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猛力向前攻击的李恒部被人从后边踹了屁股,虽然没有趴下,可也闪个趔趄。城上的宋军见护军的龙船突然出现在城外夹攻敌军无不振奋,拼力搏杀,竟将攻势正盛的元军挡住,并开始发起反击欲夺回被抢夺走的战船。他们也是打了一上午了,全凭着一口气支持到现在,眼见攻击势头受阻,背后又有人拍黑砖,不免焦急。而更可恨的是袭击者拿捏准了时间,此时潮水上涨,水流从崖门涌进内海,他们的船小又无法下锚泊船,毫无反抗能力的被大潮向后推行,让老天爷从打开的缺口里轰了出来。

    “撞沉他们,这些不知死活的宵小!”功亏一篑的李恒望着渐渐远离的宋营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看着还在自己后边踢飞腿的家伙们大为光火,将满腔怒火全部撒在了他们身上,现在既然其不怕刀砍火烧,那就拼命将他们撞沉。

    而现实让李恒很快失望了,那些溜滑的家伙眼看不敌居然四散而逃,‘慌乱’中还不忘用石头乱砸,把自己那些百战之士打的抱头鼠窜。稍后其便用擅于逃跑的优点从两翼迂回到自己身后,借助潮水的威势反而对己方再度发起冲撞。

    “……”李恒眼见着那些敌船真是太不要脸了,借助潮水也就罢了,还拼命摇橹划桨之嫌速度慢,然后对准被迫后退的己方船艉‘咣’的来上一下子,屁股开花的战船猛的向前冲上几步便昂着头沉了底儿。而那些不要脸的只是停顿一下,便又追着下一艘撞去。当然己方也不是坐视挨揍,有的船拼命向前试图躲过追击,有的抱着必死的决心跳帮欲与敌一搏的,还有机灵的相互配合夹击敌船的。可结果却往往是逃跑着生,抵抗者死。看着自己的船队转眼被敌船冲的七零八落,李恒只觉胸口发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轰、轰……’

    “副帅,我们被敌围住了!”好不容易摆脱了追击,可萨赫里却发现前方又有宋军船队堵截,他们弩炮连发,中弹者爆炸起火,死伤狼藉,他们这是才出虎口又入狼窝,他大声像帅船喊道。

    “我们被算计了,向北突围!”李恒在夺岛之战中是见识过这种爆炸物的威力的,真是挨着死,碰着亡,这也是他们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却无法重新夺回樵汲路的原因,而己方麓战良久已然兵马疲惫,又失天时。敌方是以逸待劳,火器犀利,再打下去只有败亡,还不若趁尚有余力赶快突围,破寨只能靠元帅了……

    …………

    为完成全歼的任务,张弘范部署了严密的包围圈,用了“瓮中捉鳖”的策略,要宋军无路可走。可战事一起,北部打得异常激烈,而南边却是不急不缓,张世杰将精兵调到北寨防守,虽然稳住了战线,但两面受敌打的也是异常艰苦。午时之后,北部的李恒军被护军伏兵击溃,顺流逃遁,南边的敌军也停止攻击,退后休整,双方战事稍停。

    “陛下,李恒军被摧锋军和右军击溃,夺得敌船十艘,逼降二十余艘,只有十数艘船趁潮水向北突围而去,李恒下落不明,可能混于其中逃脱。我方损失甚小,陈、韩两位都统请示下一步行动!”双方暂时休战,赵昺却紧张起来,这时郑永进来在他耳边低语道。

    “令韩振率军进寨,布置二道防线,着陈任翁自西向敌后迂回待命!”赵昺想了想答道,又觉不放心,再次登上甲板观阵。

    自开战之处赵昺就预料到元军受水道的限制及未防宋军趁退潮突围,必定会将主力留于南部。北部的敌军就是为牵制宋军兵力为南部破寨创造机会,但也是极为讨厌的,弄不好就会被其咬一口,因而赵昺暗遣两军先将其干掉,从而可以安心对付张弘范。

    现在南部的敌军只有张弘正部轮番攻击,而张弘范部一直居于自侧后按兵不动,在赵昺看来这阵势就像拳击手的两只拳头,左拳打出的都是虚招,那只一直引而不发的右拳才是最可怕的,一旦有机会便会突然挥出给对手致命一击,而他的目标就是自己帝舟所在。

    “陛下,敌中军船队一直蒙着帷幔,不知下面是不是藏有柴草,又要行火攻之计?”郑永指指西南方向说道。

    “张弘范也是沙场老将,绝不会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的。他在跟咱们玩儿躲猫猫,其下藏的应是伏兵,一时让我们辨不清虚实,二是可防石弹和箭矢的攻击!”这是史书上明确记载的,当然瞒不过赵昺。

    “那我们如何应对?”郑永点点头问道。

    “敌中军距我们有多远?”赵昺反问道。

    “应该在千步左右,正在我们的火箭弹攻击范围之内,陛下是想轰他们一下!”郑永跟随陛下有些日子了,知道他不会无端发问,那个距离上弩炮是够不着的,但火箭弹刚好。

    “你真是越来越聪明了,朕正是此意!”赵昺坏笑着说道,“那边一动便是一决生死之时,按照他们的态势必是想从西南破阵,明显是冲着朕来的,而咱们就要按住他的头!”

    “陛下怎么打,还请明示!”郑永猜不透陛下要怎么个按法,请示道。

    “咱们这样,让右军全部登上御舟和几艘大船,侧过船身,横列在社稷号两边。火箭船置于前边,一旦敌军有发动进攻的迹象,咱们就先以火箭弹砸他们个七晕八素。不过潮水迅猛很难拦住他们,但他们一旦破阵,咱们就以弩炮齐射拦阻,只要扼制住他们的进攻势头,坚持到退潮,那时主动权就掌握在咱们手中了,是炖是炒便不是他们说了算啦!”

    “好,属下这就去传令,让他们都做好准备!”郑永听了眼睛发亮,使劲点点头道。

    “诶,把倪亮先给我找来!”赵昺想想还有些不妥,又扯着嗓子喊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