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开门!”赵昺虽觉得文天祥未必会那么向,但还是觉得稳妥些好,他计议已定让王德开门。

    “唉哟,你踩了我的脚了!”

    “不要挤,让我先进!”

    “陛下,只答应让我看的,不要拉我!”……门一开,一帮孩子跟头把式的冲了进来,嘴里还不住的吵闹着。

    “放肆,两位大人在此,你们怎么这么无礼!”赵昺看看冲进来的几个人,皆是借宿于社稷号上众臣的子弟,他们肯定经过一场‘恶斗’,一个个的衣衫不整,灰头土脸的,心中暗笑可脸却绷得紧紧的,厉声喝道。

    “快站好,陛下生气了!”陈墩虽然在陛下面前整日嬉皮笑脸,其实心中一直对这小孩是又敬又怕,尤其是经此战后已经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不过由于自尊心作崇,口中一直不愿承认,让外人以为自己‘真’的怕了小皇帝。不过他也是出身名门,还是知道轻重的,他们如此就闯进来是十分失礼的。

    “参见陛下,拜见两位世伯(世叔)!”大家都是世家子弟,年纪虽小,可自出生便要学习礼仪,急忙整理衣冠各自行礼道。

    “陈墩,朕问你!”赵昺见众人停止了喧哗,肃立眼前指指陈墩道,“你在这些人中年岁最长行事应为众人表率,是不是应该带头尊礼守法,谨守规矩,教导幼小?”

    “是!”陈墩躬身答道。

    “好,如今朕在此与两位重臣议事,你却率众人在外吵闹,是否错了?”赵昺又问道。

    “禀陛下,属下错了。不过陈淑儿并未说起陛下与两位大人议事,总是不知者不怪吧!”陈墩再次认错,不过却面色轻松,还不忘为自己辩解。

    “哼,你比淑儿大了多少,难道也不辨是非,自己有错反而把一切过错推于一个女孩子身上,不知羞吗?”赵昺冷哼一声沉声问道。

    “陛下,属下并无推脱之意,我……我错了!”陈墩还想辩解,但看陛下脸已经沉了下来,恨恨的瞪了身边的陈淑儿一眼答道。

    “错了,你只是错了吗?”赵昺见他是面服心不服,再言道,“平日朕真是过于骄纵你们了,使你越发放肆,今日为一玩物你不惜率众围攻于朕,它日若是为了金银财帛是不是还要协助他人刺王杀驾!”

    众人听了皇帝的话都是一惊,连文天祥都不例外,这件事自始他全看在眼中,事起皆因一件玩物,陛下对他们的追逐也并未当真,与大家一起玩耍的意味更多些。可事情的改变皆由陈墩的加入让陛下已然不喜,现在上纲上线似要置其于死地一般,这可就过于苛刻了。可看看身边的刘黻,其却正襟危坐,面沉似水,也当真事儿一般,并无半点怜惜和劝解之意。

    “陛下,属下自甲子门入府中,便已决定誓死效忠陛下,若有丝毫背叛之心定天诛地灭!”陈墩听了大吃一惊,单膝跪倒道,“今日属下并非有冒犯之心,只是一时好奇冲撞了陛下,请陛下责罚!”

    “起来吧!”赵昺看看长叹口气上前扶起陈墩道,“陈墩,你身负国仇家恨当知与他人不同,定当有颗坚定不移之心才能大仇得报,只凭别人几句巧语便被诱惑,丧失本心,来日怎堪大任?”

    “陛下教诲,属下定将牢记,国仇家恨誓不敢忘!”陈墩听了两眼含泪施礼答道。

    “嗯,禁足五日,无令不得出舱一步。如此惩罚,你可心服!”赵昺点点头言道。

    “陛下处罚的是,属下心服口服。”陈墩躬身答道,见陛下摆手自拜别众人下去领罚。

    “陛下,小女子错了!”陈墩刚刚离开,淑儿施了个福礼马上承认错误。

    “哦,你又错在哪里?”赵昺背着手盯着她的眼笑眯眯地问道。

    “陛下,淑儿不该为了一时高兴而恣意妄为,打扰了陛下议事!”淑儿被陛下看的有些心虚,但却不惧小嘴巴巴地答道。

    “还有吗?”赵昺依然笑着问道。

    “没……没有了,真的没有了!”淑儿小也看得出陛下笑的瘆人,有些慌乱地连连摆手道。

    “淑儿朕问你,此前你喜欢的东西,无论是吃的,玩儿的,还是用的,朕可曾吝啬过?”赵昺歪着头问道。

    “没有,只要淑儿喜欢的,即便是陛下心爱之物都会赐给淑儿的。”淑儿咬着手指想了下说道。

    “那今日此鸟儿朕没有给你,那又是为何呢?”赵昺再问道。

    “那必是极其重要之物!”淑儿言道。

    “你既知此是朕不能与你之物,却还三番几次讨要,甚至蛊惑陈墩和他们几人一同参与其中,是不是因为愿望未得满足而对朕心生不满啊!”赵昺收起笑脸说道。

    “嗯,除了好奇,是有一点儿。”淑儿低下头想了想伸出小指言道。

    “淑儿你要记住,有些东西你喜欢,并非别人就不喜欢,给你是情分,但是不给也是本分。若因为一次没有给予便心生怨恨,那就是错了!”赵昺告诫道。

    “淑儿记下了,是淑儿错了,还请陛下责罚!”淑儿再施礼道。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既知错就不必处罚了,但是若有下一次定要告知你父严加惩处!”赵昺板起脸说道。

    “千万不要告诉父亲,否则淑儿死定了,以后再不敢了!”淑儿听了面色惧色道,显然怕极了自己的父亲。

    “朕既然答应你了,今日之事自然不会告诉你父亲。”赵昺说着从怀中掏出那只机械鸟递给她道,“拿去吧,玩儿完了记着送还给朕!”

    “谢陛下,淑儿记住了!”淑儿不敢相信似的接过去,使劲点点头道。

    “陆正,你错了吗?”赵昺转向陆正问道。

    “陛下,我……我错了。”陆正撇撇嘴说道,泪花在眼中直打转,显然害怕了。

    “嗯,知错就好,以后行事要动动脑子,想一想是对是错,切不可人云也云,不辨是非的跟着瞎起哄。你们都知道了吗?”赵昺却没有苛责他,指指陆正及余下的几个人和颜悦色地说道。

    “谨记陛下教训,我等知道了!”陆正等几个孩子一起施礼道。

    “好了,都玩去吧!”赵昺点点头轻描淡写地挥手道,就此放过了他们……(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