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现在的情形不能用危急来形容,说是生死关头更为恰当。。: 。两军‘激’战至申时,元军已经陆续杀上宋船,张弘范挥军向宋军船阵中心进军,眼见不敌宋军一艘战船桅杆上的战旗放下,接着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很多战船上的军旗相继落下,右卫整个崩溃。张世杰见大势已去,于是收缩兵力退入中军死守,失去了增援,左卫也陷入危机,承宣使翟国秀、团练使刘俊等数百人被招抚解甲投降。

    这种情况下,能够自保已是奢望,尽快突围才是正理。可小皇帝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说要擒杀张弘范,若不是有救出文天祥的事情在先,大家都会以为皇帝疯了。即便如此大家也都有些后悔了,这不是拿自己的命陪小皇帝逞英雄吗?但是后悔已经晚了,随着陛下的号令,船舱的窗户突然落下,廊道上也顷刻构筑出一道‘女’墙,披甲持锐的军兵已做好了战斗准备。

    “十斤开‘花’弹,目标前方战船,发‘射’!”赵昺坐于指挥舱,这里正可以审视整个战场,他对着传声筒下令道。

    赵昺的命令瞬时传到了社稷号的各个船舱,同时被观通手用旗语将命令传达给各船。十斤开‘花’弹是护军装备的威力最大的炮弹,命中一颗就足以击毁一艘小型战船。如今即便不算那些炮船,只社稷号及五艘大型战船就有大小弩炮近二百架,即便是一侧舷炮同时开火,也有百‘门’,装‘药’足有千斤。

    ‘轰、轰、轰……’社稷号抢先发‘射’,他们几乎都将最先透阵而出一艘大型敌船作为目标,重型弩炮劲头最足,它们打的是敌船底舱,炮弹连续穿透几层舱板在船腹中爆炸;而中型弩炮打的是船艏楼和艉楼、舵楼之类的上层建筑,小型弩炮用于摧毁暴‘露’在甲板和船舷上的目标。

    爆炸的闪光刺眼,爆炸声震耳,社稷号都在冲击‘波’中摇摆不定,舱中的人连赵昺都被吓了一跳,他也是头一次见识到社稷号齐‘射’的威力,而其他人当下是什么模样可想而知。只见刚才还气势汹汹而来的敌船,仿佛像一个胀破的气球一般爆裂开来,说它变成碎片有些夸张,但四分五裂又不足形容场面的惨烈。

    “好!”眼见一艘二千石的大船顷刻解体,几息间便沉入海底,又有声光电的配合,这场面要多壮观有多壮观,要多震撼有多震撼,尤其是古代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们,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大喊了声好,不过在赵昺听来就像蚊子哼哼。因为此刻爆炸声已经响成了一个点,根本分不清是哪个响了。

    “持续‘射’击,保持力度!”眼见头一次炮击就将元军攻势抵住,赵昺也是心中一喜,他本来还担心弩炮的不足以能挡住敌军的攻势,还令战兵们做好了近战准备,但现在敌船根本无法冲到阵前二百步之内就被击毁,只要保持力度便能遏制住敌军的攻势。

    而赵昺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发威,一者是因为涨‘潮’已经停止,敌军无法再借助‘潮’水的威力冲击己方船阵;二者双方打了半天,元军士兵也不是神,他们士气虽高,但也会累;还有个说不出口的原因就是他想藉此树立在朝中、军中的威信,改变朝中的局势,逐步掌握权力。

    “陛下,张太傅砍断连接各船的锁链,撞破船阵拥着太后座船向北而去。”观通手报告道。

    “太傅如此岂不自‘乱’阵脚,陷陛下于险境!”陆秀夫听报大惊道。

    “是啊,帅船出走,其它战船必会随之,水寨将全面崩溃,陛下所为也将功亏一篑!”王道夫面‘色’苍白地说道。

    “升起皇旗,以稳军心。”赵昺攥了攥拳头道。这个情况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本以为只要自己顶住敌军攻势,张世杰也会借机调整部署,巩固防线,那么自己就可待退‘潮’之时发起进攻,没想到他先跑了,更可怕的是其一逃必会使军心动摇,兵无战心,打‘乱’自己的整个计划。

    “陛下,如此做敌军必知陛下在此,定会蜂拥而至围攻帝舟的!”刘黻惊道,陛下如此做等于将敌军全部吸引过来,至自己于死地。

    “陛下,事已不可为,还是突围吧!”陆秀夫看看陛下叹口气道,刚刚逆转的形势又顷刻恶化,他也是无比失望和沮丧。

    “不可,我们一走,敌军必会随后追杀,不但将太后,也将十数万军民至于死地,只要朕在他们就会有一条生路。你们还是下船追随太后去吧,若朕不能归,便另择赵氏子孙再图后事!”赵昺摇摇头道。

    “陛下,臣不走,愿与陛下共进退!”皇帝这是要舍弃自己逃生的机会,而为诸军断后,听到此陆秀夫已是泪流满面,施礼道。

    “臣等不走,甘愿与陛下共生死!”刘黻等人也起身齐齐施礼道。

    “陛下,左卫和中军已经动摇,各船逃散,元军已入阵中!”观通手再次禀告道。

    “命炮船向两翼散开,列一字阵,火箭船增大发‘射’角度,向敌船队发‘射’火箭弹掩护各军脱离!”赵昺向窗外看看,自己虽已抵住西北敌军攻势,但东边完全溃散,更多的战船已经竖起降旗,他只能重新布局,先掩护逃跑的撤离,再另行决定下一步行动,若是实在不行自己还可利用落‘潮’向南突围。

    而此时攻击右卫的敌军被一顿猛烈的炮火也打懵了,攻势一缓,而宋军见有机可乘也是纷纷砍断铁索脱离战场,当然‘混’‘乱’是免不了的,你撞我一下,我碰你一下,争相逃命。可怜那些小船被碰到直接沉底、翻个儿,甚至直接被大船碾压而过,落水者拼命挣扎、哭嚎,却无人停船相助,任其自生自灭。

    “真是兵败如山倒!”此刻整个场面完全失控,完全是无组织无纪律的撤退,‘弄’不好还会将自己刚刚建立的战线冲‘乱’,赵昺喃喃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