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陆秀夫听明白了小皇帝的意思,其就是利用破坏沿海地区的盐场使海盐产量急剧下降,从而使东南和西南地区缺盐,若是从北方调运不仅成本大为上升,也会使北方的食盐出现短缺,从而使鞑子统治区的盐价飞涨。若是鞑子朝廷对盐价进行干预,只能降低盐税,那么就会使他们的财政收入大幅减少;如任其发展则会使得大多数百姓买不起盐吃,这样就会惹得天怒人怨,动摇其统治。

    与此同时,琼州则大力发展盐业生产,至于小皇帝说的什么提高产量的新方法陆秀夫还不知晓,但看其自信满满的样子定然是有把握的。而琼州消耗的盐肯定占极小的一部分,大部分的盐会以低于沦陷区的价格进行倾销,从而进一步打击本就十分脆弱的盐价,最后弄得他们即便有盐也卖不出去,可琼州却可以从中谋得暴利,从根本上改善朝廷的财政入不敷出的局面。

    当然事情绝不会向想象的这么简单,自己的钱袋子被偷走,鞑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双方一定会进行一场激烈的争夺。不过以陆秀夫看当前沿海敌军水师皆受到重创,一时间是没有与琼州水师一较高下的实力,因为他知道此次在崖山参战的只是琼州军不到三成的兵力,但是却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若是其倾巢而出,鞑子想要取胜并不容易,而现在又得到了朝廷水师的加强,起码此次争夺己方有七成的胜算。

    按照小皇帝的思路水战的胜利,则使宋廷控制了东南沿海大片海域,只要封锁了各国前来贸易的水道就能阻断元廷的另一项重要财税来源。陆秀夫同样清楚,海外贸易的暴力不会因为战争而终止,而他们尽可借助琼州四海通衢之地的有利条件吸引海外商船到此,大力开展贸易,不说从交易中挣钱,就是关税都能收到手软,那可是无本万利的买卖,可以说小皇帝的算盘打的太精了。

    再有陆秀夫入仕多年,又经历了近二十年来宋蒙之战,自然清楚打仗就是烧钱,一场大战役除了人吃马嚼,还有武器的消耗及战后的赏赐和抚恤等等费用,那都是以百万贯计的,大宋的家底就是在蒙古人一次次的南侵中耗尽的。现在小皇帝的计策等于反其道而行之,将蒙古人的经济命脉抓到了自己手里,却是越打钱越多,不出数年便能将蒙古人耗得灯干油尽,而自己有了钱尽可以招兵买马,壮大实力,那么复国便有望了……

    站在比当前晚近千年历史的高度上,自然比陆秀夫看得还要多一些,他深知压力越大反弹的力度同样增多的道理。财政紧张的蒙古人一定会加大对统治区的搜刮力度,大肆增加苛捐杂税,大家吃不上饭了,必然会想起旧朝的好处。当然大宋朝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苛捐杂税一样多如牛毛,尤其是统治末期,但这就怕比较,那时好歹还能填饱肚子,这样一来便民心可用,起码不会忘了大宋朝,心中还盼着王师能来解救。

    再有人活不下去当然会找出路,除了揭竿而起,就只有另觅安身立命之所,那么只要宣传到位,朝廷尚占据的琼州就成了大宋百姓的伊甸园,必然会设法渡海来投,这样有利于琼州人口的增加,同样也就可以获得更多的劳动力和兵源,从而解决当前人口短缺的问题。

    赵昺很清楚自己的行为不一定能彻底摧毁元朝的经济基础,毕竟其占地万里乃当前也是此后千年最大的帝国,拥有的资源非小小的琼州所比,但一定会对元朝的经济造成巨大的影响。只要自己的计划成功,就可能逼着忽必烈承认自己的地位,因为元朝商人的地位比之历朝历代都高的多,几任丞相都是又商人占据。而商人唯利是图的本性一定会使他们设法对其施加压力,左右其对宋的政策,使******获得喘息的机会和扩展的空间。

    赵昺当然清楚和平是要靠战争达成的,要想完成设想必会经过一番恶战,彻底将元军水师击败,最终取得控海权。而他也知道要以琼州一地对抗整个蒙古帝国,这完全是一场蚂蚁与大象之间实力悬殊的战斗,而自己所能依靠的只有前世的科技知识,他必须以此打造一支超出当前科技水平为武装的军队才有胜算,这同样需要巨额资金的支持。

    所以赵昺同样需要钱,这与陆秀夫发愁的事情不谋而合。但赵昺却没有伸手向其要钱,而是给陆秀夫出了个点子,如此做绝不是炫耀自己的本事,实际上却是为了取得其配合。千万不要小看这只是换了个说法,若是自己强行下旨推行,不仅违反了自己与众臣之间达成的协议——插手政事,且会受到千般质疑,即便实施也是被动的执行,积极性可想而知。

    但是赵昺与聊天的形式透露给陆秀夫那就另当别论了,这说起来只是为其解忧的一个想法而已,照不照做全在其自己,可这个想法实在是太诱人,加上当前糟糕的财政状况,其已经被逼到了死角,他不愁陆秀夫不上钩。那么一来就变成其自己解决问题的方法,必会积极的去执行,来自于臣僚的阻力也会少很多。不过陆秀夫自然也清楚要想解决问题,自己也需要军队的配合,那么他们君臣之间自然会心照不宣,暗自达成默契,允许陛下适度的插手政务,以便推动此项计划的实施。

    现在陆秀夫虽然还没有表态,也没有向他询问提高盐产量的方式,但赵昺看其模样是十分感兴趣,且和自己及几位臣僚探讨起计划的细节问题,显然心中已经接受了这种以战养战解决财政问题的模式。那接下来自己只需耐心等待,不愁其不上门求自己,要他帮忙解决关键的技术问题。而政治和做买卖没啥区别,都是要讨价还价、相互妥协的……(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