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最不想的是将亲情掺杂进政治当中,因为那太过残酷,也是极为龌龊的事情。但他一不小心踩进了官场这个大泥坑,当前已经是泥足深陷拔出腿来了。生生的将自己一个那么好的现代青年给逼成了个心怀叵测的政客,竟然想着打起老娘的主意,这让他很愧疚,也很无奈。

    但是现实如此,赵昺知道自己要想在斗争中取得胜利,就需要不断的学习,正如一位大人物所言:我们要增长竞争的智慧,一方面可以通过学习前人的经验和当今的竞争理论,但是,更重要的一方面则是通过自己的实践,在斗争的实际中反复摸索、思考和研究,争取丰富自己的斗争经验,掌握战胜对手的大智慧。

    大致有了计划,至于什么时候做,赵昺觉得还应仔细谋划,首先要让人知道自己是出于公心,而取得部分朝臣的支持,同时又得让太后明白有人是在利用她来打压她的儿子,试图控制朝政,架空皇帝。但有些话他又不能自己去说,否则太容易让人生疑。且这些话也不能只有一个、两个人去说,而要多找几个人,要不反而会使太后心生警觉,适得其反。

    赵昺当前能信任的只有刘黻一人,这个工作只能交给其去做,他点了几个人名,这其中既有朝中高官,也有名不见经传的小官僚,这些人都曾在社稷号上随扈,对自己说不上效忠,但心有好感,只要时机一到便为自己向太后进言,当然还需要刘黻私下里做些工作,以便能打动太后,激发其舐犊之情,使自己从中得利。

    待两人商议完毕,天已近黄昏,赵昺向外望去西方的天空向火一样红,海面上就像火焰在燃烧,如此美景让人陶醉,让他眼都不愿意眨一下,以免其会突然就消失。可就在此刻一支船队突然冲入了这片燃烧的海域,打破了这如画的景色。

    “怎么会有船队出港,马上拦住它们!”赵昺有些生气地说道。

    “是,陛下!”郑永接令立刻调动护军战船前往拦截欲出港的船只。

    “是太傅要率船出海!”赵昺心中也有些纳闷,昨日自己已经重新任命了各军将领,告之他们没有自己的命令不得随意出海,而他并没有收到任何人的禀告。他拿起望远镜向那边望去,却见帅船上挂着张字帅旗,皱皱眉说道。

    “天将要黑了,他出海要做什么?”刘黻听了也十分纳闷地道。

    “估计是要去打广州!”赵昺略一思索道,张世杰一定是自知昨夜之事已令众军不服,因而才想攻取广州以显示自己并非怯懦,进而巩固自己在军中和朝中的地位。

    “其也太过猖狂,竟视御令于不顾!”刘黻听了愤然道。

    “唉,只怕他此去根本到不了广州就会全军覆没!”赵昺却叹口气道。

    “为何?难道海上尚有敌军出没?”刘黻听了一愣道。

    “先生,今夜晚海上必有风暴来袭,他又如何敌得过天威!”赵昺指着血红的天空说道。

    “哦,陛下严禁各军战船出海原来是此意!”刘黻恍然道。

    “可是人家却并不领情,非要逆天而行!”赵昺本就知道历史上张世杰突围之后,却又在海上遇到强风结果船毁人亡,当下晚霞满天正是预示风暴将至的征兆。他很无奈自己一心想改变历史,可有人偏要让历史重演,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陛下,看郑统领似乎无法阻止太傅,其要强行出海!”赵昺感叹间,刘黻发现张世杰竟然令人以长杆推开郑永所乘的小船,船队依然前行。

    “怎么办?”赵昺脑子连转一时却拿不定主意,按说自己此时已经尽到了告知义务,其偏偏不信非要去死,而即便其真死了也无自己半点责任,还能一并除去朝中一大障碍,对自己可谓是天赐良机。但这让他良心不安,张世杰虽有错,但罪不至死,还要连累上万官兵跟其一起去死,而这些百战余生的将士都是无比珍贵的。

    “调勇士号过来,朕亲自前往阻止他!”赵昺见首船已经出港,他也实在没有办法看着那些无辜的将士这么白白的死去,下令道。

    “陛下,要不要调集大队一同前往?”刘黻言道。

    “不必兴师动众,那样只能徒增误会!”赵昺摆摆手说道……

    勇士号很快做好了出发准备,赵昺只带了两个侍卫上船,然后命令升起皇旗,全速行驶拦住即将出港的船队。战船灵巧的调转船身从如林的战船中穿行而出,急速追上出港的船队。

    “圣上有命,所有战船不得出港,速速停船!”

    “圣上有命,所有战船不得出港,速速停船!”……一边前行,赵昺一边令船上的军兵一起高喊。

    行朝上下对勇士号十分熟悉,它就是陛下的座船,前些日子每每会拖着巨鲸进港,给他们带来肉吃,现在上面升起了皇旗,显然陛下就在船上,听到喊声毫不怀疑的立刻降低船速,准备停船。当然大家不止是因为皇帝赐给肉吃,还有昨日一战,正是在陛下的指挥下才获得了全胜,陛下亲自阻拦船队必有大事。

    “陛下,臣奉太后之命率军攻打广州,不知为何相阻?”当着众人的面,张世杰有气也不敢对皇帝不敬,而更气的是众军竟然不听自己的号令,小皇帝几嗓子就让整个船队停下了,他走上船头向龙船施礼高声道。

    “太傅今日行事越权了吧,朕已下令各军暂由朕节制,你为何擅自调动军队?”赵昺令人打开舱门,坐于门口反问道。

    “陛下,臣不敢,事先廷议臣之提议已得众位宰执首肯,又经太后恩准,这才调动军兵的!”小皇帝的帽子扣的够大,张世杰赶紧解释道。

    “太傅,可朕并未将兵权转交枢密司,也未得太后懿旨,更未得太傅通报,你将朕置于何地!”赵昺冷笑声道,“吕统领,你即刻率军回港,不得有误,违者军法从事!”……(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