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清楚势是需要等待的,因为一切因素都在积累,所以需要时间,如果时间不够,就不可能完成变化。同样势也是需要积累的,所谓“量变产生质变”,一种大趋势只有积累到一定程度,才会表现出来,发生全新的变化。虽然他上辈子没有等到,但这辈子他希望能等到。

    “陛下,右卫已经危在旦夕,左卫也有敌船突入,正在血战!”随着左卫战船接连被夺,攻打左卫的张弘正部也取得突破,南部一线皆陷入苦战,观通手进来报告道。

    “陛下,还是向北撤吧!”陆秀夫过来劝道。

    “陆相,这已是我大宋最后一块土地,还有地方撤吗?”现在天气愈发阴沉,船舱中到处点起了烛火,赵昺挑挑烛芯平静地说道。

    “是啊,我们已经无处可退,但天地浩淼总有我们容身之地,陛下还是保住有用之身,再图东山再起!”喊杀声如在耳边,有流矢、石弹不断落在船上,徐宗仁见陛下并无撤离之意,也过来劝道。

    “国之不存,君有何用?再者国破家亡,朕还有何面目见万千子民,今日便要与敌一决生死。诸位现在过船还有机会,再迟想走也走不了啦!”赵昺双手托腮看看众人依然笑着道,可谁都看出小皇帝是决心已定。。

    “陛下……”

    “陛下不肯走,臣怎能贪生!”刘黻过来挨着皇帝坐下道。

    “是啊,陛下的书还未读完,臣更不能走了!”邓光荐从袖中取出本书放在案上,似要马上开讲一样。

    “呵呵,先生知我最不喜读书,还是请刘知事与朕对弈一局如何?”赵昺摆摆手,又指指刘黻道。

    “臣乃是陛下手下败将,还如何敢言勇,就不要让臣献丑了。”刘黻连连摆手笑道。

    “嘻嘻,倪亮有想走的你护送他们过船,派人送往新会登陆,一定要保证大家的安全,他们都是当世人杰,可传汉家薪火,使我汉儿英魂不泯!”赵昺点点刘黻,扭脸对倪亮说道。

    “诸位有下船的,请随我走!”倪亮点点头上前一步道。

    赵昺依然笑盈盈的看看这个,瞅瞅那个,刘黻和邓光荐两人抚须安坐动也没动;陆秀夫上前两步想是要劝,但欲言又止,坐回原位;徐宗仁和陈仲微两人对视一眼,相互点点头,也没有动;其他人就又不同,王道夫站起身走了两步,可看看陛下又转身坐回去。还有人走到门口又折返的,还有观望他人的犹犹豫豫不知所措,更有人面如死灰仿佛认了命……

    “好,既然众卿都愿留下,咱们便是同舟共济,那朕就要护得大家周全!”众人的变现赵昺都看在眼中,这些人也许是受皇帝淡定情绪所影响,对其有信心,或是觉得理应为国尽忠,或是以为反正也走不了不若当个众臣,或是有的碍于放不下的脸面而留下,反正都没有离开,他站起身对众人施礼肃然道。

    “臣等愿以陛下共赴国难!”众臣也起身深施一礼道,也许都放下所想,居然让人听着有些悲壮之意。

    “赴难就好,千万不要说赴死,咱们还要重整旗鼓,复兴大宋,朕也没活够呢!”赵昺嬉笑着道。

    “呵呵,如此境遇陛下尚能谈笑风生,镇定自若,让臣等汗颜!”王道夫摇摇头地苦笑道。

    “心里恐怕是说朕年幼无知,不知大难临头吧?”赵昺摸摸下巴看看众人一脸天真地问道。

    “臣不敢!”王道夫脸一红连忙摆手道。

    “你们口是心非,让你陪朕下棋,都说自己不行,好没意思!”赵昺绷着小脸满是不高兴,突然又问道,“诶,文山先生其意如何?”

    “信国公,棋艺高超,朝中罕遇敌手!”刘黻回答道。

    “哦,明日定要向他讨教一番!”赵昺听了点点头道。

    “陛下又说笑了,文山先生已被张弘范俘获,明日怎能陪陛下下棋!”大家听了都是一愣,谁都知道文天祥兵败被俘,陛下如此说岂不预示大家都要被抓,脸色立刻都不好看了,刘黻也觉不妙急忙遮掩道。

    “陛下这次不是说笑,就在此前陛下已令摧锋军将文相救出,当然明天能陪陛下下棋了!”倪亮见大家居然怀疑陛下,瞪着眼说道。

    “这……陛下,这是真的?”陆秀夫激动的站起身问道。

    “正是,其就被张弘范关押在军中战船之上,刚刚朕命人将信国公救出来了,把船给他们撞沉啦!”赵昺点点头笑道。

    “陛下又怎么知道信国公在敌船之上的?”从皇帝口中再次得到了证实,陆秀夫不得不信,但惊异于陛下是如何获知这个消息的。

    “哼,陛下料事如神,他们刚到陛下就已知晓,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罢了,否则还需等到现在!难道陛下有事都要告诉你吗?”倪亮的眼中只有赵昺,陈宜中都打了,还怕你陆秀夫啊,他见其还是怀疑陛下,话就直愣愣地出去了。

    “是我唐突了,倪都统见谅!”陆秀夫却没发火,反而致歉道。

    “他就是个浑人,陆相还是不要与其计较!”看倪亮并未回礼,赵昺赶紧打圆场道。

    “倪都统忠心侍君,也是臣口无遮拦,无妨,无妨!”陆秀夫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在意。不过他的心倒是比刚才安定了许多,在这个关头他人自保尚觉不足,陛下却还有心思分兵去救人,这说明他不是傻,就是有信心退敌。而以当前的情况看,陛下简直可以称得上‘老谋深算’,话中都带着玄机,怎么看都不傻。

    “你个笨家伙,陆相大度不与你计较,还不谢过!”赵昺扭头对倪亮喝道。不过也暗松口气,自己旁敲侧击,左顾言他,这些人想是明白了,估计不会一心想着怎么死了。

    “陛下,右卫已被突破,众军纷纷请降!”郑永这时跑进来报告道。

    “好,传朕命令,擒杀张弘范者官升三级,赏金百两,杀张弘正者半数!”赵昺听了一跃而起站在椅子上喊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