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他醒来的时候已是次日的正午了。他感到很饿,整整吃了两大碗白米饭和一盆子肉,还吃下了两盘点心,可他还想再吃,却把王德给吓坏了,说什么也不敢再往上端饭了,他这才作罢。

    “陛下……”

    “你是想说太后和太傅都回来了,他们正在廷议,是不是?”赵昺摆摆手没有让王德说下去,笑笑道。

    “陛下真是料事如神,一猜便中!”王德愣了下,大张着嘴惊异地说道。

    “别装了,水平一点也没有提高,一看就是假摔!”自己屡屡展现‘神技’,王德作为自己的身边人早已见怪不怪了,这么点小事早就难以引起他的惊诧了。

    “呵呵,小的如何演也骗不过陛下的眼睛!”王德干笑着说道,却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哼,人生就是大舞台,你方唱罢我登场,大家都在演!”赵昺冷哼一声拍拍自己鼓胀的肚子道,昨夜他也是才想明白了一件事,枪打出头鸟啊!自己强势登台,上演了这么一场惊天逆转的大戏,虽然救下了很多人的性命,改变了国运,但换来的不一定都是尊重和感激,而更可能是提防和打压。

    赵昺也不是神仙,虽然猜到今天可能会有变故,但却不会知道详情。稍后林之武和蔡乔等人进来向皇帝禀告了后续的事情。回港后,陆秀夫并没有让众军登陆,而只是将降兵和俘虏拘于岛上的营盘之中,然后命各军归队点检人数,汇报战果,同时密遣亲卫前去迎接太后回鸾。

    经过初步清点昨日一战,宋军共损失战船二百余艘,各军死伤和失踪军兵两万五千余众,随朝百姓也有三、四万人伤亡或失踪。而此战战果也甚大,击毁击伤敌船近四百艘,缴获敌船二百余艘,俘获和收降敌兵万余人,击杀张弘范兄弟以下军兵二万余,其中百夫长以上将官三百余人,缴获兵仗器甲无数,财物十余船。李恒一直下落不明,不知去向。

    赵昺估算了一下,己方损失不小,此战应该算是惨胜,不过张弘范率领的两省水军也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一时间再难以对己方构成威胁。但政治上的影响更为深远,经此一战使行朝得以获得喘息的机会,迫使沿海敌军在海上退缩,且会使江南百姓相信大宋尚在,复国的希望尚存,使行朝赢得民心,更容易获得民众的支持。

    不过此战的胜利从长远看弊端同样突出,******连败江南水军,杀死其爱将,忽必烈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其占据着大片国土,并控制着近亿的人口,一旦战争机器开动,他定会重新整顿水军,征发军队对******的清剿。那他们的日子定然不会好过,只要其加强封锁沿海地区,便会严重压缩他们的生存空间,给******的经济造成沉重的打击,无法获得所需物资和资金,且兵员也难以获得补充。

    据几个人探知的情况,在凌晨时分太后在张世杰的保护下回港,他们并没有先请求觐见赵昺,而是先以太后的名义下旨赏军,封赏有功之士。而张世杰更是加紧时间联络朝臣,收拢军队,不仅将此前所属的淮军重新收归,还强行征调义勇编入自己的军队,补充缺额,甚至还派人试图收买护军所属。陆秀夫等人与其曾有接触,但无法获知具体内容,清晨又召集众臣议事,却以陛下疲乏为名没有告知东宫……

    “陛下,刘知事请求觐见!”睡了一宿,赵昺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张世杰强势回归抢兵夺权不说,一些朝臣又‘忘恩负义’重投其怀抱。而陆秀夫与其也不知达成了什么协议,否则也不会配合其匆匆召开朝会。正当他琢磨形势的变化时,王德禀告道。

    “让他进来吧!”赵昺略一思索道,他知道肯定朝中出了大变故,否则刘黻也不会这么着急的要见自己,但这么毫不避讳的前来定然会让人嫉恨。

    “参见陛下!”刘黻进来后施礼道。

    “免礼,不必如此多礼!”赵昺看看刘黻面带愠色,身上的衣服都没有换,肯定是下了朝就直奔自己这里来了,心中暗觉不妙,但依然笑脸相扶道。

    “陛下,这些人真是不知廉耻,临阵脱逃却还装作一副大义的模样,真让人不齿!”刘黻坐下后便愤愤说道。

    “先生不必动怒,这种事情天天都在发生,你久在朝中应是见得惯了,又何必动气!”赵昺让人送上茶水劝道。

    “话虽如此,但仍然难以自抑,让陛下见笑了。”刘黻听了也觉失态,拱拱手说道,“今日朝会陛下未升座,事情却是不少,陛下还要早作打算!”

    “朝会上发生何事,请先生叙述一二。”赵昺听了装作浑然不知的样子说道。

    “今日朝会主要说了两件事,一是张太傅称要接大胜之际攻打广州,然后行朝于此;二是要求整顿诸军,欲将兵权全部收归于枢密院,包括琼州之侍卫亲军,接听从枢密院调遣。由此其心可见一般,陛下要早作打算。”刘黻言道。

    “呵呵,其自知临阵退缩之事可能会引发众臣弹劾,因此才要控制兵权,行朝广州是要避免朕将朝廷迁往琼州,这不过是自保之策,并无什么大不了的。可还议了其它事情?”赵昺听了倒放了心,张世杰如此猴儿急的要兵权,反倒会引起文臣们的猜疑。而打广州也不是件易事,连番大战近月,早就兵困马乏,各军都需休整,其如此定也会遭到反对。

    “陛下不可不防啊!其提议后,朝中有不少人随声应和,虽尚有争执,但可见其在朝中仍有余党,若是任其不顾,还会有人归附的。”刘黻看皇帝并不放在心上,大急道。

    “朕知道了,此事勿需我们多言,自有人会阻止其妄为。廷议中可曾说过如何安排文相,又是否议过朝廷将前往何处落脚?”赵昺不想在张世杰的事情上多做纠缠,只要解决了这两件事其算盘就会落空……(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