦(刘洙)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赵孟锦和刘洙也随后跟着大礼参拜,他们虽然已经改军号为侍卫亲军,但两人依然以旧号相称,表示不忘旧时恩主。

    “两位将军快起,大家辛苦了!”赵昺急忙放开应节严,扶起赵孟锦和刘洙二人说道。

    “看到陛下安好,属下就放心了!”赵孟锦似十分无礼的上下打量了小皇帝一番,咧着嘴大笑道。

    “属下及军中将士闻知陛下被困崖山都十分担心,尤其是赵都统都急的直跳脚嚷着要前往崖山护驾,若不是应帅压着,早就跑到崖山去了!”刘洙在边上也笑着说道。

    “还好意思说我,你还不是要偷偷带着白沙水军准备趁夜溜去崖山,幸被应帅发现,在府中被禁足十天。”赵孟锦冷哼一声,也开始揭刘洙的老底儿。

    “嘻嘻,总之自陛下被围,琼州诸将是****枕戈待旦,寐不解甲,兵不离船,只待陛下一声令下,就立刻扬帆前去崖山,揍张弘范那厮!”刘洙嬉笑着说道。

    “哈哈,朕也甚是想念大家,恨不得长了翅膀飞回琼州来!”赵昺也放肆的大笑着道。

    “陛下,下次出征一定要带着属下,这等熬人的滋味,属下可不想如此了!”赵孟锦摸摸脸上的胡子道,好像是他想陛下想得都瘦了。

    “拜见陆相……”应节严向前走了两步又向后边的陆秀夫行礼。

    “应知事留守琼州辛苦了,切勿多礼!”陆秀夫和应节严都曾在淮西抗元前线供职,可资历却比他深多了,更是先他入朝,再看小皇帝对其态度真是让人嫉妒,他哪里敢充大也是急忙还礼道。

    “不要在陛下前放肆了,让同僚笑话,快来拜见陆相!”应节严看赵孟锦和刘洙拉着陛下说的没完没了,沉下脸说道。

    “赵将军、刘将军,本相早知两位威名,不必多礼!”陆秀夫同样看出这两汉子看似粗鲁,可却是琼州军的起家人物,更是军中主将,看他们和陛下的亲热劲儿也是关系不一般,笑着还礼道。

    “参见应帅,末将不辱使命,幸护得陛下平安归来!”众人各自见礼已毕,陈任翁这才上前参见应节严道。

    “嗯,辛苦了,迎回陛下你是头功!”应节严欣慰地笑着道。

    “末将不敢,全仗陛下运筹帷幄,靠应帅调度有方!”陈任翁再度施礼道。

    “拜见师傅!”跟在后边的倪亮倒是十分规矩跪倒行大礼道。

    “听说被张弘正给伤了!”应节严却没有叫其起身,而是转到倪亮身后看了看伤口所在道,“你这不是用的藏刀式,而是硬抗了张弘正一刀,对不对?”

    “嗯,正是。”倪亮点点头道,“我还当他是张弘范便想将其生擒,没想到那厮十分凶悍,竟然战了二十多个会合仍不能将其拿下,只好拼着挨了一刀将其斩杀了!”

    “蠢货,你的职责乃是护得陛下周全,怎么能拼命去杀一个小小的张弘正,若是死了都不值为师难过!”应节严听罢没有安慰,更没有夸奖,却是厉声训斥道。

    “师傅,徒儿记下了!”倪亮老实地答道。

    “先生,我也记住了,以后绝不涉险!”赵昺听应节严训斥倪亮,立刻明白这老头儿哪是当众训徒弟,分明是指桑骂槐,若是自己不赶紧承认错误,倪亮就只能跪着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