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按照赵昺的吩咐,几艘船都动了起来,社稷号太大又是逆流行动困难,但他还是想出了办法,先让护军所属的五艘大船定位后,再利用弩炮抛射绳索固定社稷号强行以人力拖拽把船楞靠了过去。此时几艘船的位置如同偃月,更像给城池加上了个瓮城,敌船即便突入也要闯过他们这一关,当然各船之间也留下了可供火箭船和炮船出入的缝隙。

    这个时候,护军调整阵型当然引起了众人的惊疑,还好帝舟是向前移而非后退,否则非得引起动乱不可。即使这样张世杰还是遣人来问,赵昺当然是好心提醒要防范张弘范的诡计,切不可掉以轻心,应该将防御重点转向西南。其听进去没听进去,他不清楚,可陆秀夫等人却对皇帝将帝舟前移十分担心,并让侍卫将他们‘禁足’于舱内表示强烈的抗议。

    赵昺自然不能说是防止你背着老子跳海寻死,也不能说怕诸位自杀殉国,而是冠以保护国家栋梁,为国留才的名义。陛下如此关心臣下这让大家十分感动,只有倪亮撇撇嘴没说话,他接到陛下的命令是若是形势危急,一定要防止朝臣们跳海寻死,尤其是要小心他们拉着自己寻死,如果不听劝可以采用强力措施,以谋害圣上的罪名处置,也就是说必要的时候可以动刀。可这帮‘傻缺’还千恩万谢的一个劲儿施礼呢!

    “陛下,今日有些食不甘味啊!”为了稳定军心,改善伙食当然是十分有必要的,今天的午膳更是丰盛,甚至还有酒,可陆秀夫却发现陛下不时向窗外张望,有些心不在肝儿上的感觉,于是停箸问道。

    “哦,非也,今日连续苦战,朕想看看各军是否已经用饭了!”赵昺听了敷衍道。其实今天这饭他也是真吃不下去,说起来他也不是第一次上阵,但是今日的场面却异常血腥,想想数万人挤在一起拼死搏杀,尸体遍地,血流成河,断肢碎肉铺满甲板,海水都泛着粉红。而伤重者的惨呼,垂死者的呻吟更是满耳不散,面对这种种让他如何吃的下去。

    “陛下真是爱民如子,来日必是仁义之君!”陆秀夫望着小皇帝有些感叹地道,大宋已经连续三朝没有出现一个有为的皇帝,但凡有一个争气国事也不至于如此,落得国破人亡,漂流海上的地步。

    “陆相此话差矣,天下之民皆是我等之父母,大宋乃是他们的家,若是没有民众,何来有君!”赵昺摆摆手说道,好赖自己是来自文明民主的社会,觉悟哪里有那么低。

    “陛下年少有如此觉悟,真是我等之幸,万民之幸啊!”陈仲微竟满眼含泪地说道。

    “大家拗赞了,朕还需诸位爱卿的扶持!”赵昺看他们一个个激动的样子,略一琢磨便恍然了,大宋的士子们一直强调君轻民重,与君共治天下的理念,但尽管宋代的皇帝都比较开明,却也不肯真的放弃独权,而自己的话正切中他们的要害,这些人自然是感念良多。

    “哪里来的奏乐之声?此时居然还有享乐之心!”正当大家刚吃出点滋味的时候,邓光荐突然疑惑地问道。他清楚陛下不喜欢那个调调,能不用就不用,更不要说在这战事紧急的时刻。

    “速查,看看是谁如此奢靡!”陆秀夫也皱皱眉头道。

    “禀陛下,元军方面突然乐声大起,张太傅以为是敌军用饭之信号,也令各军暂歇用饭,以利再战!”少时郑永进来禀告道。

    “坏了,敌军要进攻了!”赵昺猛地拍了下脑袋,自己真是猪脑子怎么忘了史书记载的张弘范以乐声迷惑宋军发起了突然袭击,才得以连破数船,攻破水寨的,“马上命令全军备战,立刻发射火箭弹覆盖敌船所在!”

    “陛下……”陆秀夫愣了下问道,可还未出口就被打断了。

    “快,事不宜迟,立刻、马上执行!”赵昺几乎是用吼在说,且立刻离位就向外走。

    “是!”虽然郑永已知陛下的安排,可仍觉不可思议,但是见皇帝急了也不敢再问,扭头传令下去……

    …………

    张弘范此次受命平定江南,剿灭宋朝余孽,起初以雷霆万钧之势先后平了江西和福建的反抗势力,打得也算顺风顺水,进入崖山后明明面对十分有利的形势,却总是先赢后输,屡屡受挫。而他本想用疲兵之计拖垮宋军,没想到反被宋军利用打了一场消耗战,使自己计策失败折损甚重。他几次让广东和福建方面筹措粮饷,增派援兵,没想到几方都杳无音信,不得不做成一锅夹生饭。

    张弘范为完成全歼的任务,部署了严密的包围圈,用了“瓮中捉鳖”的策略,要宋军无路可走。而这锅饭是真的不好吃,副帅李恒凌晨便发起进攻,却一直未能突破,不过这也是在意料之中。但按照约定在涨潮之后他将再次发起进攻以吸引宋军兵力,自己随后再行攻击,以求打破敌阵。可是信号发出后,北边却没有如约进攻,这让他心中有些不安,不过开工没有回头箭,那边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都没有机会和能力再度组织起如此规模的进攻。

    “都帅,山的西面有黑气涌现,莫非是上天有警?”这时有亲兵指指西方的空中说道。

    “哼,那是吉兆,乃是宋朝余孽灭亡,我朝大兴之兆!”张弘范看看空中,此刻应是艳阳高照的时间,但却是微雨满天,太阳在云中时隐时现,西山后一股黑气冲天,让他心中也是咯噔一下,可大战在即已容不得多想,更不能乱了军心,于是故作镇定的冷哼一声道。

    “都帅,宋军寨上兵丁减少,我们疑兵之计已然生效,是否发起进攻!”有副将又禀告道。

    “好,停止奏乐,鸣金!”张弘范遥望宋军寨头,果然宋军只留哨兵,大部分人已经下寨休整,他下令道。可就在此间空中啸声大起,无数火箭拖着红红的尾焰向他们泊船之地扑来……(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