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风吹散了乌云,也带走了雾气,阴了一天的天空中露出了一弯新月,浪涌却更大。张弘范抓紧栏杆大睁着眼睛扫视了一圈,试图接着月光看清形势,此时从内海中‘突围’而出的己方战船还约有六、七十艘,聚在自己的座船周围,其后便是追击的宋船,黑压压的一片分不出有多少,再看斜刺里冲出的船队,正是在战斗最为激烈的时候突然消失了踪影的那支铁背龙首船队。

    张弘范看清后长叹口气,此战真不知是谁算计了谁。今日开战之初,自己是占尽了优势,似乎胜券在握,可以一战而平天下。没想到却一步步掉进了敌人的陷阱,先是袭击宋军义勇,使得李恒军折损了众多战船和兵力;接着是崖山岛争夺战,不但未能重新控制樵汲路,反而损失掉了大量精兵;在连番失计之后,使自己不得不发起决战。

    今日之战,让张弘范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对方好像早就已经了解了自己的作战意图,首先故意示弱,精兵尽出,就像已经中了自己的计一般。可当他借着潮水要两面夹击之时,对手却暗调伏于水寨之外的战船将李恒军重创,而自己还傻乎乎的猛攻猛打,将精锐消耗殆尽。待他因为兵疲力竭准备放弃之时,可又故意示弱败退,将自己引入了埋伏,被敌以火器重创。

    让张弘范最为佩服的是,对手思想之缜密,他就像自己肚子中的蛔虫。算定自己连番失败之下,受虚荣心的唆使也绝不会甘心空手而回,更会为了张氏一族仍会继续打下去,从而将自己一步步引入深渊,以致将他的最后一点家底儿掏干。现在兄弟死了,人头被悬于帝舟之上,自己也输的底儿掉,但对手仍然不肯放过,将精锐的机动部队暗伏于此,其是要赶尽杀绝,一心取他的性命。

    而张弘范发现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敌军的龙船已经靠上来了,但这些战船各司其职,却不是一拥而上,有负责指挥调度的,有专门负责围堵,有专门配合攻击,还有补刀的。且这些战船的撞击角度十分刁钻,一般都会选择船的侧舷为撞击点,其次是尾部,极力避免与对方迎头对撞。若是相向伴行,敌船会突然灵巧的原地转向,取得有利于自己的攻击位置再行发起撞击。

    “唉,今日之败看来是不冤枉!”现在虽然己方战船数量和大小都占优,但以张弘范的眼光看,己方却难有取胜的希望,即便排出战败后惊慌失措的逃命,军无战心等客观因素同样如此。眼见在对方的每一次攻击,己方战船都是非沉即损,他长叹口气道。

    “令各船集接成锋矢阵,减少各船间距,抱团而行,否则大家谁也逃不脱。”瞅着自己的战船一艘艘被击沉,张弘范虽然有死的心,但也痛心不已,更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起码要让对方知道自己即便败了也是不可轻辱的,若是想走也不是他们能留下的……

    …………

    “陈统领,为何停止冲阵,张弘范就在其中,绝不能放此贼离开,否则将是大患!”勇士号上,被解救的文天祥见陈任翁突然命令各船放弃攻击,转而从后边发动攻击,大急道。

    “文国公,张弘范怎会在此?此前帅船一直在前参战,难道其会擅离帅船,抢先逃走,你一定是弄错了。”陈任翁想着文天祥一定是因为被张弘范俘获而深以为耻,所以才耿耿于怀,想杀之后快,可据他所知张弘范一直在帅船上,且其军中风评一直不错,打仗向来是身先士卒,也非胆小怯懦之徒,怎么会抢先逃跑。

    “陈统领,那张贼杀我督府军数万将士,即便他远在千里之外,吾也知其在何处!”文天祥恨恨地说道。

    “文国公此言当真?”陈任翁听了也有些含糊了,开始怀疑其是否也和陛下一样能通神,隔着老远就能闻着张世杰的味儿。当然他也觉的奇怪,乱哄哄的敌军怎么会突然变得规矩起来,而能在败退之时还能将人组织起来的必是军中素有威信之人,否则大家都忙着逃命,谁会听从一个旁人呱噪。而陈任翁停止攻击也是出于无奈,因为敌方忽然变阵。

    如果他们从侧舷撞毁一艘,后边的马上补位,使他无法实施‘剥皮’战术,后边紧随的战船在他们撞击的同时敌军后船也会借机对他们实施撞击,这样十分危险。且对方阵型机密,他们无法冲入其中搅乱敌方队形。加上对方是趁着潮水突围,迎头对撞那就是拼命的打法,当然使‘踹屁股’战术也便的不大灵光,对方跑得快他们也要使劲追才能赶得上,所以也十分吃力。两下相加使陈任翁不得不怀疑其中定有元军大人物在其中,对文天祥的话也就信了八分。

    “吾断定其就在其中,杀其一人等于灭敌千万,陈统领一定要不惜代价将其擒杀,那也是大功一件啊!”文天祥见陈任翁依然怀疑有些着急地道,对方仍尊称自己为国公或文相,可他清楚自己是待罪之身,已是无官无职,无法强令对方发动进攻。

    “文国公,末将也想啊!但是贸然发起强攻难免损失惨重,这些龙船来之不易,不能轻失!”陈任翁虽然信了大半,可仍然不肯强攻,叹口气道,“若是陛下在,定能想出好主意,可惜今日不在!”

    “什么?!陛下会有办法?”文天祥有些奇怪了,尤其这话是从一个领兵大将口中说出来的。

    “当然,陛下一向足智多谋,我们这摧锋军就是陛下亲领的,而船也是陛下设计主持建造的,这艘船便是陛下的座船,曾领诸将破了刘深!”陈任翁点点头说道。

    “陛下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勇略?”文天祥听了皱皱眉说道,他刚刚获救时就听军士说是奉陛下之命采取的行动,那时只觉不定是谁的主意,功劳就算到了小皇帝头上,口中称谢却没有放在心上,而现在陈任翁又说陛下还曾领军大败刘深,这就让他感到奇怪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