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审视着整个战场,燃烧的战船照亮了整个战场,在宋军战船的冲击下,敌阵完全被冲乱,目及之处皆在厮杀,喊杀声、爆炸声压过了滚滚的潮水声。而社稷号也受到了敌军的围攻,侍卫队官兵,甚至炮手们也都上船防守,舷窗上不时传来被流矢射中的砰砰声。帝舟被围,宋军立刻有战船冲上解围,他们甚至不惜采用同归于尽的打法,以直接撞击的方式将敌船驱离,一艘、二艘、三艘……赵昺看着己方战船不顾一切的撞上敌船,以其同沉,他的眼睛湿润了……

    “陛下,殿前军夺取战船五艘!”

    “陛下,淮军夺取战船七艘!”

    “陛下护军已经彻底击败第前锋军,正在追击!”

    “陛下,敌中军有降船重挂我们宋军战旗,加入战斗!”

    “好!”听报后赵昺抬手拭去眼角的泪水颤声道,战到此时胜利的天平终于向自己倾斜了,为了这一天他谋划了年久终于有了回报,但付出的代价也是极为惨重的,看看海面上的随流而去的尸体,泛红的海水,这都是以无数的人命换来的,正是一将成名万古枯,他们以自己的性命成全了自己。

    “陛下,敌帅船被控制,但张弘范不在船上!”郑永过来禀告道。

    “什么张弘范不在船上,那是谁在指挥?”赵昺忽的站起身冲到右舷拉开舷窗望去,只见敌帅船的桅杆全部扑倒,战斗基本已经停止,只有宋军官兵在做最后的清理。

    “陛下,是这厮!”这时倪亮扛着一人走进来,将其扔在地上说道。

    “你怎么样,伤到哪里了?”赵昺扭脸看去,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就是血人,根本看不出模样,身上的铁甲有多处凹陷,显然是被重物击打所致。肋下连接甲片的皮带被砍断,甲片叮儿当啷的耷拉着,但他还是认出这是日夜陪伴自己的倪亮,冲过来拉着其手上下打量着急道。

    “陛下,我没事的,咳咳……”倪亮急忙抽回自己满是血污的手在战袍上蹭了蹭,可又哪里蹭的干净,他咳嗦了几声道,“陛下,张弘范在开战前便换了船,由其弟张弘正穿上他的衣甲冒充,不过这厮也真是难缠,斗了二十多个会合才将他宰了,却也被他砍了一刀!”

    “砍在哪里了,让我看看!”虽然倪亮说的轻描淡写,但是他知道能与倪亮走上二十多个会合的人可不多。而战场上的厮杀也绝不会像评书中讲的斗将,双方会大战上百回合,一般都会在数个回合,甚至一招就见了分晓,否则那人不是打死的,而是被累死的,谁能身穿重甲挥舞着几十斤的兵器折腾半天啊!

    “快叫危先生,扶他治伤!”赵昺见前边没有什么大的伤口,转到他身后才发现背甲已经断成两截,全靠束带勒着,要不就散落下来了。而贴身的锁甲也好不到哪里去,铁环皆以崩落,身上赫然有一道盈尺长的伤口,皮肉翻卷,如同一张大嘴,可见这一刀力道之大。他见状急忙大叫道。

    倪亮还不肯走,赵昺只能亲自‘押解’其到下边去治疗,等他回来时,众人正围着张弘正的尸首议论纷纷,见皇帝过来了,大家急忙让出一条道。赵昺好歹也跟着位绝世高手练了两年,对武功有所了解,他凑上前看看,尸体已经翻了过来,其胸腹等要害有数道伤口,但都为甲胄所挡未能致命,而要了其性命的一刀却是在颈下,几乎将其头削断,想来倪亮见自己无法破甲,拼着挨了一刀才结果了他。

    “将其枭首,悬于船头示众,尸身妥善保管!”赵昺看罢皱皱眉说道,看其身材与倪亮相仿,又说道“哦,将其甲胄剥下修复赐予倪亮!”

    “郑永,与敌船脱离,继续追杀张贼!”张弘范未死,这仗就不能算是全胜,赵昺回到指挥台下令道。

    帅船被夺,先锋阵亡,大部元军却不知是张弘正替其兄死了,只道是都帅已经被擒,这也成了压垮元军的最后一根稻草。最新放倒桅杆竖起降旗的又是那些前宋水军,接着便是被强征的北人,他们也纷纷解甲弃刀放弃了抵抗,但仍约有百艘敌船借着潮水向海口冲去,而宋军战船在后紧追不舍,堵截逃脱的敌船。慌乱之中,有的敌船慌不择路冲上了浅滩搁浅,有的则被水流冲到了海湾之中,还有不识水文、天黑又不辨方向撞上了岸边悬崖而粉身碎骨……

    兵败如山倒的戏码再次上演,只是这次交换了主角,张弘范看着宋军帝舟上兄弟高悬的人头,溃不成军的船队悲愤不已,却又无可奈何。想当初自己被大汗召入宫中,赐下衣甲、尚方宝剑,统领两省兵马,数百艘战船挥军南下那是何等的威风,而自己也是心怀剿灭南朝欲孽,生擒伪帝立下奇功,以报君王的雄心壮志,可现在却是一败涂地!

    “吾有何颜面再见大汗,有何颜面面对张家的孤儿寡母……”张弘范悲愤欲绝,拍栏长叹一声,挣扎着想要跳海。他几次下令要回军再战,可此刻居然无人听命,他欲驱使自己的战船堵截溃军,却险些被急于奔命的己方战船撞翻。

    “都帅胜败乃是兵家常事,待我们重整旗鼓再与之战,万万不可寻短见!”亲兵、幕僚好不容易才将其从帅船上‘挟持’到此,怎么肯让他自尽呢,一拥而上将他抱住拉扯回来。

    “都帅,前边就是海口,我们就要逃出去了!”座船夹杂在败兵其中冲出汤瓶口,前方便是外海,他们就要逃出生天,幕僚兴奋地说道。

    “呵呵,逃?!我也会有这一天!”张弘范听了苦笑着说道。

    ‘咚咚咚……’

    “鼓声,定是副帅前来接应我们来了!”突然战鼓声响起,幕僚惊喜地喊道。

    “不对,那是敌军的战鼓声!”张弘范听了摇摇头道,他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队战船向他们飞驰而来……(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