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盐这东西大家都再熟悉不过了,吃饭时菜里如果不放盐,即使山珍海味也如同嚼蜡。所以,古人称盐是食肴之将、百味之祖。且盐不仅是重要的调味品,也是维持人体正常发育不可缺少的物质,一日不摄入盐,就像车没有了汽油。在自然经济下,人们生活所需大多可以自给自足,唯有盐只在特定区域出产。若要获得盐这种相对稀缺资源,必须依赖外来的贸易供应。

    正是如此,作为十分重要的资源,谁掌握了盐也就握住了古代社会的财源。在童年时期的人类,由于自然环境的制约,易得的盐十分有限,因此,盐成为了影响人们聚散的重要因素。当人类进入阶级社会后,对盐产地和盐支配权的掌握和控制便成为一个政权霸业建立和朝代盛衰的重要因素。当时,食盐之重要远超过今天的石油。于是乎盐在古代就相当于今天的石油,是当时的‘硬通货’。

    在古代为争夺盐而发生的战争屡见不鲜。黄帝也正是因为先后战胜了炎帝和蚩尤,占有并控制着盐池,其部族才得以日益强大,最终成为中华始祖。而黄帝、尧、舜、禹所建都城都在盐池附近,显然与保卫盐池重地有关。世界上同样因为盐爆发了无数次战争,而即便在现代社会,由于科技手段的提升,盐的获取已经变得稀松平常,或许不会再出现因盐而产生的战争,但它仍是我们生活中的不可或缺之物,谁也不敢想象人类如果失去食盐,世界将会怎样。

    正因为盐的稀缺和必需并存,因此流动即可生财,在历史上,谁控制了盐,谁就拥有了财富,拥有了权力。盐利收入,历朝历代,或如管仲、桑弘羊、第五琦、刘宴等推行食盐专卖,或如秦朝、东汉初、唐初等实行征收盐税,都因此解决了财政问题。而据赵昺所知在唐代的刘晏改革之初,盐利岁入才四十万缗,可至大历末便猛增至六百余万缗。所以有了“天下之赋,盐利居半”的说法。

    而北宋时期盐利在国家财政上所占份额超过了三分之一,南宋时接近二分之一。元代则更甚,据《元史》记载“经国之费,盐税为重”,“国家经费,盐利居十之八”。到了明代,国家财赋也达到了盐利居半,岁入达四百万。清代盐利收入也超过田赋收入,是财政收入的最主要来源。因此食盐都被历届政府视为国库收入的重要来源,即便现代社会依然如此,所以盐皆被视为国之大宝、立国之本……

    “陛下,琼州人口只有区区几十万,盐税虽重,但所获依然有限,难以支持财政开支的,若是过重,则会引发民变的!”陆秀夫听了陛下的解决财政危机的应急之法是要靠盐后,摇头苦笑道,以为此策不妥。

    政府从盐中取利是采用专卖政策,将盐业的经营权收归国有,盐虽由私人生产,但收购、出售价格完全由官府掌握,其中的利差就是官府的利润,陆秀夫自然知晓其中的道理,也清楚这是盘剥百姓的一种方式。而盐税要产生巨额的利润是基于盐的必需性和巨大的需求量。而琼州人口稀少需求量必然不大,除非加大税额否则获得的财政收入就形同鸡肋,根本无法解决当前的危机。

    “陆相莫急,朕并没有说盐只行销于琼州!”赵昺摆手道。

    “哦,陛下难道要把盐卖到沦陷之地不成?”陆秀夫更觉陛下的想法不着边际,皱皱眉言道。

    “不错!”

    “陛下,这怎么可能?”没想到赵昺居然点头称是,这让众人惊愕不已,蒙古人将盐税视为根本,怎么会允许他们染指其中,连倪亮都不大相信陛下所言。

    “呵呵,怎么没有可能!”赵昺笑笑道,“当今世上产盐之地主要有山西的池盐、四川的井盐和沿海各地的海盐,而海盐占据半数之上,东南各地的盐场又据三分之二以上,可对?”

    “陛下所言不错。”陆秀夫点点头道,“沿海的福建、广南各路盐场众多,一路所产之盐便多于琼州数年所产,我们即便能卖到各处所获依然有限啊!”

    “据朕在崖山一带探访所知,因近年战乱不断,广南两路及福建路沿海盐场多有破坏,产量大为减少,甚至荒废,早已大不如前。”赵昺言道,“而海盐主要是以煮盐方式获得,每斤卖给官榷不过七文,但鞑子专卖为百文上下,贩至内陆价格更高,所获利十倍不止。”

    “那陛下是何意?难道是以贱卖来增大销量获利吗!”陆秀夫想想说道。

    “薄利多销,这是其一。”赵昺点头道,“其二我们便是要阻止沿海的盐场重新生产,使得鞑子无盐可卖,其三,我们要大力筹建盐场,改进制盐方法,提高产量。这样我们即可增加税赋,又能阻止鞑子从盐上获得巨额收入,从而削弱其经济能力。”

    “陛下,我们如何才能阻止敌盐场复产呢?”刘鼎孙想想陛下所说却是一举两得之事,但盐场都在鞑子势力范围之内,又如何能挡得住。

    “这有何难,我们只要遣水军轮番骚扰,毁其盐场,收起盐民就好,反正当下我们也无法利用。”赵昺摊开两手道。

    “若鞑子出动水军保护盐场怎么办?”刘鼎孙没想到陛下的法子竟如此简单粗暴,沉默片刻道。

    “呵呵,陈统制,你告诉刘学士如何做?”赵昺伸出手指点点陈任翁笑道。

    “他们敢来揍他便是,也省的咱们无处可寻!”陈任翁拍着胸脯充满豪气地说道。

    “说得好,就是如此,敢来咱们就揍他,打得他们直到见了我大宋战旗便远远躲开为止!”赵昺拍案叫好道。

    “陛下之意便是以水军破坏盐场、贩卖私盐、顺便再打击敌水军,使得我们同时能掌控沿海各水道,再行发展商贸,从中获利,可对?”陆秀夫慢慢想通了陛下的安排,不仅暗叹小皇帝真如刘黻所言其是棋中高手,走一步能看八步。

    “正是,我们这叫以战养战,仗才能越打国越富!”赵昺笑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