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张世杰的临阵退缩引起了连锁反应,宋军或逃或降,这大出赵昺的意料,他本以为只要自己一开火便能稳住右卫,只要其调动军力挡住攻击左卫的张弘正。可现在溃败下来的左卫不仅冲乱了中军,还将北边的防线撞开了一个缺口,不顾友军的安危跟着帅船向北败去,等于将烂摊子扔给了自己。

    “传令,引导败退的战船自东部水道撤至阵后,有违令者、降敌者一律击沉!”赵昺本来还顾忌伤及友军,但为了大局也只能狠下心来。

    “陛下,这其中有被迫降敌的,还望慎重。只要陛下大胜,他们定会归正的!”陆秀夫见陛下要将降船击沉,大急道。

    “哼,只要竖起降旗者便是我们的敌人,若是有忠君卫国之心便不会如此!”赵昺冷哼一声道。

    “陛下,他们中并非皆是愿意降敌者,其中多有被胁迫者,还望放他们一条生路!”陆秀夫再劝道。

    “陆相说的有理。但此时朕无法甄别谁是主谋,谁是胁从,非常时期只能行非常之法了!”赵昺迟疑了一下,现在已经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时候了,自己再有妇人之仁便是害人害己,于是硬着心肠说道。

    “陛下,当机立断,并无不妥,只有如此才能震慑军中不义之徒!”邓光荐坚定的站在了皇帝的这一边,黑着脸道。

    “唉,陛下小小年纪,便有暴虐之心总不是好事!”陆秀夫叹口气道。

    “陆相,此刻他们弃主降敌,已有违大义,陛下如此正是替天行道,维护朝纲,绝称不上暴虐!”徐宗仁言道。

    ‘轰……’赵昺无心听他们争论自己的行为正义与否,他更关心的是战局,此刻社稷号上不断以旗语向宋军战船发出信号,一艘战船不顾命令向阵线冲过来,郑永现在其船艏上打了一轮石弹以示警告,但其仍然不肯转向,第二轮便换成了实打实的开花弹,正中来船艏楼,立刻燃起大火,后边的船见状立刻转向东边的水道,不敢再闯。而对于投降的宋船就没那么客气了,凡是在射界之内都被无差别攻击,与他们的新主子同在去了。

    赵昺的一系列命令虽暂时没有使战局得到根本的改观,但不断发射的火箭弹还是让张弘正暂时放弃了进攻,退后重整队形。而升起的皇旗就像招苍蝇的臭肉,将希望立下奇功的张弘范牢牢的吸引住了,他不断催军进攻,想要抓住近在咫尺的宋朝余孽献于忽必烈的阶前,不过这百十步的距离仿佛横亘在两人的天河,让他无法靠近。

    依然坚持战斗帝舟此刻却成了为陷入慌乱宋军心中的灯塔,他们在陛下强硬的手段下选择了正确的道路,利用护军的炮火和火箭弹打出的一道道弹幕遮蔽下向北撤退,躲到帝舟的背后。但他们中很多人很快又觉得自己真是无耻,自己本来应该是冲在前边保护皇帝和朝廷的,可如今却要靠陛下的帮助才能逃脱敌手,依靠陛下的庇护才能躲避敌军的追击。

    “陛下,民军统领刘师勇率军前来护驾,请求入阵!”观通手报告道。

    “准,令其兼任殿前军副都统,收拢残军,在西北列阵!”赵昺回答道。

    “陛下,淮军后军统领吕师成率后军前来护驾,请求归阵!”

    “准,令其兼管淮军余部,在东北列阵!”赵昺回答道。

    “陛下,枢密院参议杜浒率战船五十艘归来,请求归阵!”

    “准,入中军护驾!”

    “禀陛下,兵部侍郎茅湘领战船三十艘来归,请求入阵护驾!”

    “禀陛下,枢密院佥事高桂领战船四十艘要求入阵护驾!”

    “陛下,右相姚良臣领军民万人,船只百艘请求入阵护驾!”……

    此刻在护军的火器的拦阻射击下,元军也被迫停止进攻,两军隔着里许相对,重新排兵布阵。而随着众多的官员和军民归来,在护军的阵中已经聚起大小战船四百多艘,人员数万,兵员来不及点检,但应不下两万人,在赵昺的指挥下各归其位,形成一个圆阵,对敌的正面以护军战船为盾,两翼为得到加强的刘师勇部和吕师成部,其后则是由杜浒暂时统领的淮军及各路无法归队的散兵,再后则是收拢的义勇和民军及随军家眷。

    局势稍稳,赵昺却不敢有丝毫松懈,一边安排人寻找联系太后座船,一边布置人手安抚军民,另外则派遣朝臣传达圣谕追任各军军将,同时着护军各船检点和补充弹药,整修武器,准备再战,安排医护救助伤病。待一切吩咐完毕,他才送了口气,此时双方经过一日激战,都伤亡惨重,精疲力竭。让赵昺欣慰的是自己还有护军以逸待劳可用,再有龙船队已经迂回在敌后,虽有些单薄,但隐有两面夹击之势。

    “现在什么时辰了?”天空阴暗,风雨交加,看不见太阳,赵昺也分不清时间了,回头问王德。

    “陛下,已是酉时初,喝些茶润润嗓子!”王德见陛下终于有功夫搭理自己了,赶紧捧上杯茶道。

    “还有一个时辰便要退潮了,给我拿的吃的来。”赵昺看见水才觉嗓子已经冒烟儿了,刚刚他不断扯着嗓子发布命令都喊哑了,喝了口茶喃喃道。不过想想刚才自己所为,忽然发现自己可能真是当领导的料,这么大的场面,如此混乱的局势在自己的调度下居然稳住了,不禁有点沾沾自喜。

    “陛下,要吃些什么?今日若无陛下竖起大旗,只怕……唉,现在想想还是后怕不已!”王德心有余悸地说道。

    “拿些肉干就好,吃饱好准备下一阵!”赵昺随口说道。

    “陛下,还要打吗?”王德听了心中一紧道。

    “当然,只要顶住了这一阵,接下来就是咱们说了算啦!”赵昺咧嘴笑笑道,他清楚仗打到这个份儿上了,张弘范一定会利用落潮前这短暂的时间,孤注一掷发起最后的攻击,否则死的就是他……(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