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打开窗户想故技重施却发现那边已有埋伏,不知道他们如何说动了船上其他的几个孩子已经将舱室团团围住,他急忙关上窗户别上插销,又一个箭步冲到门前上了门栓,将‘敌兵’全部挡在舱外,不过他想走也出不去了。

    “陛下好身手啊!”文天祥看小皇帝身材肥胖,此前上下窗台都需他人协助,以为其必然身形缓慢,没想到在这‘危急’时刻居然动作异常灵敏,跃上窗台,关窗、跳下、闭门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一般,不等外边的人破门已经完成,这反应和速度怎么看都不像刚才那个慢吞吞的小胖子。

    “履善,陛下可是泉州少林元妙大师的亲传弟子,已经习武年余,至今苦练不缀,虽未有成,但手脚却是十分灵活,同龄的孩子是奈何不了他的,即便成人想要抓住他也要费番力气的!”刘黻捋捋胡子笑笑道。

    “嗯,习武乃是辛苦事,陛下居然能坚持不懈,真是难得!”文天祥也赞道。

    “唉,习武何止是辛苦,元妙师傅的板子打在身上疼得很,若是回去后发现朕荒废了功夫,少不了又是一顿胖揍的,而师傅只答应教朕五年的!”赵昺一边听着舱外的动静,一边回头搭话道。

    “哦,元妙大师还敢责打陛下?”文天祥有些吃惊地道。

    “何止是元妙大师,朕的几位师傅,除了应先生和蔼外,江翊善和邓侍读都是动辄便要训斥一番,朕在他们眼里与寻常弟子并无特殊的,都是说打便打,说骂便骂的。”赵昺扒着门缝偷窥外边动静道。

    “呵呵,应和父、江宗宝、还有邓侍郎都是当世人杰,常言名师出高徒,陛下有福气啊!”文天祥笑着答道,他知道应节严为人沉稳老道,善解人意,做事深谋远虑;江璆也是名门之后,又得江万载多年教导,也是他们这一辈人中的翘楚;他对邓光荐了解不多,但也知其才名,年轻一辈中的人杰;而这位刘声伯据说与陛下也有半师之谊。有了这些人的辅佐,难怪陛下能开创出一番局面,培养出这么个精灵古怪的弟子。

    “前后都有人,他们是想瓮中捉鳖啊!”赵昺顾不得答话,来回走了两圈发现出路全部被堵死,搔搔头皮嘟囔道,“门前他们埋伏了四个人,后窗有五个人,打是打不过了。可那小丫头是没这么多心眼的,难道她说动了陈墩这小子来帮忙,否则她和陆正那傻小子是识不破我的计划的。”

    “陈墩是谁?”文天祥也想看看陛下如何破除当前困局,并未多言,听他有说出个名字便问刘黻道。

    “陈墩乃是故去的前参知政事陈文龙的少公子,陈参政殉国后其流落甲子门被陛下收留,他比陛下年长几岁,却顽劣异常,也是个难缠的小家伙,入朝后在陛下身边当伴读。”刘黻介绍道。

    “陈墩,你小子居然也来捣乱,担心晚上没肉吃!”赵昺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物冲门外喊道。

    “陛下,非我不讲义气,而是实在想看看你又做出了什么宝物,只要让我瞅一眼便走!”屋外果然传来了陈墩地回答声。

    “哼,就知道你小子坏事!”赵昺恨恨地说道,“好,我答应你,但是只准你一个人进来,其他人可不行!”

    “陛下,他们要看的可是此物?”文天祥和刘黻见陛下将一只木头做成的小鸟放在长几上,正如刚在淑儿所说,它立刻扇动翅膀蹦跳前行,他们也觉稀奇凑上来观看道。

    “嗯,就是此物!”赵昺点点头,抓过小鸟摆弄了几下便将其拆开了。

    “陛下,为何要毁了它?”文天祥皱皱眉道,他觉得陛下是不是太吝啬了,居然宁可将东西毁了,也不肯让给伙伴们拿去玩儿。

    “哦,这鸟倒是无关紧要,这个才是最重要的,是花了无数功夫才得到的。”赵昺说着从鸟腹中取出一团盘绕的铁片道,“此物经过多次试验选出最好的一件,那些孩子们手底下没有轻重,弄坏了便要花费大量时间重新制作,太可惜了,要他们玩儿只需这个就够了!”说着又将从袖子里拿出一团看似相同的铁片装入鸟腹中,重新装好,摆弄了几下,小鸟又在几上蹦跳起来。

    “陛下,这其中有区别吗?看似都一样啊!”文天祥好奇的拿起几上的铁片问道。

    “当然不同,这东西是从几十件相同试验品中挑出来的,无论是抗疲劳性,还是韧性,硬度和延展性都是最好的,它就是以后制造的样板,就是百两黄金都不换。”赵昺将铁片拿过来又宝贝似的收入怀中道。

    “哦,原来如此,那这鸟儿……”陛下说了一堆,文天祥基本没听懂,只是知道这东西十分宝贵难得,想想自己刚才可能是错会了陛下的意思,并非是不想给孩子们玩儿,而是不能给他们,便又指着几上已渐渐力竭的小鸟问道。

    “嘻嘻,其实这鸟儿只不过是个测试的工具而已,今天不小心被淑儿看到了,来不及更换只能拿了跑了,现在最要紧的东西已经保住了,那壳子很容易便能做出一个来,送给他们也无妨。这就像是名利那些虚无之物一样,看似华丽却最无用处,还会成为行事的羁绊,却不知为此失去的是往往最为实在的东西!”赵昺笑嘻嘻地说道。

    “哦,臣下受教了!”文天祥听了一愣,陛下之言似有寓意在其中。

    “呵呵,他们上当了,已经打起来了!”赵昺指指门外突然笑道。

    “陛下此计可是一桃杀三士?”此时舱外已经乱左右一团,他们听说陛下只想给陈墩一人玩儿,便都不顾一切的赶了过来,却把陈墩给挤到一边。那陈墩岂肯罢休,当下闹了起来,争执不休,听着那意思都要打起来了,刘黻笑笑说道。

    “非也,朕这叫一桃降三士!”赵昺摇摇头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