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功亏一篑啊!”张弘范看着恢复平静的战场,但他无法透过迷惑看清对手。自己激战一日终于突破了宋军的船阵,却毁于一顿莫名其妙的火炮轰击,让他百思不得其解,难以释怀。

    “九哥儿,还战吗?”张弘正过船来见,他同样有些不知所措,依然惊骇于对方犀利的火器。

    “事已至此,我们已经无路可退!”张弘范看看弟弟,其满面硝烟未洗,战袍上血迹未干,甲上还嵌着箭簇,显然一直冲在前边,他拍拍兄弟的肩膀道。

    “李副帅没有如约同时夹攻敌军,至今也音讯皆无,是不是其已撤走?”张弘正有些气愤地说道,他们相约前后夹击攻破敌营寨,但是在他们在涨潮时发起进攻后,李恒非但没有配合继续进攻反而借潮水退走,以致他们功败垂成。

    “唉,我以为其已经是凶多吉少!”张弘范叹口气道。

    “凶多吉少,九哥的意思是李恒部已经被宋军击败,可即便如此也不至于在我们破寨之时吓得不敢上前,眼看着宋军重新结阵。刚才其若是能上前助阵,就能彻底灭敌,何至于此!我看其就是想看我们与敌打得两败俱伤,他再捡便宜,抢夺这惊天之功。”张弘正怒气不减地喊道。

    “他若只是抢功倒也无妨,让给他就是。我担心的是其已被宋军所灭,根本无法再助我攻敌!”张弘范知道李恒不是不顾大局之人,其在刚才任由敌军向北逃走,估计不是不想拦阻,而是根本就无力拦截。

    “啊?!如此一来只有我们一路攻击,而马上就要退潮,宋军若是强行突围,我们又如何挡的住?”张弘正讶然失色道。他们当初两路进攻便是依潮水的涨退互为攻守,堵截宋军退路将他们聚歼,现在只凭他们一路是难以完成任务的。

    “因而事不宜迟,你马上整军准备趁潮水未退之时一举破敌,擒杀宋帝,献于君王。”张弘范肃然道。

    “可……”

    “没有什么可说的,我们张氏深受皇恩,大汗又赐我衣甲宝剑,授予极权。那是吾便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以报君恩,准备吧!”张弘范站起身怅然道。他也明知此事已不可为,但还抱着一丝侥幸,希望能集中全力再做一博,以尽全功。

    “九哥,非弟胆怯,而是当前形势对我实为不利,兵将多有折损,再攻之下难免力有不逮。”张弘正听出哥哥话语中已有决绝之意,再次劝道,“现不若退出海口,待敌趁潮而下之时,击敌于半途,乱中取胜!”

    “不可,我已讯问过降兵,他们言在破寨之时张世杰已经裹挟太后弃军而走,全赖陆秀夫勉力维持。宋军上下能战者只有张世杰一人而已,他已败走则军心不稳,想那酸儒及黄口小儿定早已被吓破胆,只要我们再攻一阵便可将其击溃,只要夺下帝舟敌兵自散。”张弘范言道,“若是我们先退,敌已有一路兵马迂回在我阵后,他们便会趁机追杀纠缠,敌大队再趁势突围,我们便不战自溃。”

    “此军实乃可恶,竟趁我们激战之时潜行阵后,救下了文贼,还不如彼时将其处斩,免留后患于今。”说起身后的这支敌军,张弘正是气不打一处来,他们在自己进攻正急之时在后边不断袭扰,搅得军心不稳,可派出战船驱赶少了不是对手,多了又会导致前方兵力不足,现在战事一停,他们便远远躲避。

    “他们只是一支偏师,不要理会,你马上前去整顿降兵,补充不足,切记不可将他们至于前锋,以免临阵再叛,听到鼓声二通之后便发起进攻!”张弘范不想再耽搁时间,下令道。而此次进攻他们不是一无所获,仅夺取和收降敌船就有百艘之多,兵力不下万人。

    若是平日也无担心,但此刻却让张弘范头痛。当下战事紧急无法整编,攻击顺利倒也罢了,可当下局势对己方又十分不利,这些人既然能叛大宋,当然也会转脸又归正宋朝。将他们至于前边一旦攻击不利,不免退缩,影响军心;置于后军,战事不利说不定又会从背后捅一刀,拿自己的人头去请功。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将他们尽数屠戮,不过降兵们尚未解甲,反抗不说,也会让敌方上下抱定死心一战,而不利于战事,为今只能将这些鸡肋暂置于中军看着……

    “张弘范是想死啊!”赵昺看着沙盘上的敌我形势摸摸下巴道。

    “陛下此话怎讲?”陆秀夫皱皱眉问道,他如今很是佩服陛下这份天真无邪,总是把事情想得那么好,现在虽然阵势初成,但军中无首,又刚遭大败,军心动荡,兵无战心,其不想如何突围却又幻想尽歼当面元军。

    “陆相你看,张弘范如此布阵,是要孤注一掷与我们拼命,但将降军置于阵中。如此可见其已没了必胜的底气,只想着尽一个忠臣之责,以死报君恩。此情虽让人感动,可却没有想过他手下那些人会不会愿意跟着他去死!”赵昺笑着说道。

    “陛下,那我们如何打?”郑永问道。

    “我们还剩下多少开花弹?”赵昺问道。

    “禀陛下,不足一个基数!”郑永答道。

    “既然他孤注一掷,咱们也不必保守,敌军一进入射程便以最快的速度将所存弹药全部打出去,然后全军出击与敌接战!”赵昺言道。

    “陛下,如此打法,万一不能击退敌军,我们岂不再无退路,还请三思!”陆秀夫听了眉头皱的更紧,但他知道此刻护军已经成为此战主力,即便张世杰走了,他也难以插手军务,只能建议道。

    “陆相,此乃一决生死之战,正如刚才所言我军也已无力承受再败,只能倾全力一战,谁留后手便是谁死,而朕并不想死,只能豁出命去,搭上家底儿跟他拼了!”赵昺扭头狞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