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辰时过的时分本应是晚霞满天,风平‘浪’静之时,可今时却是恶风‘淫’雨,浊‘浪’汹涌,海面上点点桅灯该是让人生起闲情诗画般的美妙,可当下却让人觉得那是冥界游‘荡’的点点鬼火。疾风夹杂着雨点穿过铁制的窗棱和防护网扑打在脸上,让人倍感寒意,赵昺稳坐指挥台上,手脚抑制不住的颤抖着,使他不得不攥紧拳头让自己看起来依然平静。

    赵昺当然不是害怕,仗打成了这样,自己已经占据上风,他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了。但心反而难以平静了,他相信下一刻自己就会改变历史,大宋暂时不会亡,自己也不会沉海而死,想到此便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可这一切都要需要下来的一战来决定,决定自己的生死,决定大宋的命运,甚至是世界的命运,没准便成了救世主,被人供上神龛朝拜。

    “陛下,再吃些东西吧,那边已经备好了!”王德走过来道。

    “全军都已开饭了吗?”赵昺没动反问道。

    “陛下,各军皆以备饭,但一时也无法全部备齐,只能以干粮充饥,不过都有热汤!”王德如实禀告道。

    “嗯,还好。挪过去,与大家一起用膳吧!”赵昺点点头,他知道这种情况下能有份热汤,吃上干粮已算是不错的了。

    “大家多吃些吧,下一顿不知要到什么时候了!”赵昺坐过去,他们的饭菜还算丰富,有‘肉’有菜,还有羹汤,他见大家一个个的心不在焉,食不甘味的样子笑着说道。

    “陛下,不怕吗?”刘黻看陛下坐下便大口吃了起来,笑笑问道。

    “怕!怕大宋亡于朕手,无颜见列祖列宗!”赵昺苦笑着说道,都说食物可以缓解紧张情绪,他饭一入口发觉自己不抖了。

    “此战陛下已经谋划良久了吧?”陆秀夫想想陛下的表现,对各种情况的应对似乎总是‘胸’有成竹,应对有策,有些好奇地问道。

    “确实如此,不过有的想到了,有的却没想到。”赵昺点点头道,“朕想到我们与敌必有一次决战,到崖山后也想可能会决战爆发于此,但没想到会打得如此艰难!”

    “都是臣等无能,让陛下受惊了!”陆秀夫叹口气道。

    “不错,你们确实无能,居然会想到把行朝带至这绝地,会做出如此蠢笨的御敌之策,还放弃了一次次的歼敌良机,以致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却依然未能破敌!”赵昺喝着汤毫不掩饰地说道。

    “臣……臣有罪!”陆秀夫没想到小皇帝如此直率,根本不给自己留面子,涨红着脸说道。

    “论罪倒是谈不上,但是错却是有的!”赵昺看向陆秀夫说道。

    “陛下,臣误国误君,罪责难逃,还请陛下惩处!”陆秀夫拱手施礼道。

    “陆相言重了,一切待战后再议!”赵昺知道当前形势下自己也就是说说罢了,以自己的实力还无法撼左右朝中的形势,话也点到即止。

    ‘当当当……’饭还未吃完,船上的警钟再次敲响,张弘范的总攻开始了。

    “生死皆在此战,众卿共同努力吧!”赵昺放下饭碗,起身沉声说道。

    “愿与君共生死!”大家都清楚,现在都上了皇帝的船,此刻就只能听他的了,而他们更明白小皇帝说得没错,胜了便是新局面,败了大家同归于尽。

    “陛下,敌军战船尽出,全力来攻!”赵昺刚回到指挥台,郑永便禀告道。

    “张弘范是急了,想一战定乾坤,但咱们却不及与其对攻,他们已是三战皆负,只需按照计划先以火器齐‘射’再挫其锐气,待其军心动摇再一鼓作气击敌!”赵昺看向战场,昏暗的海面上火影重重,敌船排出锋矢阵迅速向己方战阵冲来,而攻击正面正是自己的座船,明显是冲自己来的。但他知道元军是怀必死之心来战,自己与其对攻那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他不会做亏本生意的。

    “陛下,属下明白了!”郑永点头道。

    “加大角度,火箭弹齐‘射’,打击其后军!”赵昺发现火箭大角度发‘射’,升至高点后再直坠下来,利用其势能可以增加贯彻力,对敌船造成更大的损害,当然前提是能掉到船上。

    赵昺早有言在先此战不必给自己省着了,家底要都掏出来,而大家也就没有替陛下节省的必要,加快频率将火箭弹一枚接一枚的放出去,顷刻间战场被在空中‘乱’窜的火龙照亮,升至高点后又一头栽下来,在空中留下一道虚影,在船上或海上化作一朵绚烂的火‘花’,但这却是死亡之‘花’。爆炸掀起的水幕将船只冲的偏离方向,弹体破裂的碎片无情的收割着人命,产生的高温引燃了船帆、帷幔等等一切可以燃烧的物品。

    火箭弹虽然命中率低,但集中在相对狭小的区域,燃烧的船只和腾起的水幕迫使其它船只不停的转向避让,使后军速度慢了下来,却又被继续发‘射’的火箭弹击中,转眼间已有十多艘敌船中弹起火,犹如一个个巨大的火炬,照亮了一张张惊恐的脸,让后续的战船徘徊不前。

    “重型弩炮五斤开‘花’弹,瞄准各船当前目标,准备发‘射’!”后军被阻,前军依然向前,敌军已经脱节,赵昺看着渐渐进入‘射’程的敌船他下令填装次一级的五斤弹,准备对敌实施第一轮打击。由于敌船呈锋矢阵冲击,也便成梯级配置,由重型弩炮发‘射’五斤弹不但可以轻松击穿敌船正面舷板,还可以提高贯彻力,使炮弹在船腹中爆炸,对敌造成更大的伤害,这些也都是他刚刚在几次战斗中总结出来的经验。

    “准备完毕!”

    “五发连‘射’,发‘射’!”赵昺估算着距离和敌船的航速,待其进入最佳‘射’程后下达了命令。弩炮发‘射’没有身管火炮发‘射’时产生的爆响和腾起的火焰这些骇人的声光效果,但其更像是一位潜伏的杀手发出悄无声息的致命一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