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陈任翁苦思破敌之计,文天祥在琢磨小皇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细思之下发现船上的这些军汉从上到下对皇帝十分敬重,而能让这些舞刀‘弄’枪,刀头‘舔’血的汉子心服,愿意为其出生入死没有些真材实料是做不到的,这一点他是深有体会的。。 但又觉十分不合常理,一个孩子怎么会有如此心机和胆识,甚至还能设计出结构如此巧妙,战斗力变态的战船。

    “统领,陛下有令,让我们速速截住逃跑的敌船,张弘范正在其中!”这时观通手报告道。

    “哦,真被国公眼中了!”陈任翁惊讶地道。

    “那陈统领赶紧发动攻击吧!”文天祥也暗松口气,催促道。

    “嗯,可怎么打呢?”虽然确定张弘范就在败军之中,但是估计其定是在阵中,想要把他‘弄’出来却不容易,陈任翁点点头道,摧锋军自建军以来经历了数次大战,还未折损过一艘战船,所以他不想冒险攻击也是有‘私’心的。

    “统领,陛下有令……”观通手又报告道。

    “快说啊!”陈任翁等着听呢,突然没了下文,着急地喊道。

    “这……”观通手看似十分为难,不知如何开口。

    “快说,误了事砍你的脑袋!”陈任翁见状更加生气,怒道。

    “陛下言:笨蛋,他抱成团,你就把他从中拉出来啊!”观通手一听要砍脑袋,嘴皮子立刻就利索了。

    “拉出来?!怎么拉出来?”陈任翁懵了,看着众人问道。

    “呵呵……”船上的人见状相互做个鬼脸却都笑了。

    “你们笑什么?真当本将军是笨蛋啦!”众人笑的猥琐,陈任翁心中更加没底儿,怒视众人道。

    “统领勿急,这是陛下之前率领我们猎鲸时常说的话!”张浩摆摆手让众人噤声,他憋着笑说道。

    “到底是什么意思?别让我着急了!”陈任翁半是命令,半是哀求地说道。

    “咳咳……陛下率我们猎鲸时,每每遇到鲸群,而目标往往藏于群中。可即便龙船坚固,也禁不住这巨兽一撞,于是陛下便让我们以弩炮发‘射’钩枪‘射’中目标,然后再集众船之力将其从群中拉出来后再行‘射’杀。后来陛下一说将那个拉出来,大家都明白什么意思,暗地说那话便是催命符,被点中的就是倒霉蛋,因而大家时常以此开玩笑!”张浩干咳两声止住笑说道。

    “那咱们把谁拉出来呢?”陈任翁‘弄’明白了陛下命令的意思,可又有些犯难,集中一处的敌船尚有四、五十艘,把中间的抓住可不容易,但又不清楚那艘是张弘范的座船,搞不好‘弄’错了还要耽误时间,放过了真的。

    “统领,鲸群中的一只鲸被抓住后,其它的鲸是不会来救它的,而是担心会成为被抓的下一只,它们会争相逃跑的!”张浩提示道。

    “对,那就先把它拉出来吧!”陈任翁拍了下大‘腿’,指着敌船阵中的一艘中型战船道,他算是想明白了,当前不是要抓住张弘范,而是击破他们的阵型,只要敌军一‘乱’,自己就有机会了,大队人马就在后边遥遥在望,张弘范想逃出围捕比登天还难,“告知勇猛、勇略、勇敢三船,艏炮发‘射’钩枪抓住后军第三列第四艘战船,把它拉出来!其余各船注意追歼离阵敌船,不需请示自行攻击!”

    靠近目标最近的三只龙船接到命令后,立刻调整战位填装钩枪,将缆绳固定在绞盘之上,得到命令后立刻发‘射’。六支钩枪在击发后拖着长长的绳索飞了出去,转瞬间穿过战船之间的缝隙飞向目标,其中有五支钩枪落在了目标船上,各龙船迅速转动绞盘收绳,绳索绷紧的表明挂住了敌船,其中一条钩住了船楼,三条挂住了船舷,还有一根挂住了档板。

    勇字号龙船都曾跟着陛下猎过鲸,经验丰富,在感到抓住目标后,立刻收桨,跑的正欢的敌船却是猛然一顿,它的速度也随之降低,后边的敌船见状急忙躲避免得追尾,可怜的那艘战船拖曳着三艘船怎还能跑的起来,被渐渐拉出船阵。它当然也不敢受缚,急忙派兵试图砍断缆绳,钩住船楼的和档板的不用几刀便被砍断,可钩住船舷的却如何也剁不断。

    这是为什么呢?赵昺设计钩枪当然不是为了专‘门’抓鲸鱼的,其真正的用途就是为了擒拿敌船的,他当然不会考虑不到绳索会被敌军砍断,所以不仅钩枪是‘精’铁打造,连接的绳索也有六尺是用铁皮层层包裹,就是把刀砍崩了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切断。有人问了,你傻啊,不会让过这一节,砍后边的!嘿嘿,赵昺这个也想到了,钩枪加包裹的部分九尺有余,钩住船舷后便是悬空的,要想砍断除非你有足够长的刀,或是有比猴子还灵巧的身手,爬过去将绳索割断。

    显然元军这两个条件都不具备,只能在惊恐中被拉出了船阵,马上有在附近游弋的龙船斜刺中冲了出来将这个倒霉蛋撞沉。虽然都是死,但是这个死法太恐怖了,目睹此情的其它元军战船怕了,见有龙船靠上来立刻加速或是向一边躲避,唯恐自己被拉出去。如此一来严密的阵型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混’‘乱’,也给严阵以待的龙船留下了机会!

    “难道小皇帝真是奇才?”观战的文天祥目睹了事件的全过程,清楚的看到只是陛下的一句话,便点醒了众将,让他们寻到了破敌之策。而他看不出是元军有意配合了小皇帝演了这出戏,再说人家也没有义务搭上‘性’命配合你啊!这使他不得不相信小皇帝确有机变之能,用兵之才,而自己又该怎么办呢?

    “统领,社稷号到了!”观通手从瞭望塔中缩回身子大叫道。

    “陛下到了,陛下到了……”整个船上的人立刻兴奋起来,仿佛奋战一天的疲劳因为这句话而烟消云散,而与能陛下一起战斗感到无限的光荣,文天祥也站起身向外张望,希望能看到还未谋面就救了自己一命的新皇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